阿富汗纪行——暴恐笼罩下的喀布尔
时间:2017-06-02 | 来源:中国新疆网 | 作者:齐明杰

  5月7日上午,笔者随中国新疆文化交流团从巴基斯坦飞赴阿富汗,开始本次出访的第二站。从伊斯兰堡乘只能容纳48人的支线小飞机,直飞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路西行,透过机窗往下看,先是泛黄的田地,再是连片的崇山。飞行一个多小时,到达喀布尔上空。如果说空中俯瞰伊斯兰堡,整个城市显得黑蒙蒙的话,那么,坐落在兴都库什山南麓的喀布尔,要显得有些破败。一路上飞机虽稍有颠簸,但飞行还算平稳。在喀布尔机场平稳降落后,让人长舒一口气,总算没遇上塔利班的炮弹!出人意料的是,喀布尔机场很大,停了好多飞机。尤其是和伊斯兰堡只有一个候机厅、一个机场出口的国际机场相比,大多了。   

 从伊斯兰堡飞喀布尔的小飞机

  几天访问,交流团与阿政府高层、省议员、商界、学界、新闻界广泛接触,深切感受到这个西域邻国对中国的热情友好,也深切感受到这个饱受战乱和恐怖袭击困扰的国度对和平的渴望和对繁荣发展的向往。 

  暴恐威胁下的喀布尔

  出了机场,乘坐使馆提供的防弹车一路驶向使馆。机场通往市区的道路较宽,一共有六车道。使馆为我们安排了三辆防弹车,车上除了有阿方雇员开车,还有一名中方的持枪武警,同时还为每人准备了防弹背心。看到持枪武警和防弹背心,让人多少感觉到,确实来到了战乱国家。我乘坐的车走在车队的最后面。越往市中心行驶,道路越窄也越显拥挤。喀布尔满大街的车辆、行人和自行车混杂在一起,这和伊斯兰堡车少人少、街市干净而稍显冷清的状况形成鲜明对比。道路越来越拥挤,车有些走不动了。  

  这时,看见三辆高高的运兵装甲车在我们车队旁边行驶。武警告诉,这些装甲车是美国的。可能也是因为车辆太多交通拥堵的缘故,一路上,这三辆装甲车走走停停,并且把我们的车队给分隔开了。我乘坐的车辆被远远地甩开,而另外两辆车已经跑到了装甲车的前面。这时候,听到武警的话机里传来指示,“不要靠近这些装甲车,要尽快赶超过去。”原来,附近就是美国使馆了,而且前几天刚刚被炸弹袭击过。这些美国的装甲车都可能成为塔利班袭击的目标,离它们太近,很可能会被误伤。接到这一指令后,我的车立即超车。本来在马路的右侧行驶,现在开到了马路的左侧,逆行超过装甲车赶上前面的车辆。我问武警,这样任意超车没人管吗?武警说,喀布尔满大街没有交通信号灯,也很少有交警,以至于拐弯、超车、逆行司空见惯,根本没人管。  

 美军装甲车

  下午两点,从使馆出发去萨皮达尔宫与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会见。车队驶出使馆大门,馆里的武警早已持枪站在马路中间,警惕地四处张望。从使馆去往萨皮达尔宫的路很窄很拥挤,路的两旁随处可见各种军车和装满保安人员的皮卡车,车里坐着持枪的安保人员。据使馆的同志说,这些都是政府官员、议员或是一些有钱人雇来给自家做保安的。会见结束乘车出来,窄窄的街道上一时间挤满了一大群十来岁的小学生,正赶上小学放学的时间。孩子们的天真烂漫和一路嬉戏,和北京的孩子们并无二致,唯一不同的是,北京的孩子,肯定不会在这样又狭窄、车又多的路上嬉戏打闹。  

  从使馆出发去信息文化部,要经过阿外交部。若不介绍,肯定不知道这是什么机构。一是没有牌子,二是有高高的、厚重的水泥围墙,墙上还有一圈一圈的铁丝网,这和使馆的装扮倒是很像。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外交部竟然这样全副武装。后来几天才渐渐发现,不光是外交部,几乎所有的政府机构都是这付装扮。甚至在很多马路中间,或者岔道口,也都堆满了厚重的水泥墩子。这也再一次告诉人们,喀布尔的安全形势确实很糟糕,政府部门为了应对炸弹的袭扰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喀布尔街头随处可见的水泥墩子

  几天里明显感觉到,喀布尔市区车多人多、男女老幼、人声鼎沸,大巴扎、小集市、路边摊、早点铺一应俱全。除了城市明显有些破落,马路边不时可以看见总统和首席执行官等政治人物的大海报,还偶有一些明星照片和广告牌。似乎塔利班的“春季攻势”和第一季度超过2100名的平民死亡数字并没有对百姓日常生活造成太多影响,亦或是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已经习惯或者麻木了。

  “高规格”的接待

  本次交流团访来访,受到阿各界的高度重视。首席执行官亲自会见,信息文化部、朝觐与宗教事务部、边境与部落事务部、全国工商联等部门的主要官员与我们会见或座谈。7日下午两点,在萨皮达尔宫与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会见。1960年出生的阿卜杜拉,2001年塔利班被推翻后开始在卡尔扎伊政府中担任外交部长。因为自那时起,阿富汗一直都是国际热点地区,作为外长的阿卜杜拉也活跃在国际舞台上,为全世界关注国际时政的人们所熟悉。2014年,阿卜杜拉参加总统选举败于现任总统加尼,后经美国调节担任新设的首席执行官职务,相当于政府首脑。作为一国的政府首脑,阿卜杜拉亲自会见我们交流团,可以看出阿富汗政府高度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关系。阿卜杜拉走进会见厅,与交流团成员一一握手致意。落座后,向交流团的来访表示欢迎,询问大家是否是第一次来阿富汗,要待几天,都有什么日程安排。听了交流团团长的介绍后,他表示,中国新疆文化交流团此次来访很重要,等所有的活动都结束后,希望能了解一下交流团的访问成果。并当场指示其助手,让等我们访问结束后与我们作进一步的接触,了解访问情况。同时还表示,中国向阿富汗派这样的文化交流团,等将来,阿富汗也要向中国派遣同样的团组介绍阿富汗的情况。40分钟的会见结束了,阿卜杜拉与交流团一行合影。先是与所有参会人员(包括他的助手和中国驻阿大使等)合影,再是与交流团单独合影。我们送给他礼品,我打开礼品盒,告诉他这是“china”,他高兴地说,“Oh,china, Thank you,thank you!”    

阿卜杜拉首席执行官会见交流团一行

  与首席执行官会见完毕,回使馆稍事休息再赴信息文化部会见代部长巴瓦瑞。车队驶进一个院落,里面停满了车,有些嘈杂。在院子的一侧很多人在忙活着什么,整个院子像是一个杂乱的洗车场。下车后,被引领走到院子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原来在这里有两道院墙,中间是一个大概一米宽的过道。沿着过道往里走,进入一座办公楼。来到二楼,前面是一间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前有一个安检门,因为我们是来访的贵客,安检就免了。进了办公室,信息文化部代理部长巴瓦瑞热情迎接并请大家到沙发就座。真不敢相信这就是一个国家部委的办公场所。部长的办公室估计有40来平米,一头是办公桌,上面堆满了各种文件书籍;另一头摆放着沙发椅子茶几,会见就在这里进行。

  部长很热情,落座一会,工作人员摆上来茶水甜点。会谈过程中,巴瓦瑞当场提议,邀请我们去看一看阿富汗的名胜古迹、国家博物馆、大花园,还提出晚上给我们安排音乐会。听了这些,我们大家都很兴奋。还是大使老道,说现在先别一下子定下来,等回到使馆再做安排吧。回来后,使馆建议,因这些公共场所是恐怖袭击的重点目标,他们对这些地方的安全保卫没有信心,建议取消行程。空欢喜一场!一直到第二天,巴瓦瑞来使馆出席研讨会时,还在提邀请我们参观的事,我们也只得婉拒。

  出访期间,交流团在中国驻阿使馆举办了两场研讨会,包括阿信息文化部、宗教与朝觐部、部落与边境事务部、外交部等政府部门的高级官员、阿智库代表、主要媒体代表、工商联两位副主席、阿中商会、巴达赫尚省的议员等来使馆与我们座谈交流,一时间,使馆冠盖云集。阿各界对华很友好,与中国新疆开展经济合作、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愿望十分强烈。阿工商联第一副主席当场再三表示要宴请我们,由于安全和日程原因,我们只得婉谢。

  不仅政界对华友好,阿民间对华友好的基础同样深厚。据说,去年曾经有过一个调查,中国人在阿富汗百姓中的好感度排名第二,第一名是在这里经营了许多年的印度。5月9日,交流团赴喀布尔大学孔子学院。路上遇见运送阿富汗士兵的车辆,这些士兵肯定看出我们是中国人了,很友好地冲我竖起大拇指,我也向他们竖起大拇指,大家都笑了。 

  相对安全的中国使馆

  鉴于喀布尔严峻的安全形势,使馆没有为我们联系宾馆,而是安排住在使馆里。甚至,为了减少安全风险,两场重要的研讨会都安排在使馆内举行。中国驻阿富汗使馆坐落于喀布尔市核心区域,分别与前总统卡尔扎伊和现任总统加尼的官邸相邻,与阿外交部也是一墙之隔,马路斜对面是阿国家安全总局,离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的萨皮达尔宫只有五分钟车程。使馆高高的围墙上面布满了铁丝网,总共两道大门。进来使馆,一派干净整洁的中式建筑,让人感到特别亲切,尤其对于出访几天的我们来说,明显有了回家的感觉。  

 中国驻阿富汗使馆

  几天访问,吃、住都安排在使馆内。除了几场会见和宣讲,自然不能迈出使馆大门一步。其实,使馆里面也并不能保障绝对的安全。我们入住后,房间里都给配上了防弹背心。同行的专家说,最好不要在阳台上向外张望,也不要让人感觉这屋里住人,那样容易招来冷枪。听了这些,心里顿时紧张了不少。晚上在房间里,把阳台窗子紧紧关闭,窗帘也拉得严严的,甚至晾衣服都蹑手蹑脚的走。同行的专家又说,其实打枪不怕,最怕的是炮弹。得,总归就是危险!

  在使馆里,每天唯一的放松,就是会议结束后在院子里走一走,晒一晒太阳。抬头仰望天空,喀布尔的天很蓝,空气质量特别好。在使馆上空不远处,停着一个很大的飞艇,不论白天晚上,始终在那里不动弹。使馆的同志介绍,那是美国人弄的监视器,在喀布尔全市有4-5个,在卡尔扎伊政府时期就有。当时阿富汗政府不同意,但还是执拗不过美国。有了这么一个监视器时刻注视着大家,喀布尔上至政府、军队的各项活动,下至百姓的日常生活,当然也包括我们使馆内的一举一动,没有一点隐私可言。据使馆的同志说,那个监视器很强大,哪怕人们手机里的一张图片,它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听到这里,真的为阿富汗感到悲哀,这哪里有任何的自主权可言。  

 城市上空的飞艇

  其实,不仅我们不能到使馆外自由走动,驻阿使馆的外交官们也是一样。专业外交官可能会因为外事活动隔三差五出去一下,隔着车窗看看外面的景象。像厨师、后勤等人员,一年也难得出去一趟。因为阿富汗属于战乱地区,驻阿外交官也不允许家属随任,全馆上下,除了一位厨师的爱人之外,全是清一色的男丁。使馆不大,常年工作生活在这里,没有家人的陪伴,不能自由外出。很敬佩外交官们内心的强大!

  和使馆签证处的同志聊天获悉,在阿富汗,很多人都想去中国,所以申请中国签证的人很多。申请中国的签证,必须要面谈,面谈不过关不能颁发签证。这一点和阿驻中国使馆简单的签证程序确实不太对等。真是乱则国危,这或许是任何一个战乱国家的无奈。按照签证官的话说:“中国是多么安全的国家啊?阿富汗能比吗?!”

  绿树成荫的喀布尔大学

  喀布尔大学离市区大概半小时的车程,一路出了市中心,马路两边的高台民居远远映入眼帘。和新疆喀什的高台民居真的很像。喀布尔大学校园很大,绿树成荫。校园里,学生三五成群,或走路、或聊天、或坐在草地上看书。  

喀布尔大学校园

  进了校园,车队打头那辆车的司机开错了方向,我们只得调头回来,后来发现还是有点不对,这时候我车上的司机告诉随车武警他认识路,可以带路。于是武警下车来,一边指挥几辆车调头,一边向旁边的学生问路。这回终于找对路了。武警全副武装下车问路,喀大的学生也很自然的给指路。宣讲活动在孔子学院一个能容纳一百多人的阶梯教室里举行。嘉宾和学生入座,我们的几名武警分别把守在阶梯教室的两个入口,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活动开始了,先是一名大二的阿富汗学生上台给大家吟诵古兰经。吟诵完毕,交流团团长和喀布尔大学副校长分别致辞。副校长致辞完毕,开始向客人赠送礼物。女服务员早已将礼品盒端上讲台。就在女服务员端着礼品进门时,门口的中国武警把女服务员拦了下来,让其打开礼品盒,把礼盒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无危险才放行。礼品赠送完毕,宣讲会继续进行。宣讲很精彩,学生提问也很热烈,取得了很好效果。

  从问路,到分别把守教室门口,再到拦下服务员检查礼品,我们的武警同志在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可以说时刻冒着生命的危险在保护我们。而阿方的同学和老师们并没有一点异样的感觉。试想,如果在我们的北大校园里,出现几个全副武装的外国警察来盘查我们的学生,我们会是什么感觉?!估计喀布尔大学的师生们也司空见惯了。毕竟,国家处于战乱当中,自己的政府没能力保护大家的安全,只得仰赖外国警察的力量了!作为一名中国人,看到这一幕,我为我们的邻国、为我们邻国人民的尊严暗暗痛心,但这确实是情非所迫,中国的警察只是想维护中国人的安全,而并非显示强权。正所谓国之动荡,民之所殇!

  归心似箭

  三天的访问行程满满当当,由于时差原因,人也略显疲惫。但更让人无奈的是,手机虽然开通了国际漫游,但是没有一点流量,每天只能靠回到房间凭借着3GWifi苦苦挣扎着上会网。实实在在体会到不能上网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使馆的同志说,他们虽然使用当地号码,但是上网流量也好不到哪里去。

  5月10早上9:35,我们踏上了回国的航班。机舱里有一些来中国做生意的阿富汗人,看见我们落座,很友好地和我们打招呼。透过机窗往下看,白雪皑皑的喀喇昆仑山脉一眼望不到边,简直壮观极了!  

俯瞰喀喇昆仑山脉

  此刻的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心情去欣赏这壮观的景象。一边和邻座的乘客聊天,一边盼望着赶快飞回北京。临行道别时,使馆的同志说:“欢迎下次再来”,我半开玩笑地说:“下次再来,估计你已经离开阿富汗了。期待在别的使馆相遇吧。”外交官可以有任期,但阿富汗的百姓没有任期,他们还要世世代代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可以说,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战乱与杀戮的残酷,也没有人比他们更能理解和平与安宁的意义。

  经乌鲁木齐紧张转机后,晚上9:25在北京落地。8天两国的访问行程终于结束了。尤其是,自阿富汗访问归来,仿佛从前线凯旋一样。在北京机场落地后,打开手机,4G流量哗哗哗流淌而来,简直久旱逢甘霖一般。正好,这时收到别人发来的央视新闻联播关于我们访阿的报道链接。打开链接,观看新闻报道很流畅,那一刻真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

  晚上在家里睡觉,还下意识地要关紧窗子、拉紧窗帘。但转念一想,这里已经不是阿富汗了,我已经回到了中国北京,可以不用担心子弹、炮弹和任何的安全问题,可以放心大胆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阿富汗这个身处世界岛中心的贫瘠国度,自古就是丝绸之路的核心区域。1838年英国入侵以来,始终不乏大国的博弈。近30年来,先后经历了苏联入侵、军阀混战、塔利班崛起、美国反恐和再一次的军阀混战阶段,当前虽出现了全国和解的苗头,但仍然战火不断、恐袭不断且时有伤亡。访问圆满结束了,但对这个国度的好奇、思考和情感好像才刚刚开始。没有国家的强大,哪有社会的安宁和百姓的幸福?访问中,通过与阿各界的广泛接触,强烈感受到阿希望积极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积极与中国开展经济合作的愿望。可以说,经过多年的战争挞伐之后,阿国民心思定的愿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  

研讨会上,阿方人员对于参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报以热切的期望

  5月31日传来,喀布尔再次发生汽车炸弹袭击,造成90多人死亡,400多人受伤。让人震惊又后怕!真诚希望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邻邦,能早日实现民族和解、经济发展、自立自强!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