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秉贤:开枝散叶 为培养少数民族医生奉献一生
时间:2018-01-25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苏剑超
  【开栏语】近日,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自治区文明办等8部门联合主办的德耀天山——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评选揭晓,吾布力喀斯木·买吐送等30位来自各行各业的道德模范获此殊荣。这些道德模范来自天山南北,他们的先进事迹和崇高精神可亲、可敬、可信、可学,为全社会树立了道德标杆。从2018年1月16日起,本网开设“德耀天山——自治区道德模范风采”栏目,报道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的感人事迹。今日推出第十篇《何秉贤:开枝散叶 为培养少数民族医生奉献一生》。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在办公室工作。(天山网资料图)

  天山网讯(记者苏剑超报道)如果在大街上见到何秉贤,谁也想不到,这位身材略微佝偻,走起路来都有点不利索的老人,会是新疆医学界的“泰斗”。

  今年86岁高龄的何秉贤,是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血管内科的著名专家。作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宝级”名医,何秉贤的门诊量总是科室里最多的,提前一小时上门诊的习惯他已经保持了61年。

  在第五届自治区道德模范授奖仪式上,何秉贤教授作为敬业奉献模范代表,与其他获奖模范一起,站上了领奖台。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何秉贤(右三)与其他医生交流。 (天山网资料图)

  像一颗种子,在新疆生根发芽

  何秉贤说:“新疆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新疆工作和生活很快乐。在新疆,各族人民对医护人员都很尊重,都非常纯朴。我认准了新疆,我热爱新疆。”

  说起何教授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医学院(以下简称医学院)要回溯到1956年。1956年10月1日,医学院及其附属医院(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正式成立。新疆医学院开始招收第一批学生,经国务院人事司安排,何秉贤来到这里工作。

  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成立时,内科只有1个科,20张病床(全医学院共有280张病床)。内科共有8个大学刚毕业的住院大夫,都是从全国各地分配来的,何秉贤就是其中之一。

  为提高新疆的医疗水平,1958年, 经原卫生部决定,选派何秉贤到阜外医院和协和医院进修。

  经过阜外医院的学习,何秉贤把从阜外医院获得的科研能力带回新疆并发扬光大,影响了他身边的每位医生和学生。

  进修结束后,何秉贤被阜外医院的领导挽留,但他拒绝了。“我就像是一颗种子,在新疆艰难的环境下生根发芽,新疆需要我,新疆人民需要我,在阜外医院学来的知识还等着我传回新疆。”何秉贤说。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询问患者恢复情况。(天山网资料图)

  种子变成大树,还要开枝散叶

  就像一颗顽强的种子,何秉贤在新疆严酷的环境中发芽生根、开枝散叶,他要将自己的知识和信念一代代传承下去,让新疆的医疗环境越来越好。

  何秉贤说:“现在党中央对新疆很重视,全国都在援助新疆,对提高新疆医疗水平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要真正解决新疆本地的缺医少药问题,还是要培养本地的学生,特别是要培养我们自己的少数民族医生。”

  何秉贤认为,新疆要搞医学方面的科研,一定要发挥少数民族医疗专家的作用。以心脑血管病来说,除了和遗传有关系外,不同民族、不同性别也有区别,环境和饮食也有影响。所以,新疆少数民族心血管病的科研还是一个空白点。

  “结合新疆的科研,就是要结合新疆各个地方的特点和各民族的特点去研究。”何秉贤说。

  由于何秉贤在心电方面具有突出贡献,因此获得了第六届黄宛心电学奖,这个奖是全国心电方面的最高奖,三四年才奖励一个人,在整个西北五省就何秉贤一人得奖。何秉贤说:“我得奖,不是为我个人,我觉得为我们新疆争了荣誉。让全国看起来,新疆并不落后。”

  何秉贤为了新疆少数民族有更多的拔尖人才,在国内未实行研究生制度之前,就重点培养学习努力的少数民族学生,给他们借笔记,并手把手教他们,把他们送到内地去进修。维吾尔族的名医肉孜·阿吉教授就是代表。

  何秉贤十分重视带自己的学生到国外参观学习,增长见识。肉孜·阿吉多次随何秉贤去日本学习,何秉贤每次都是亲自当翻译,给他讲解日本医疗方面的知识技能。自治区把何秉贤教授和他的学生肉孜·阿吉两位命名为“民族团结一对红”。

  

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第二住院大楼内,何秉贤搀扶着患者,询问患者恢复情况。(天山网资料图)

  “光我懂少数民族语言不行,得有少数民族医生”

  回顾60余年来的从医经历,何秉贤的足迹走遍了天山南北,曾在驴背上完成重要科研。

  “当时交通不方便,我们去下面(各村镇)巡诊都是骑马、骑驴,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问题。我们巡诊的地方大多数都是少数民族,当时我们无法沟通只能请翻译。但翻译也有出错的时候,有一次我们找来的翻译,患者头疼翻译给翻成肚子疼,差点出事。”于是,何秉贤便开始学习维吾尔语和哈萨克语。

  在巡诊、普查的过程中,何秉贤一边给人看病,一边跟着少数民族患者和翻译学习少数民族语言。他说:“当时我懂的少数民族语言很少,但是有关身体和医疗的我都会。”

  同时,何秉贤觉得,一定要培养出来一批少数民族全科医生。何秉贤说:“在新疆的农牧区,一定得有少数民族医生。他们没有语言障碍,生活习惯相同,很容易了解患者病情。为当地培养一批少数民族医生就能就近解决农牧民的医疗需求,能够提高基层的医疗水平。”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