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
时间:2014-10-13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

生活中枝条编制用品无处不在(资料片)

  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是维吾尔族人民的优秀手工技艺,随着时光的流逝,在服务生产、方便生活的同时,枝条编制技术也得到不断提高和完善,倾注了维吾尔族人民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体现了劳动群众的创造智慧,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成为一项被世人关注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每到旅游季节,吐鲁番市葡萄乡拜什买里村农民吐尔逊的手工编制工艺品总能受到人们的青睐。人们对这些构思巧妙、编制精美的工艺品爱不释手,忙得吐尔逊和女儿团团转。

  吐尔逊的摊位上摆满了用桑条、柳条、榆树条编制的各种生活用品和工艺品,葡萄干存放筐、花瓶筐、啤酒筐、葫芦等造型的工艺品琳琅满目。

  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是维吾尔族人民的优秀手工技艺,生活在吐鲁番盆地的维吾尔族人民在过去的岁月里,一直就有用枝条编制生活用品的习惯。

  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已经有3000多年的历史,在许多出土古墓葬中都发现了吐鲁番枝条编制的物品。春日的一天,我们驱车来到葡萄乡拜什买里村农民吐尔逊的家里,见到了这位枝条编制工艺第六代传人。

  吐尔逊年近六旬,一双青筋暴起的大手十分粗糙。可是,一根根树枝条在他的手里就像变魔术似地上下飞舞,使人眼花缭乱。十几分钟后,一件精美的柳条花瓶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吐尔逊给我们讲起了枝条编制的历史。他说他的先辈开始用枝条编制是在18世纪,先辈名叫克吾尔阿洪,也是一位远近闻名的能工巧匠。到如今已经传了300多年,他是第六代传人。

  吐尔逊说,他们家族中每一代都有几个编制枝条特别出色的人,而且每一代都有新的品种传承下来,从没间断过。他感谢祖先留下来的这门手艺,让他们这些后人有了吃饭的本领。

  如今,吐尔逊的儿子已经完全掌握了父亲的枝条编制技艺,在吐鲁番一带也成了有名的匠人,周围也有一批崇拜者。就连吐尔逊的女儿也跟他学习枝条编制的技艺,成了为数不多的女匠人。

  吐尔逊一家人根据市场需求,对枝条编制品进行了大胆的创新,使其样式新颖、造型优美,具有实用和观赏价值,深受客商赞赏,现在他们准备扩大经营,不久前还申请了专利。

  我们看到老人充满自信的笑脸,再次祝贺他的事业发扬光大。他哈哈一笑说:“麻大(问题)的没有,我们的技术嘛没说的,祖传的宝贝是个好东西!”

  吐鲁番枝条编制产品大都是平常最实用的物件,最常见的莫过于夏季装葡萄的提筐,在吐鲁番这样的提筐堆成了小山,但是算不上好的技艺,吐鲁番的维吾尔族人都会编制这样简单的筐子,但就是这不起眼的柳条筐,造就了吐鲁番枝条编制今天的历史。

  走进吐鲁番维吾尔族人家,看到的都是枝条编制器物:桌子上的果盘,书架上的葫芦,厨房里盛放馕的箩筐,院子里筛粮食的簸箕等等,都是吐鲁番常见的枝条编制品。

  没有这些枝条编制品,恐怕人们会失去许多生活的乐趣和方便,传承了几千年的枝条编制技艺,正是因为它的实用价值才有了今天的辉煌。

  每年的4月到10月,就能看到吐鲁番的编制者们赶着毛驴车,手里拿着镰刀去田间地头或戈壁沙漠中采集榆树、红柳、桑树、柳树等树木的枝条,然后将各种枝条按长短、粗细分别存放。

  首先要将枝条剥去外皮,露出光滑洁白的枝干,在水中浸泡三四天后捞出阴干,这样是为了让枝条更加柔韧,保持编制物品的最佳效果。然后再根据器物的大小和用途,选用这些枝条。

  要想制作出令人叫绝的枝条工艺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去大多数匠人都延续传统的设计方法和技巧,讲究的是实惠耐用。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使用者不再满足于基本的结实和实用,对美观和情趣的要求日益提高,这就给枝条编制工匠提出了新的目标和要求。

  由于材质的限制,枝条编制不可能随心所欲,但也有基本方法。其一,是在经干之间穿进突出的平织法。

  其二是麻花织法,这是一种要求比较高的编制技艺,主要用于器物的边缘,编制的图形可以根据编制匠人的技术来决定,图形有菱形、波浪形、椭圆形等。

  通过这些技巧和图案的巧妙搭配,能使自然生长、司空见惯的枝条,在编制者手里摇身一变成为具有民族特色和文化内涵的精美工艺品。

  枝条编制技艺在过去的岁月里,广泛应用于吐鲁番人民的生产和生活中,已经成为当地人民各个方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沿用至今的枝条编制技艺是研究我国民族历史、文化,以及习俗的重要渠道,所以保护这门手工技艺,让其独有的文化价值造福后代,势在必行。

  让人振奋的是,今年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已被收录在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吐鲁番枝条编制技艺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