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里坤盆地
时间:2014-09-23 | 来源:哈密在线 | 作者:

  巴里坤盆地和伊吾谷地是一个基本连通的长条状断陷盆地,常以前山梁(达子沟)为界将其分为两个地貌单元,但有的则统称为巴里坤盆地或巴伊盆地,现分别为两个县政府所在地。

  巴里坤盆地,四面环山、环境封闭、底部平坦、气候高寒。它是由巴里坤山(南山)北天山(麦钦乌拉山)和小夹山(西山)等所包围的山间盆地。其中南山最高,北山次之,西山最低(干燥剥蚀中低山),尤其盆地西北处的低山丘陵区,成了水汽和冷空气入侵的天然缺口。盆底东窄西宽,东端最窄处松树塘一带有14公里,而最西宽达60多公里(黄土场西面),面积 3 380平方公里。其形状像大腿,所以元代巴里坤叫巴尔库勒。“巴尔”是蒙语“老虎”之意,“库勒”为“大腿”之意(按西部蒙语方言)。有人将“库勒”译为“虎爪”,这是按中部蒙语方言直译而来,令人不解。其一,位于盆底最宽的西部苏吉为蒙语“筋骨”之意(见:巴里坤县志)),即大腿根部的胯骨,完全符合动物肢体结构的位置,若以“虎爪”或“虎脚”来解释,岂不错位太大,无法联系。其二盆地“大腿”形状完全符合山势走向及其围起来的盆底图形,筋骨苏吉的位置则顺理成章、合乎逻辑。人们在任何一面山上,登高远望,“虎腿”形状都清晰可辨。至于为何是“虎腿”而不可为“牛腿”“羊腿”?据查这与古代西域各部族历来就有崇虎之习俗有关,传说中西方最大的首领西王母最初的形象不是一位漂亮的女王,“其状为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山海经》),后来才尊为“西方白虎之神”成为女仙。他们以虎为图腾,以虎豹毛皮和骨牙为披戴的饰物和护身符。另外从资料查知,10 0多年以前天山“森林大帝”、“山寨王”--新疆虎为数不少(现已灭绝),巴里坤盆地肯定是虎豹常出没之地,“虎腿”之说不足为奇。其三,我国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翻译家冯承钧先生在《西域地名》书中注:巴里坤BarKul,属突厥语,意为“虎湖”.另一处他解释道,巴尔( bar)突厥语为“虎”(同蒙语)、库勒( Ku l)为“湖”.蒙语形成晚于突厥语,且很多源于突厥语,无论是“老虎的大湖”还是“虎腿式的大地”,一个“因湖得名”,一个“因山得名”,但都离不开虎。

  巴里坤盆地地势东高西低,巴里坤湖为盆地最低处海拔为1553米,巴里坤城附近为1638米,奎苏1800多米,松树塘1900~ 2 0 0 0米,因此过去流传的巴里坤“五奇”之首即为“百川西流”,完全是地势倾斜方向之表现,与我国“西高东低,大江东流”正相反。

  巴里坤盆地虽地高天凉,热量不足,但因地处山北迎风坡,地形雨较多,所以水分充裕,植被较好,有大片的草原牧场和山地森林,是天山“三大牧场”和新疆“五大草原”之一,也是号称“东疆粮仓”的小麦产区,现在经地区科学论证,认为巴里坤盆地是实施“南园北牧”战略中山北的“北牧”重点。

  巴里坤盆地是古代著名的西域三十六国中蒲类国所在地,湖东为前蒲类国,湖西为后蒲类国。那时草原生态还未被人类开垦,所以蒲类古牧国“营畜牧,有牛、马、骆驼、羊……国出好马”(《后汉书》)。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