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辐射!两个新疆首例,超声引导精准“修心”
时间:2021-06-25 | 来源:自治区人民医院 | 作者:夏莉涓 晁鹏

  房间隔缺损、卵圆孔未闭!

  曾经接受过这两类疾病微创介入手术治疗的患者都知道,相对于传统的开胸手术来说,微创介入手术创口小,恢复快,唯一的遗憾是,手术全程需要X射线引导,患者会在射线下暴露约15-20分钟。

  而今,随着辐射为零的心脏内超声技术,被首次应用于新疆结构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中,患者就此告别了手术中关于X射线的“小纠结”,没有年龄限制,孕妇、孩子皆可“上阵”!随着这一技术的应用,为此前因无法使用或耐受射线的结构性心脏病患者,打开了新的生命通道。

卵圆孔未闭示意图(左),房间隔缺损示意图(右)

  这不,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毅宁,心血管内科主任李国庆的率领下,该院心内科团队于近日完成了两个新疆首例——心脏内超声引导下的房间隔封堵与心脏内超声引导下的卵圆孔未闭修补术,在两位患者享受到了高新医疗技术带来福利的同时,也填补了新疆该领域的空白。

  “心脏内超声技术是目前国际心脏介入领域的一项新兴技术,正广泛的应用于各类心脏病的介入治疗。”杨毅宁表示,传统的心脏介入需要X射线来指导手术,X射线的二维成像和射线本身的副作用,不可避免会对患者和手术医师造成身体伤害与心理影响,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心脏介入治疗这一高新技术的应用与推广。

  而心脏内超声技术,不仅能通过三维成像技术,逼真地将心脏内部的立体结构重建在屏幕上,协助指导导管定位和操作,并实时监测心包积液和心腔内血栓等并发症,显著提高手术的成功率及安全性,“更关键的是,这一技术零辐射,标志着心脏介入领域进入‘绿色时代’,患者和手术医生双双不再‘吃射线’。”

自治区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杨毅宁(左一),心血管内科主任李国庆(左二)手术现场

  此次亲身见证新疆介入手术“绿色时代”来临的两位患者,一位是先天房间隔缺损,因未能及时治疗已出现右心室肥大,年仅30岁,正处于女性最佳生育年龄段的“尾巴”;一位60岁,曾因先天卵圆孔未闭(卵圆孔是心脏房间隔胚胎时期的一个生理性通道,一般出生5-7月后会融合形成永久性房间隔,若未融合则会形成卵圆孔未闭,病情发作后,患者常见偏头痛,或并发短暂性晕厥、失语甚至脑卒中)而发生过脑卒中。

  两名患者对于X射线引导下的手术,多多少少都有点担心和抵触。

  “既然患者无法耐受X光,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为他们实施心脏超声引导下的介入手术?”从医20余年,杨毅宁始终坚信,“只要能让患者获益,再难的诊疗方式都值得尝试。”

  反复研讨手术方案,再三推敲术中的每一个细节,心血管内科团队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全面保障着手术的顺利进行……随着手术方案的最终敲定,两名患者先后被推进了手术室。

超声下直视卵圆孔未闭(PFO)位置,找到“卵圆孔未闭处”

 

超声下置入封堵器

手术顺利完成

  局部麻醉后,杨毅宁亲自操刀,经股静脉穿刺,植入直径约3-4毫米的导管,将封堵伞随超微超声探头一同送入患者心腔内,随后借助超声波的引导,对病灶部位进行标记定位,再将封堵伞精准覆盖至房间隔缺损处及卵圆孔未闭处,两位患者的手术耗时均不足半小时。

  术后6小时,患者就能下地行走了。

  “心脏超声的三维成像,使得病灶与封堵伞的契合更为立体、精准,手术安全性更高。”杨毅宁说,但手术难度也随之大幅提升,操作医生不仅要熟知各类心脏介入手术,更要对超声影像了如指掌,才能在手术中做到得心应手。

  据李国庆介绍,心脏内超声技术于2015年引入国内,2017年开始逐步应用于射频消融、冷冻消融等心脏电生理手术,2020年开始应用于结构性心脏病领域,如房间隔缺损、卵圆孔未闭等。

  目前,国内只有部分大型医学机构开始着手实施同类手术,且多为二维超声,在立体建模及手术精准度方面均有待提升。此次,是新疆范围首次将三维立体心脏超声应用于房间隔缺损及卵圆孔未闭的修补,在这一技术的应用中已达到国内领先水平。

  这此类手术的成功开展,不仅开创了新疆超声引导下修心手术的先河,更意味着新疆各类心脏病患者将能够享受到更安全、更精准的手术治疗。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