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拉库勒湖
时间:2014-09-19 | 来源:克州政府网 | 作者:


 

 

 

  在阿克陶县布伦口乡苏巴什的中巴公路旁,有两泓相连的湖泊,这就是著名的姊妹湖,又叫喀拉库勒湖。

  喀拉库勒湖是天下最高的湖泊,海拔4000米以上,是真正的天池。喀拉库勒湖畔,是柯尔克孜人的牧场。绿茵茵的草地上,头戴小花帽的柯尔克孜牧羊少女,穿梭在一群群牛羊之中。夕阳下,暮归的牧人赶着一群群牲畜来湖边饮水,沉沉的驼铃声也由远而近,传来叮咚的响声。相传很早以前,帕米尔高原上并没有慕士塔格、公格尔、公格尔九别峰和姊妹湖,而是平坦的大牧场。牧场上住着一对柯尔克孜夫妇,贤淑的妻子为老牧人生下一对美丽的小女儿之后,就离开了人世。老牧人含辛茹苦,精心照料着心爱的女儿。这一对小姐妹聪明伶俐,但却瘦弱多病,老牧人为此时时坐卧不宁。一天夜里,老牧人突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神人告诉他,东方日出处有一座日月仙山,山上有一块日月宝镜,只要取到这块宝镜,让女儿照一照就会百病俱除,身体健康。为了能治好两个女儿的病,第二天,老牧人就告别了女儿,向日出方向走去。

  老牧人走后,两个女儿每天都牧放着羊群,望着东方的小路,盼望着父亲归来。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女儿头发变白了,眼泪哭干了,变成了两座大山。这就是姊妹峰,那山顶的皑皑白雪,是她们的白发;那山腰的条条冰川,是她们的道道泪水;那一座座小雪峰,是她们牧放的绵羊。老牧人历尽艰险,终于取回了日月宝镜,当他看到心爱的一双女儿变成了雪山时,捧在手里的宝镜一下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变成了两泓湖水,这就是姊妹湖。老人静静地站在女儿面前,也变成了一座雪山,这就是被称为“冰山之父”的慕土塔格峰。老人的愿望实现了,两个姊妹永生了,而且将玉容永远映在父亲取回的宝镜之中。站在姊妹湖畔,你会发现姊妹峰的倒影始终并肩在姊妹湖之中。高原的明月,月色柔和而淡雅,为高原的山、高原的水涂抹了一层淡淡的乳白;高原的风,轻柔凉爽,为平镜般的湖面,平添了层层皱纹和道道银光。喀拉库勒湖与布伦库勒湖相距不过十多公里,但奇怪的是,喀拉库勒湖面无任何水禽和水鸟,除了湖畔的牧草外,湖中绝无任何生命。大自然是如何创造了这两个截然不同生态的湖泊?这便为这里留下了一个神秘的难解之谜。清晨,是喀拉库勒湖最美的时候,是帕米尔高原的黄金时期。

  清晨,东方地平线上还未见一丝光亮,而喀拉库勒湖水却已经以五颜六色妆点自己。喀拉库勒湖,是一个变色湖,神秘的湖水不时变幻着它的颜色,令人迷茫。平时,湖水洁净碧清,清得碧绿,洁如明镜。但当乌云遮住蓝天,雷鸣电闪时,湖水会神奇般的变成黑色,象灌进了铅一样,黑亮黑亮的,成为名副其实的黑水湖。每当清晨日出时,这光浮潋滟的湖水,又象舞台上的天幕一样,不断变幻着:时而湛蓝,时而淡黄,时而桔红,给人以置身仙境的感觉。当地柯尔克孜族老乡风趣地说:喀拉库勒湖是姊妹峰梳妆的镜子。清晨,姊妹峰在用不同颜色的服装打扮自己,她们的身影映在湖里,湖水自然就随着改变颜色。此时,抬头望着对镜理晨妆的姊妹峰,那容光焕发的粉面上,均匀地敷上了层淡淡的胭脂,更显得妖娆妩媚。头上的轻纱,涂上了一层淡淡的黄色,身上的素裙变成了桔红色。也只有此时,人们方可一睹姊妹峰的玉容。也就是在此时,姊妹湖水才呈现出迷人的斑斓与缤纷。姊妹峰在理完晨妆之后,又在万道霞光之中,挥动着舞袖,以轻纱半掩了粉面。此时,霞光中的姊妹湖,更是一片瑰丽的景象,在金光中波动的湖面,红彤彤的,象一盆燃烧的火焰,雪山、草原全都涂上了一层金黄色。白色的毡房也涂上了一层金黄色。这是一个火红的世界,这是一个燃烧的世界,这是一个掺不得半点虚假和丝毫污垢的世界。站在姊妹湖畔,面对着这样一个火红的世界,人们的心岂能不随着燃烧,人们的灵魂怎能不随之净化。置身此景,人们自然会悟出姊妹湖何以被称为伟大的湖之奥秘来了。

  喀拉库勒湖的名字和它的湖水一样神秘,它有着几种不同的解释:有人说,喀拉库勒湖为黑水湖,因为“喀拉”在柯尔克孜等民族语言中有黑的意思;也有人说,喀拉库勒湖为伟大的湖,因为“喀拉”在柯尔克孜等民族语言中又有伟大的意思;又有人称喀拉库勒湖为姊妹湖,因两湖相连,象一对手拉手的孪生姊妹。喀拉库勒湖以悠久的历史和旖旎的风光,使得古今多少游人为之倾倒。晋代法显大师曾高度赞扬过她的美貌,国内外游人曾将她的玉容摄进了一个个镜头。正是因为她的存在,塔里木河才有了涛涛的流水,喀什噶尔绿洲才有了生机勃勃的生命。人们赐她伟大的桂冠,自然是当之无愧的。

  苏巴什,大地的乳汁,生命的源泉。

  喀拉库勒,纯洁的湖,伟大的湖。

  喀拉库勒湖曾经有过无数个优美的传说,除姊妹湖的传说外,其中又以喀拉库勒湖曾经是西王母所居瑶池一说最引人人胜。

  相传在遥远的古代,昆仑山下生活着一支原始部落。当时是母系氏族社会,所以,这个部落的首领叫“西王母”,是个头脑灵活、思维敏捷、容貌出众的女性,她穿着雪豹裘皮缝制的衣服,戴着用雪鸡翎编制的帽子,显得十分雍容华贵。这位西王母之邦的部落酋长,就住在喀拉库勒湖畔。

  这里另一个流传千古的故事,便是周穆王驾八骏车西巡,在这里与西王母相会。

  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的《穆天子传》一书,详细记载了穆天子西巡的路线、行程及沿途的各种活动,其中周穆王会西王母于瑶池之上的故事记得十分详细和有趣,而西王母的瑶池就在阿克陶的苏巴什。这里是群山聚首之地,是天山和昆仑山及塔里木盆地的结合部,是西王母之邦的政治、经济中心,这里的瑶池是西王母之邦的遥遥万里疆域中,自然风光最优美的宝地,是西王母会集西域各部落首领议事和会见尊贵宾客的地方,神话小说中的各路神仙会聚瑶池的西天盛会或蟠桃会,也即是由此演绎而来。

  周穆王十三年(公元前989年),周穆王用了一年多的时间,遍历西域各地,与各部落进行了广泛交流,揭开了中原与西域友好历史的序幕。这次西巡的规格之高,阵容之大,也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穆天子传》载:这次天子出巡,有国家部队的“六师之众”开路,有禁卫军“七萃之士”扈从,有国家乐队“广乐队”伴驾。王乘八骏之车,华盖以七彩绸缎和珠宝流苏装饰,以行可追日的御者造父驾车,风驰电掣,隆隆西行。同时还载有大量金银珠宝。

  穆天子十三年六月十五日,进入曹奴,即今之喀什、疏勒、阿克陶平原一带,其首领戏在洋水(今盖孜河下游)之上设宴款待,并贡献食用马九百匹,牛羊七千只,黍米一百车。穆王回赠以黄金之鹿、白银之麋,贝带四十条,朱砂四百裹。

  周穆王于七月二十七日登上帕米尔高原,会见西王母。二十八日,西王母于苏巴什的瑶池(今喀拉库勒湖)举行盛大的宴会,欢迎周穆王。宴会上,周穆王将玄圭、白壁等礼物赠于西王母。二十九日,周穆王又在瑶池举行答谢宴会。席间,他们欣赏着穆王的“广乐队”演奏中原王室的雅乐和西王母的民间舞乐队表演的豪放粗犷的西域舞,观赏着帕米尔高原上绚丽多姿的秋色——靛蓝的天空中飘着白云,群山层峦叠嶂,巍峨险峻;慕士塔格、公格尔峰倚天而立的雄姿;谈论着周穆王此行的艰辛及西域各部人心所向,同归中华一统的美好前景。席间,西王母与周穆王举杯赋诗,以表达西域、中原人民同源分流的深厚感情,以及他们作为中原和西域人民的代表,同为帝之后代,愿加深往来的愿望和早成一统的志向。西王母举杯相邀,引吭高歌:“白云在天,山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毋死,尚能复来?”周穆王为西王母的真挚情谊所感动,情意绵绵,举杯相答,接受邀请:“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周穆王与西王母,在世界之巅的帕米尔高原上的瑶池,纵情唱和,表达了人世间最美好的愿望,唱出了中原与西域人民牢不可破的团结,唱出了中华各民族的最强音。这歌声,从阿克陶的喀拉库勒湖畔发出,响彻天山南北,传遍中原大地,一直流传了3000多年,成为千古绝唱,吸引着古今中外的各类人物,纷纷来帕米尔的瑶池观光旅游,作一回赴西天瑶池盛会的神仙。

  据说,周穆王和歌之后,西王母情之所动,难以抑制,又高歌一曲:“徂彼西土,爰居其野。虎豹为群,乌鹊与处。嘉命不迁,我惟帝女。彼何世民,又将去子。吹笙鼓簧,中心翱翔。世民之子,惟天之望。”

  对于“我惟帝女”这句诗,不少文人墨客大做文章,有的说西王母是周穆王之女,还有的说是西王母愿做周穆王的义女等等,尽作曲解,甚至对“徂彼西土”也作同样牵强附会的曲解,真是大煞风景。其实很明显,诗中“我惟帝女”的“帝”指的是上天之帝,不是人间之帝,是玉皇大帝,不是周穆天子。她认为中原的帝王,是上天之子。即为“天子”帝子;而作为西域的女王,自然也是上天之女,即为帝女。所为帝子、帝女者,以表示同出一宗,本为一家的兄弟亲情,有兄妹之深情,无父女之辈分。当然,西王母的“徂彼西土”一段话,也有兄妹万里相会时发的一些牢骚:同为帝之子女,兄何以居中原文明之地,妹何以统西域蛮荒之邦。因而发出“嘉命不迁”的叹息。最后以“惟天之望”作结,是说,这是上天安排的,我们有什么办法呢?也惟有早日一统,以了天意人愿。

  周穆王与西王母于帕米尔高原上相会的故事,甘肃敦煌423号窟中的壁画对当时的盛会场面作了真实记录和生动的描绘。周穆王亲书的“西王母之山”石碑,在帕米尔高原上虽已找不见了,但他与西王母共同栽植的中国槐树,却在阿克陶的土地上生了根,至今到处可见,枝繁叶茂,生机勃勃。

  姊妹湖湖水澄澈碧蓝,但每当乌云遮天,电闪雷鸣时,顷刻之间,湖水便会变得墨黑乌亮,成为名副其实的黑水湖。每天早晨朝霞满天,或傍晚夕阳西下时,姊妹湖便一片金红,随着天气变幻,姊妹湖象一对美丽的公主用最时髦、最漂亮的时装将自己打扮得美丽娇艳、赏心悦目,让人留连忘返。更令人称绝的是,一年四季,“冰山之父”慕士塔格峰和“冰山公主”公格尔峰、公格尔九别峰洁白晶莹的倒影以不同的身姿、体态,伫立湖中,更加增添了姊妹湖的魅力和神采。

  姊妹湖畔,是一望无际的高山牧场,繁花似锦,绿草如茵。雪白的羊群,象串串珍珠在绿毯上滚动游移,高大伟岸的骆驼和雄健的牦牛迈着沉稳的步履,到姊妹湖畔漫步,接待中外游人。

  姊妹湖边,水山浑然一体,形成一片无丝毫人力雕刻的原始美,这也是每年夏秋季节游人如织,纷至沓来的原因。克孜勒苏自治州的旅游部门为了方便国内外游客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登山探险队,在姊妹湖畔建起了毡房、砖房子,为游客提供优质服务,美丽的柯尔克孜族姑娘、骠悍的柯尔克孜小伙,也大大方方地从草原深处走来,为外宾导游。夜幕降临,她们会在姊妹湖畔燃起篝火,与中外游客翩翩起舞,或一展歌喉。她们优美的舞姿和动人的歌声,使游人如醉如痴,乐不思归。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