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
时间:2014-09-23 | 来源:克州旅游网 | 作者:

  克孜勒苏自治州的南部为昆仑山北坡。

  昆仑山脉,它是北起乌恰境内的克孜勒苏河,向南伸延横贯于我国西部边疆的一个巨大的山脉,是我国西部的一道屏风。在克孜勒苏境内,它从克孜勒苏河南岸,直到叶尔羌河北岸,均属昆仑山脉的范畴。其中,从克孜勒苏河南岸至库山河北岸为天山山脉与昆仑山脉的连接部分帕米尔高原,库山河南岸至叶尔羌河北岸为昆仑山之北坡。阿克陶县境内属昆仑山脉的主要山体有萨雷阔勒岭,而帕米尔高原从大的地理范畴来讲,也屑昆仑山脉上的一大高原。在造山运动之前的古生代初期,一个年轻的生命即孕育在苍茫大海底部的沉沙之中。从古生代末起,脚踩准噶尔、塔里木两块露出海面的台地,正在开天辟地的盘古,听到了这个年轻的生命在海底的襁褓之中的呼唤:“为了创造一个华夏民族,我要崛起,我要崛起!”高举着沾满黄色泥土的双手,正在缔造着生灵的女蜗,看到了在红光紫雾之中,一个雄伟的身躯冲出海面,在霹雳闪电中升腾。

  横空出世,巍巍昆仑就这样在血与火的洗礼之中诞生了!

  昆仑是万山之祖。而昆仑的巨子除乔戈里峰外,有名的三座名山——慕士塔格峰、公格尔峰及公格尔九别峰都在克孜勒苏自治州的阿克陶县境内。

  自从昆仑诞生之后,即以其雄伟,以其圣灵成为华夏神州的代表。上下五千年,中华民族将一切神圣的事业都与昆仑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昆仑成为中华古国的代表,成为中华民族的代表,这是昆仑的骄傲,也是克孜勒苏的骄傲。

  昆仑是华夏文化之祖,也是中国神话之祖。

  从此,便有了瑶池高歌的西王母,八骏西巡的穆天子;从此,便有了逐鹿西域的匈奴王,立功边关的博望侯。

  昆仑山上,海拔7000米以上的高峰在阿克陶县境内就有3座,昆仑山是以其高大雄伟著称于世的。昆仑山又是我国几千年来有名的神山、仙山。我国中原三山五岳之众神,尽出昆仑山玉虚宫之门下,各路神仙尽是昆仑之门人。西王母的瑶池,闪烁于昆仑山顶,昆仑山自然成了群仙会聚之地。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高大巍峨的昆仑为群仙会聚、群贤毕至的圣地,自然是一座灵山了。昆仑是我们伟大祖国的脊梁,内地的许多崇山峻岭,都是其分支;昆仑又是孕育中华古代文明的黄河、长江的源头,是我们伟大民族的摇篮,昆仑是充满着灵气的。

  昆仑是储珍藏宝之地,它裸露着的巨大身躯中,有美玉、有黄金、更有火神。然而,要到昆仑取宝,是要冒白娘子的风险;要上昆仑盗火,更要准备做普罗米修斯般的牺牲。

  白娘子取来了昆仑之宝,拯救了生灵,她却被压在了雷峰塔下。普罗米修斯盗来了昆仑神火,人间有了温暖和光明,他却被宇宙之神钉在山上。然而,正象希望之火永远不会泯灭,神圣之火永远燃烧一样,昆仑之火永烈,普罗米修斯不死。

  群玉之山的昆仑,在夏日的骄阳下,烈焰升腾,那是美玉沉埋而升起的茫茫烟辉,那是美玉放光喷出的万丈光焰。

  昆仑山是以产美玉而出名的,在叶尔羌河上游阿克陶的群山中,便有不少玉石矿,以至这些裸露于河边的岩层中的美玉,被河水冲人下游的河床之中,因而在叶尔羌河中采玉,便成为当地群众千百年来所从事的一种生产活动,所开发的一种产业。

  这里是金玉之乡,除美玉外,黄金也是叶尔羌河上游阿克陶县群山中的一种矿藏,在叶尔羌河中披沙取金,在这里也有几百年的历史。

  在昆仑山中的阿克陶境内,最珍贵并大量开采的当为水晶矿。境内已发现的有塔木水晶矿、巴尔达伦水晶矿、克孜勒塔克水晶矿、塔尔水晶矿等。阿克陶县是全新疆有名的水晶产区,其中压电水晶占全疆的97%以上。另外还有冰洲石、刚玉等珍贵宝石矿。

  冰洲石矿多为星点状分布,产于奥陶系、石炭系、二迭系,矿体多呈脉体或囊状充填于石炭岩的裂隙和空洞中,长数米至数十米,宽数厘米至数十厘米。成因类型多为低温热液型。已发现的矿苗多在阿克陶境内的塔尔乡。

  刚玉矿主要在阿克陶境内的布伦口等乡。矿区为火成岩发育,共有3个矿点矿化带,是我国少有的红、绿宝石矿床。已发现的刚玉晶体中,小的晶体完好,透明度高,质量好;晶体大的裂纹多,透明度差。

  到克孜勒苏来采美玉,寻水晶和宝石,自古以来就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与追求。早在几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爱国诗人屈原就有“登昆仑兮食玉英”的惊人诗句。这玉英,就是水晶,古代人是将水晶视为玉石的同类,且为其中最珍贵;最美洁者,为玉中精品,玉中之英,故称水晶为玉英。这就是说,早在春秋战国时期,我国中原的文人墨客、志士精英,已将到昆仑山来采撷阿克陶的水晶视为一种人生中最美的、最神圣的事业,看作是一种对于圣洁纯真的向往和追求。

  “横空出世”,这是伟大诗人毛泽东对于伟大的昆仑给予的最高的评价。“横空出世”,概括而又形象地道出了昆仑山赫赫俨俨的气象和大气磅礴的声势。紧接着,“莽昆仑”,一个“莽”字,一字千钧,形象地再现了昆仑莽莽苍苍,巍峨逶迤,又高又大的惊人气势。一句“阅尽人间春色”,更是神来之笔,道出了昆仑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他如同一个雄踞一方的历史巨人,昂首天外,俯瞰下界,静观世界风云变化,几千年的人世沧桑尽摄目中。“阅尽人间春色”,这是反用诗仙李白《塞下曲》中“春色未曾看”的诗句。诗人李白看到昆仑终年为积雪所覆盖,以为昆仑从未见过春色,而伟人毛泽东却以伟人独具的慧心、慧眼和伟人独有的气魄,肯定了昆仑这位岁月老人,不仅看到了春色,而且是阅尽了人间春色。毛诗与李诗不仅是异曲同工,是赞美昆仑的,而且是站得更高,看得更远,更高一筹,这就是伟人与诗人的不同。“飞起玉龙三百万”,乃是点睛之笔,给昆仑以生命,给昆仑以辉煌,让昆仑老人挥动双袖,驱动着三百万玉龙在周天飞腾。一跌一宕、一动一静。“横空出世”,昆仑跃出大海,刺破青天为一动;“莽昆仑”,岿然屹立,莽莽苍苍为一静;“阅尽人间春色”,静观人间苍桑、世态炎凉又一静;“飞起玉龙三百万”,驱甲兵三百万,冲锋陷阵,又一动。几次飞跃,几次升华,简直把一个静卧在我国世界屋脊之上亿万年的昆仑巨人写活了。

  只有伟人毛泽东可以与伟大的昆仑并肩而立,昆仑永在,诗人不朽。

  阅尽人间春色的昆仑,这位历史巨人,正是以放光的美玉,摄取人类历史发展的镜头,以千万美玉为胶卷,记录着人类历史的千古春秋,万古沧桑。

  昆仑是以美玉出名的,其传媒有不少是脍炙人口的昆仑神话,昆仑神话是我国神话之源,在昆仑神话中,充满了玉的传说,神话使昆仑成为华夏神州的圣地,神话也使美玉成为中华民族的圣物。昆仑神话中对于玉的种种描写,大概与我国历史上的石器时代与青铜器时代之间的玉器时代有关。是昆仑孕育了我国历史上的玉器时代,昆仑的质朴、持重成为华夏民族的美德的代表,美玉的坚贞、纯洁,也成为中华民族的性格的象征。

  美玉,具有中国古代文化特点的美玉,给哲人以沉思,给诗人以冲动,给画家以灵感。

  昆仑和美玉是分不开的,没有了美玉,昆仑也就失去了其光彩。

  昆仑山中的阿克陶县,不仅盛产美玉,而且是新疆唯一出产玉中之英——水晶的宝地。晶莹的玉英——水晶,曾是阿克陶历史的辉煌,也必将使阿克陶的明天,更加璀璨和辉煌。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