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克拉克湖
时间:2014-09-19 | 来源:克州旅游网 | 作者:

  出阿克陶县城,沿中巴公路迤逦而行,西去150公里以后,眼前突然豁然开朗,险峻陡峭的大山突兀后撤,前方但见一马平川,车过“老虎口”向右边拐上一条弯弯脐带似的简易砂石便道。在起起伏伏的沙包丛中踯躅20多公里,眼前便是一派浩淼水域,在夏日骄阳下金灿灿地闪光,让人眼花缭乱。平湖两侧巍峨矗立的公格尔九别峰,亭亭玉立,楚楚动人,直刺苍穹,仪态高雅,气度非凡;俯视苍茫水域,只见冰峰浴水,晶莹透剔,妩媚可爱。水下是一个琼楼玉宇的世界,令人无限遐思。

  在雪山冰峰簇拥之中,恰克拉克湖更加幽静、深邃,仿佛一块宝玉镶嵌在群山丛中。这个面积为44平方公里的高峡平湖紧紧依偎在昆仑怀抱,湖因冰山而显得更加秀丽澄澈,山因湖而更见其伟岸脱俗,到底是山得益于湖的滋养?还是湖使山更见丰腴?

  清波粼粼的湖畔,草色青青,仿佛为湖镶上了一圈绒边,密密匝匝的芦苇墨绿而凝重,摇摇曳曳用瑟瑟歌吟抒怀对高原湖泊的一片情愫,不管有多大的风也折不了它的腰,清瘦之中富有高原特有的韧性。

  冰山下,湖水畔,那如茵绿草中,紫色、粉白、嫩黄的小花开得十分灿然。座座毡房,星罗棋布,黑的牦牛、白的绵羊象不停游移的棋子在这若大棋盘上竞走。阵阵清风从牧群中扯起一串一串柯尔克孜族姑娘银铃般的笑声和云雀一样的歌喉,她们红艳艳的脸蛋显出高原少女特有的美,明眸与湖光相辉映,在她们那长长的辫子上,古朴的银饰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逗得那些粉白、鹅黄的蝴蝶儿成双成对痴情地追逐着、嬉戏着。

  湖畔有一个柯尔克孜族牧村,淳朴、善良的牧民世世代代在这一带牧牛放羊,风餐露宿,历尽艰辛,但生活并不富裕。当他们饱尝贫穷的凄凉与无奈时,久久压抑在心底盼望现代文明、向贫困宣战的呼声使冰山为之动容,使湖水为之欢呼。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这里的柯尔克孜牧民面对崇山峻岭、高峡平湖,在思考,在寻觅。九十年代,布伦口铜矿的开山炮声使他们如梦初醒。他们看到了大山与现代物质文明的血肉联系。于是,他们便扔下了马鞭,加入了开山凿路的队伍,和汉族、维吾尔族同胞一起,用风钻从大山肚子里掏出沉甸甸、亮晶晶的铜矿石,这使本来干干瘪瘪的口袋也丰满了许多,原本除了牧羊鞭和马鞭几乎一无所有的毡房里有了收录机,有了电视机,能从那亮亮的屏幕上看到北京,看遍全世界。放羊途中,连六旬老翁也知道科索沃危机和克林顿绯闻……

  布伦口铜矿的隆隆机声,使平静的恰克拉克湖沸腾了,也使湖畔的柯尔克孜牧民觉醒了。他们如鱼得水,原先只配在毡房里带孩子做饭的妇女,如今到矿上开机器,一月拿上千元工资,生活富裕了,女人更姣了,男人更喜欢了。生活的调色板可以把人变成庸庸碌碌、无所作为的匆匆过客,亘古高原的风刀雪笔也可以把平平庸庸之辈陶冶成为英雄楷模;崇山峻岭给人以如云如烟的惆怅,同样也会给人以如火如荼的生活激情和如诗如画的遐思。

  恰克拉克湖是高原生命之海。柯尔克孜牧民无比自豪地说,冬天的湖是天然滑冰场,夏天是辽阔游泳池。每当夏日午后,湖水变得温馨了,一群青年只穿条线裤象鸟儿似的跃入水中,惹得雪白水鸟、褐色野鸭扑楞楞地四处惊飞。大肚子狗鱼傻乎乎地在人身上乱扑乱撞,顺手捉几条,或炖或烤,味道儿特嫩特美。

  年轻人鼓劲儿划水到湖中的鸟岛上,即可见芦苇深处那一窝窝雪白的天鹅蛋和五颜六色的鸟蛋。鸟岛本是鸟儿的自由王国,成群的鸟儿在这里繁衍生息,人们只可远观,不可近扰,这已成为各族群众相延成俗的规矩和意识,在人与动物中形成了一种和谐,平分大自然的秋色。

  来恰克拉克湖旅游,你将会有一种新的感受。它不象姊妹湖的贞洁和平静,也不象布伦库勒湖的纯自然。它的身旁不仅耸立着冰山和雪峰,也矗立着高大的烟囱。现代文明为这里增添了生机和活力,也为这里的旅游事业增添了独特的风景和风貌。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