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疆长大:蒙古文化吸收了各民族文化
时间:2015-09-01 | 来源:亚心网 | 作者:玉孜曼
  我第一次学习蒙古长调是在刚记事时,祖父满是皱纹的脸在摇曳的烛火里红彤彤的,一家二十几口人围坐在祖父身边听他唱那些年轻人都记不住的长调,这样的情景在我生活的和硕县苏哈特乡很常见。我也喜欢长调,那是蒙古族人血液里的东西,苍凉悠远,铁马冰河都在其中。

  2006年我有幸荣获新疆卫拉特蒙古首届“金马镫”杯蒙古族民间长调歌手电视大奖赛“铜马镫”奖,虽然只是三等奖,我很满足,因为我并非专业歌手出身,只是在丈夫艾仁才拉的指点下选歌,练唱。我参赛的这首《尊敬的客人》名字虽然普通却不易唱,它只适合在隆重场合下演唱,好比汉族人的“有朋自远方来”的情境,我从艾仁才拉的叔叔那里寻得这首歌,因为知道的人少更增加了舞台表演的神秘感,旋律悠长舒缓、意境开阔、声多词少、气息绵长,旋律极富装饰性,描述了蒙古族人对远方友人的情谊。这些元素也成了我日后刺绣中不可缺少的灵感。

  草原、骏马、牛羊、蓝天、白云、江河、湖泊是蒙古族人的生命元素,我生活在其中,作为一个蒙古族女性自然对民族服饰了解不少,但能认认真真把其当作一种研究的人并没几个。我为了收集齐全蒙古族服饰的资料和做法,曾两次去蒙古国找寻。蒙古族服饰刺绣,主要用于帽子、头饰、衣领、袖口、袍服边饰、长短坎肩、靴子、鞋、摔跤服、赛马服、荷包等处,刺绣的图案都含有一种潜在的象征意义,或喻富贵,或表生命繁衍。

  5年前,我成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新疆蒙古族服饰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2010年6月,在天工开物—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大展中,荣获“新疆传统技艺巧手奖”。我和艾仁才拉的家庭因为这些殊荣在和硕县苏哈特乡成了名人。

  在我追寻自己民族文化的时候,也深切感受到长久以来,蒙古族的文化受到各族文化的影响,比如在蒙古族服饰刺绣艺术中,就潜移默化地受到了各种文化的影响。

  我的大女儿欧云奇米格是一位教师,她常说,蒙古文化受汉文化的影响,对龙凤非常崇拜,认为龙凤是神物,因而在服饰、荷包、建筑壁画、银碗、蒙古刀等上都用龙的图案进行装饰。从事财会工作的小女儿蒙更奇奇格则觉得,“有图必有意,有意必吉祥”是蒙古族刺绣的灵魂。

  和硕县十分重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传承工作,截至目前,已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江格尔传承人1人,蒙古族服饰、沙吾尔登、祖拉节、蒙古族祭敖包4个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项目自治区级传承人3人。我作为其中之一最想做好的有两件事,传承蒙古族长调和蒙古族服饰。在我生活的苏哈特乡,居住着900多户人家,汉族、维吾尔族、蒙古族、回族等各民族群众和睦共处,亲如一家。蒙古文化只是其中的一种,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招收学习蒙古长调和刺绣的学生,让更多的人了解蒙古文化。

  (玉孜曼,和硕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新疆蒙古族服饰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