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于生活的新疆“马舞”
时间:2014-10-16 | 来源:新疆都市报 | 作者:

  新疆绿洲上,“马舞”的历史悠久而漫长。虽然缺乏文献典籍的记录,但并不能由此否定马舞的可靠性。在库车森木赛姆千佛洞和拜城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上,马舞的图案细腻而完整,这使得有关马舞的传说成为可信。

  既然新疆的壁画上有这样的忠实描摩,那么,中原地区很可能就应该有相应的历史记载,但到底有没有文字相传呢?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本名叫《乐府杂录》的书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这是一本唐代记录音乐歌舞的专门书籍,作者是唐代人,名叫段安节。

  《乐府杂录》在其中的“舞工”条目中记有马舞,并且详细叙述了马舞的表演方式:“身穿彩衣,执鞭,舞蹀燮,蹄应节。”这种形象如果我们还记得一件事情的话,可以发现书中所描写的马舞其实在新疆已经有着明确的物证。

  1960年吐鲁番阿斯塔那古墓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伏羲和女娲像的出土,举世皆惊。然而还有同时出土的唐代泥马俑也让人睁大了眼睛:336号墓出土的彩绘马舞俑栩栩如生,三人一组,两人装扮成一匹马,披上马的装饰形套,一个人顶着马头,双足作为马的前肢,另一个人扮成马的后部,双足作为马的后肢。

  还有一人头戴少数民族尖帽,骑在马背上充当骑手。右手执绳,左手挥鞭,面带笑容,昂首挺胸,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与历史记录不谋而合,这肯定不是巧合了。实际生活中,新疆大地还有马舞的惊鸿之影吗?

  通过专家的艰难考察,“阿特比依”——如今的哈萨克族民间舞蹈进入了专家的视野,这种马舞被哈萨克人称之为“阿特比依”。

  传统的哈萨克族人一直过着逐水草而居、游牧迁徙的生活,马是牧人亲密而重要的生活伙伴,哈萨克族人几千年来一直视马为忠诚的伙伴,因而在娱乐之中便自然多了以马为题材的舞蹈。

  《舞马倾杯曲》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马舞曲,同样来自于唐人典籍。《通典》、《唐音葵要》对此有着认真的记载。《通典》就说:“太宗贞观末,有裴神符(西域疏勒音乐家),妙解琵琶,初唯作《胜蛮努》、《火凤》、《倾杯乐》三曲,声度清美,太宗悦之。”

  和太宗一样,唐玄宗对马舞也是兴致盎然,《旧唐书音乐志》载:“玄宗在位多年,善乐音。若宴设会,即御勤政楼。即内闲厩引蹀马三十匹,倾杯乐曲,奋首鼓尾,纵横应节,又施三层校床,乘马而上,忭转自如。”

  唐玄宗好斗鸡舞马,所以花样翻新。他经常命令舞马人在场上放三层木板或在大床上,让马在舞马人的指挥下,随着音乐旋转起舞。

  更惊人的是,玄宗选拔了几个力拔山兮的壮士,想欣赏马舞时,便会随意指定一个壮士高举板床,让舞马在斗尺之地跳跃纵横、翩翩起舞。

  大诗人杜甫对此颇不以为然:“斗鸡初赐锦,舞马即登床。”说玄宗的确有些过分了,一个姓贾的小孩子擅长鸡舞,教会鸡跳舞,便被格外恩宠,加官进爵,看个马舞居然挖空心思想到在板床上舞马,真是不可思议。

  维吾尔族民间的马舞,主要模仿马的各种动作形态,舞者身穿马舞服饰,通过舞蹈表现形式来模仿马的各种动作,创造马的生动形象,有些老演员们演得特别投入,他们把马的各种动作模仿得特别精彩。

  一般由两个人来表演,其中一人戴马的摸型道具,模仿马的奔跑动作上场,另外一人手持马鞭紧跟其后,模仿赶马人,配合跳马舞的人表演各种动作。

  音乐开始,演员随着音乐伴奏,模仿马的各种动作,边跳边唱,并根据马的性格特点,编唱与马有关的各类唱词,歌词风趣幽默,唱词变化巧妙。

  其表演动作健康活泼,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和传统色彩,故长期以来深受人们的喜爱,同时马舞还表现了新疆各族人民对生产、劳动及生活的热爱和追求。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