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召开前三季新疆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
时间:2014-10-27 | 来源:亚心网 | 作者:邵振彤
  2014年10月23日,新疆统计局与国家统计局新疆调查总队联合召开2014年前三季度新疆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国家统计局新疆调查总队副总队长潘玉珍主持会议,新疆统计副局长冯力对2014年新疆国民经济运行情况进行了发布,并解答了记者提出的相关问题。

  记者:新疆前三季度经济运行的主要特点是什么?

  冯力:前三季度,新疆经济的运行态势可以用“总体平稳、稳中趋缓”来概括。

  前三季度,新疆GDP同比增长9.8%,全国是7.4%,高于全国2.4个百分点,居全国各省市第5位,应该说是一个不低的速度。自2011年以来,全国GDP增速进入一位数增长,从9.3%一直到现在的7.4%。在此期间,新疆经济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从2011年增长12%,到今年前三季度的9.8%,首次进入一位数增长。

  虽然三季度GDP增速有所放缓,但就业和物价形势总体稳定。今年以来,新疆继续实施积极的就业政策,通过多种渠道帮助就业,不断增加社会公益性岗位等,就业人数稳步增长。据新疆人社厅统计,1至9月,全疆城镇实现新增就业43.6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97%。实现零就业家庭动态清零。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4%以内。前三季度,居民消费价格(CPI)同比上涨2.4%,为五年来最低涨幅。今年农业生产形势不错,增长6.8%,夏粮产量连续四年实现增长,畜牧业生产平稳,肉类、蛋和牛奶产量保持增长,市场供应稳定,价格涨幅回落。工业生产增长10.0%,增速达到2位数。第三产业成为经济运行的新亮点。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增长11.2%,比第二产业增速快0.9个百分点。

  关于三季度增长速度为什么回落,原因是多方面的。

  一是受国际、国内市场需求不足影响,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下跌,压缩了企业盈利的空间。最近,国际石油价格下降至每桶80美元,比6月份下降近30%,对新疆工业生产影响很大。一些传统产业市场趋于饱和,企业效益下降,亏损增加。整个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连续负增长(新疆29个月),也是产能过剩矛盾的体现。

  二是房地产业回落,影响至相关产业,如钢材、水泥、建筑业等下降幅度较大。

  三是连续几年高增长,对比基数较大,也影响到今年增速。目前,全疆经济虽然面临一些困难和压力,但随着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打造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能源大通道等,经济增长基本动力依然强劲,一些政策效应也会逐步显现,新疆经济仍然会运行在快速增长的通道中。

  记者:从刚才发布的数据看,前三季度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增长10.5%和13.7%,增速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且位居全国前茅,您对此有何解读?对全年的收入形势您有何看法?

  潘玉珍:今年以来,新疆党委、政府始终贯彻“群众第一、民生优先、基层重要”的执政理念,连续第五年开展民生建设年活动,实施了25类150项重点民生工程,开展“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活动,启动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促进百万人就业活动,有力促进了城乡居民收入的较快增加。前三季度新疆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740.37元,同比名义增长10.5%,增速居全国之首,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7%;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62.95元,同比名义增长13.7%,增速位居全国第二,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4%。

  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主要动力来源于四个方面:

  一是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采取积极扩大就业,如增加就业岗位、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增加公益性岗位工资、部分企业工资提高以及对 “三民”工作组员的足额发放了生活补贴等支撑了工资性收入增长9.0%,

  二是小微企业减负力度加大,居民服务行业小微私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收益增加,带动城镇居民经营净收入增长10.1%;

  三是出租房价格上涨以及银行业、互联网金融业不断推出理财产品,有效扩充了城镇居民的财产收入来源,拉动城镇居民财产净收入增长10.3%;

  四是因提高企业离退休金、“五七工”收入,以及各地加大社会救济和补助力度等政策性因素的带动,推动城镇居民转移净收入增长17.4%。

  农民收入增长主要因素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农村用工标准、农村干部基本报酬,以及农村“四老”人员生活补助标准提高等因素,带动工资性收入增长22%;

  二是蓄牧业以及农村第二、三产业的持续发展,拉动人均经营净收入增长28.9%;

  三是土地流转,农村居民转让土地营权收入和出租机械等收入的增加带动人均财产性净收入增长7.2%。

  综合施策,保持增长,缩小差距。今年前三季度,新疆城镇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居全国之首,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排全国第二。这两个增速的排位表明今年以来新疆城乡居民收入仍保持着较快的增速,但在观察“增速”这个相对数的同时,我们还需观察城乡居民收入“总量”这个绝对数。从收入总量看,前三季度新疆城镇居民收入水平排在全国第25位,农村居民为末位(农村居民收入居末位主要是由于未到农作物收获期,一般来讲我们排在全国28位左右),同全国其他省市区相比,新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低、基数小,我们目前的这个高增速是在低水平、低起点上实现的。因此,新疆城乡居民收入只有保持较快的增速,才能不断缩小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

  一方面要加快城乡居民收入分配的改革步伐。完善收入分配结构和制度,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规范收入分配秩序;另一方面要加快南疆四地州的经济社会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对南疆发展,要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实行特殊政策,打破常规,特事特办”。目前,南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相对落后,已成为制约新疆全体城乡居民整体收入水平提高的瓶颈,唯有按照中央的决策部署,加快南疆经济社会的发展,使南疆各族群众收入增长速度高于全疆平均水平,才能缩小南北疆之间的差距,实现全疆城乡居民整体收入水平的快速提高,进而缩小与其他省市区的差距。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