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疆追寻“大营客”的历史记忆
时间:2020-11-20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李颖超

  津商的繁荣时期虽然短暂,但他们艰苦奋斗、诚信创业的精神潜移默化地留了下来,为后来人的精神世界输送营养。

  李颖超

  由天津市委宣传部、天津海河传媒中心联袂打造的大型人文电视纪录片《赶大营》于11月2日至6日每晚22:00在央视纪录频道播出。该纪录片共5集,分别为《万里戎机》《西出阳关》《商业传奇》《百艺进疆》《驼铃声声》,再现了津商在新疆荡气回肠的创业史。

  作为津商后裔,当我在纪录片《赶大营》中看到童年时天津杨柳青商人在伊宁市最大的居住区,看到葡萄架下,母亲在父亲的歌声中翩翩起舞时,我的眼睛湿润了,不由得想起自己创作《新疆津帮》一书时的很多事情。

  这本书时空跨度很大,将“大营客”们艰苦卓绝而又传奇的经历真实地呈现在读者面前,记录新疆各族人民在共同生活中结成的深厚友谊,用事实告诉人们,各民族相融相携、共同繁荣才是这块土地的根。

  我在写《新疆津帮》之前,查阅了很多资料,从中了解到清末光绪年间,左宗棠率西征大军进入西北收复新疆,数百位杨柳青货郎肩挑小篓,随湘军一同远赴征程,为军队提供补给,同时运输军粮和弹药,此谓“赶大营”。

  “赶大营”是天津以及新疆的重大历史事件。这些来自杨柳青故乡的西行者,在八千里路云和月的迢迢远途中,完成了从农民到商人的角色转换。

  西定新疆之后,天津货郎逐渐变为坐商,自此后的60多年间,天津人“赶大营”步履不停,一代又一代地走上古丝绸之路,走向新疆。先后有上万天津人进疆做生意,在多民族杂居的边疆商业舞台上,以“百艺进疆”的气势,在新疆开创了“三千货郎满天山”的局面,形成以津商为首的第一大商帮,缔造了波澜壮阔的商业传奇。

  他们用心经营着,把新疆土特产运往内地,又将内地商品运来新疆,繁荣了商贸。他们还传播先进的商业理念,向新疆经济注入蓬勃的朝气与活力,极大地促进了两地经济商贸发展,丰富了城乡人民的物质生活。同时在四大文明交汇的亚洲腹地,掀起了又一次各民族之间文化融合的高潮,增强了各民族之间的凝聚力和亲和力。

  津商的繁荣时期虽然短暂,但他们艰苦奋斗、诚信创业的精神潜移默化地留了下来,为后来人的精神世界输送营养。

  作为津商后裔,我在新疆出生长大,做过新闻记者、编辑,写下很多与新疆有关的文字。但这些都不足以表达我内心对新疆深厚的情感,我总想寻找一个更好的出口,让心中对这片土地的感情如岩浆般喷涌……那个被称为老家、祖籍的地方,那个叫杨柳青的地方,以一种神奇的力量牵引着我,犹如风筝线的一端,轻轻一拽,串起了家国、血脉及我们整个家族的主脉──左宗棠、收复新疆、津帮、赶大营、乌鲁木齐大十字……这些词如一幅长卷,让我透过漫漫历史的烟雨风尘,看到我的祖辈们肩挑小篓跟随清军远赴新疆的身影。

  《新疆津帮》出版后,我又写了《新疆历史画丛:赶大营的故事》及《八千里路云和月》等与杨柳青“大营客”有关的书。

  为了写“大营客”,我这些年奔波往返于哈密、伊犁、和田等地,探访“大营客”后人在新疆的生活足迹,在苍茫的大漠戈壁中,深切感受到“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悲凉和“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阔。当年的杨柳青人完全凭借两条腿,挑上货郎担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走进新疆,把杨柳青年画、高跷、戏剧、电影放映机带到新疆,把艺术文化、津沽记忆带到新疆。这是何等艰难的征程、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壮举!

  当我深入了解这段历史,深感持续了60多年的“赶大营”商贸活动,表面上看起来是津商及其他商帮在中国西部、在新疆开拓创业的历史,而实际上它与中国自汉代以来开拓边疆、建设边疆、发展边疆的历史是紧密相连的。那些“大营客”,从渤海之滨到天山大漠,从随军商贩到商界翘楚,用勤劳和血汗创造出中国近代商贸史的奇迹,为开发建设西北边疆、巩固民族团结写下了华彩篇章,创造了一条中国内地与边疆的连心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和合之路。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