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绝”绿洲的盛衰往事
时间:2019-01-25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作者:潘莹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地处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南部腹地的古尼雅遗址。新华社资料片(刘玉生摄)

  我国史书中记载的“精绝国”到底在哪里?“精绝国”为何突然消失?其故地遗址为何被称为“东方庞贝”?

  “让文物发声,让历史说话”,日前正在新疆博物馆展出的《尼雅·考古·故事——中日尼雅考古30周年成果展》,汇聚了“国宝级”文物“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等新疆尼雅遗址出土的珍美文物300余件/组,真实再现了千余年前,生活在塔里木盆地南部的古人们社会活动、宗教文化以及与周边地区的交流联系概况,带领人们领略了我国史书中记载的“精绝国”的历史文明积淀和沧桑变化。

  “伟大发现”之路

  从昆仑山上,流下一条河,由南向北穿过民丰县,奔向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突然止步于70公里外一个叫喀帕克阿斯干的地方。再往北,就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浩瀚沙海。这条河叫尼雅河。

  1901年,在当时国家积贫积弱的背景下,在国外探险家疯狂劫掠新疆珍贵文化遗产热潮中,英国探险家斯坦因在追寻几块古代木简来源时,于喀帕克阿斯干以北约30公里的漫漫沙漠里,意外发现一处规模大、数量多的遗址群落。

  以附近的尼雅河为名,斯坦因将这处遗址称作尼雅遗址。随着他把大量盗掘而获的文物珍品运到欧洲,尼雅遗址从此步入世人眼帘,并引起国际社会各界强烈震惊和关注,被称为“东方庞贝”。

  是什么样的古代文明,竟长期掩埋在我国最大的沙漠之下?

  对此,中外学者进行了多方考证。我国著名学者王国维在研究了尼雅遗址出土的汉简材料后指出,尼雅遗址系汉代“精绝国”故地。

  1931年,第四次进入尼雅遗址的斯坦因,在离一处佛塔不远的建筑遗址里,发掘出土了一组珍贵的汉文木简,其中一片上,非常清晰地墨书有汉隶文字——“汉精绝王承书从事”。

  现经考证确定,尼雅遗址就是我国史书《汉书·西域传》中所记载的丝绸之路南道上重要的绿洲城邦——“精绝国”故地。汉晋时期,精绝绿洲城邦受西域都护(西域长史)统辖。

  为全面充分地认识尼雅遗址的社会历史文化内涵,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考古工作者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挖掘、研究。

  1959年,史树青等一批新中国学者进入尼雅遗址,打破了长期的沉寂,并在民丰县征集到珍贵文物——“司禾府印”。

  同年,新疆博物馆老馆长李遇春率考古队员11人,在十分艰苦的工作、生活条件下,向沙漠进军,对尼雅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和发掘,清理发掘了一座可能为精绝贵族的夫妇合葬墓,出土大量华丽锦质或绢质品,采集了大量重要文物标本。

  1988年,我国改革开放进入第十年。作为全国首个国际合作考古项目,尼雅遗址中日合作考古考察拉开序幕。

  这次考古工作尝试使用高科技手段和方法,并引入多学科综合科研力量,持续时间长、收获丰厚,在1988年至1997年近10年时间,通过连续多年基础普查及重点调查,陆续收获重大发现。

  其中,1995年考古发现的“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护膊,被誉为20世纪中国考古学最伟大的发现之一,也是我国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之一。

  当时的在场者无不为这一伟大发现激动不已。发现者之一、新疆博物馆馆长于志勇回忆,当年10月,中日尼雅遗址学术考察队队员们对一处男女合葬墓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了这件在男性葬者右侧的文物。

  “(这件护膊)和作为随葬品的弓箭、箭箙、短剑鞘等物品放一起,在许多已经变得褐黄的,有些几乎腐烂的有机质文物中间,色彩鲜艳的织锦和吉祥语文字,令考古队员们异常的惊喜和兴奋。”于志勇说。

  吉祥语文字“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是我国古代星占用辞。经鉴定,织锦护膊的年代应在东汉到魏晋,即公元2世纪至公元3世纪。墓中还有一块织锦残片,上有“讨南羌”三个字,它与“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护膊应当出自同一块织锦面料。两块织锦上的文字连起来就是“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讨南羌”。

  “南羌”,《汉书》《史记》等史料中均有记载,指生活于今甘肃西部至青海一带的羌族。

  此次与“五星出东方利中国”织锦同时展出的,还有2015年由中国丝绸博物馆用复原的汉代织机成功复制的“五星锦”,使今日的人们有幸目睹“五星锦”的全貌。

  “五星锦”为五重平纹经锦,在汉锦中较复杂,也极为罕见,在织造工艺及技术上都较一般重经织物要高。其图案为云气、瑞兽、吉祥语、星纹的精巧组合。在云气纹样间,有序织出“凤凰-鸾鸟-麒麟-白虎”等瑞兽图案,并依次织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吉祥小篆文字,及圆圈纹表现的“五星”图案。织锦上的文字是织造出来的,而非针绣、彩绘,反映出汉朝成熟、精湛的丝绸制作技艺。

  正因其特殊的设计思想和祥瑞的文字内容,加之特殊的祈愿目的,其设计及织造应当出自汉晋皇家,其用途也可能极为特殊。专家推测,该墓地可能是精绝王室墓地,而这件护膊所用的织锦面料很可能来自汉王朝,是因为墓主人助其打败南羌,汉王朝特意赏赐的。

  专家学者们感慨不已,如果不是因为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雨量稀少、气候干燥,特殊的自然环境使埋藏在地下的古代遗物得到很好的保存,这样代表汉代最高技艺水准的丝织品便难以得见。

  见证古丝路繁华

  西汉时期,精绝已是具有一定规模的绿洲城邦。《汉书·西域传》中记载如下:“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译长各一人。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戎卢国四日行,地阸陿,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

  百余年来,经过我国几代考古工作者的不懈努力,这处保存状况良好、规模宏大、学术价值极高的重要古代文化遗址,逐渐揭开神秘的面纱。

  迄今的考古结果表明,这座塔里木盆地南缘现存规模最大的聚落遗址群,在东西宽约5公里、南北长约30公里的狭长区域内。遗址群内散布着残存程度不一、规模不等的众多房屋建筑遗址、佛塔、佛寺、古桥、果园、田地、道路、冰窖、陶窑、冶炼遗迹、墓地、供水系统、古城址及作坊遗迹,各类遗迹点总数达百处以上,呈现出“小聚居、大分散”的分布格局。

  根据史书记载,又对照大量出土汉简,且经碳14年代测定,专家认定尼雅遗址内存在自西汉、东汉直至魏晋时期的文化遗存。1995年王公贵族墓地的考古发现和出土文物清晰地昭示:精绝绿洲城邦与汉、晋中原王朝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关系十分密切。

  此次《尼雅·考古·故事——中日尼雅考古30周年成果展》中,有一方边长仅2厘米的方形“司禾府印”,精致中透出深刻内涵。

  “司禾”,顾名思义,与屯田相关。据史料记载,西汉政府在丝绸之路沿线广泛屯田,屯田部队有警时为军,平时则屯垦务农。这一政策得到各绿洲城邦一致拥戴。

  “泰始五年(269年)十月戊午朔廿五日丁丑敦煌太守……”“晋守侍中,大都尉,奉晋大侯,亲晋鄯善、焉耆、龟兹、疏勒于阗王写下诏书到奉。”这些出土汉文木简,以及“司禾府印”均显示,精绝城邦虽小,但地居丝绸之路南道要冲,重要性不可忽视,历史上曾设有“司禾府”,统率部分屯田士兵,在广袤的尼雅河谷择地垦殖。

  “汉人甘支”“牛跑到乌实特之汉人处”……这些内容残缺的木简,透露了一点历史信息:在汉晋时期的精绝绿洲上,迁入有中原居民,与当地人一道为“丝绸之路”畅通、绿洲建设奉献汗水和力量。

  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始,“丝绸之路”就是一条贯通东西的交通大动脉。它始于长安,经由河西走廊,横穿新疆,越葱岭,经波斯,最终抵达地中海东岸的罗马。可以想见,地处古丝绸之路南道交通要冲的“精绝”,西通于阗,东往鄯善,必然见证了古“丝绸之路”文化、贸易交流的盛况,也曾繁盛一时。

  展品中有大量汉风遗物。如“王侯合昏千秋万岁宜子孙”锦衾、“延年益寿大宜子孙”锦鸡鸣枕、“金池凤”锦袋、“登高明望四海贵富寿为国庆”“恩泽万岁”锦,经专家鉴定多为蜀锦。光可鉴人、图案变幻的铜镜,做工考究的漆器、带“王”字字样的带流陶罐等,无不显示“精绝故地”与中原密切的物质交流。

  据新疆博物馆介绍:这些物品,或是随着“丝绸之路”上开展贸易的骆驼商队被带到这里,或是中原王朝的赏赐品,或是“精绝国”派遣的侍子由中原带回。而晶莹剔透的玻璃器,艳丽的玛瑙、珊瑚等,显示这里不光与中原王朝政治、经济、文化关系紧密,同时也受到了贵霜及波斯萨珊文化的影响。

  大量考古调查极其生动地揭示了一段历史:新疆作为古丝绸之路的要冲,历来是各民族共同开发建设和拥有的地方;历来是多民族聚居,多元文化荟萃交融,多种宗教信仰并存的。

  留下丰厚遗产

  尼雅遗址文化内涵极其丰富,揭示出古代尼雅人的日常生活、社会活动、宗教文化观念,以及与周边地区的交流联系,是极为珍贵的人类文化遗产。

  面对这些出土文物,人们眼前仿佛出现了千余年前,在位于古代“丝绸之路”南道交通必经之地的精绝绿洲,古人们生气勃勃的生产生活和文化交流盛况。

  遥想昔日精绝故地,尼雅河尚未缩短,来自昆仑山的雪水浇灌滋润了两岸的农田果园,人们种植小麦、糜子、葡萄、桑树,纺纱、织造毛毯,烧制各类陶器。饮食时,喜用胡杨木挖削而成的木勺、木碗。农耕之余,也饲养羊、骆驼、马,从事狩猎活动。

  横跨两岸的大桥上,满载货品的骆驼商队上上下下,那些风尘仆仆、走南闯北的客商,在大家的热切期盼中,带来各种奇珍异宝,也带来思想的交流。

  如今,走近尼雅遗址,仍能轻松辨认出遗址的“地标”——佛塔遗址。

  虽已遭严重风蚀,专家凭借发掘物的线索,复原了当时佛教自印度一路东传后在这里兴盛的“拼图”——佛教传到这个绿洲城邦后,渐渐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信众,人们在整个家园的中心地带,营建佛塔、寺院、僧房,描绘壁画,民居住宅、广场、林带紧密围绕在佛塔周围,通往寺庙的道路上善男信女络绎不绝。

  东汉明帝时,“精绝”再次在史书露面,其时已“为鄯善所并”。鄯善为丝绸之路南道另一绿洲城邦,公元5世纪灭亡。

  据玄奘《大唐西域记》记载,唐初,“精绝国”已成废墟。玄奘在西行取经途中路过这里,描述所见时写道:“泽地热湿,难以履涉,芦草荒茂,无复途径。”

  专家根据尼雅遗址出土的汉文、佉卢文木简资料及相关文献材料,推断尼雅遗址,可能在4世纪末至5世纪初,被废弃并成为沙埋遗址,消失在历史尘烟里。

  佉卢文又称驴唇文,据专家考证,使用的年代约为公元前3世纪至公元5世纪,起源于古印度西北部的犍陀罗地区。后来,这种文字主要通行于鄯善、于阗和龟兹等塔里木盆地绿洲城邦,用于书写公文、书信、契约、宗教典籍等。表明古代印度文化因素曾在这些地区占有一定地位。

  正是从部分出土的佉卢文文书记载中,专家和学者发现,昔日精绝,经常遭到苏毗人侵掠。

  “精绝”最终消失是否与此有关?对此,学界研究尚无定论。

  于志勇在中日尼雅遗址学术考察活动中担任中方领队,长期致力于尼雅遗址研究。据他介绍,依据目前调查、发掘所掌握的情况,可以清楚地发现,尼雅遗址地处内陆干旱荒漠地区一相对独立地理单元的绿洲上,昔日,这里的人民繁衍生息就仰赖于母亲河——尼雅河的赐予。从当时每一区建筑址周围几乎均设有防御风沙的篱笆墙,以及一些建筑址之间的道路两侧也设置篱笆护栏栅来看,昔日这里的绿洲生态环境已很脆弱,防风沙设置已广泛应用。在历史上尼雅河水流量非常大时,是一个草木繁盛的绿洲,而随着河水不断退缩,整个绿洲渐渐萎缩,最终被迫放弃。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