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尔:汉唐古韵的活化石
时间:2014-10-16 | 来源:新疆都市报 | 作者:

  还没下车,就看见了“躲在深闺”的喀纳斯白哈巴村。清晨的曙光照耀在木头屋上,暖暖地笼罩着人的心田,几声犬吠从谁家的小院中传出,滋生出久违的亲切。四周的群山一片青黛,整个小村就像是一幅淡彩的图画,静谧无声……

  活化石苏尔

  会吹苏尔的蒙古族老人已起身了,正站在院里看着羊群。我们的出现让他吃了一惊,但很快惊喜代替了惊讶。仿佛早已得知我们的来意,他笑着说:“你们也是想听苏尔的吧?”

  不等我们的吃惊放到肚子里,他已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细小精致、仿佛笛子一样的乐器。老人得意地看着我们说:“这就是苏尔,我们祖先传下来的。”

  仔细端详苏尔,其实就是一种草笛。和竹笛相比,这种草笛拿到手中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草笛中空,一端有3个圆孔,各种美妙的乐声就是通过这3个孔发出来的。

  老人笑道:“草笛取材于一种蒙古语叫‘扎拉特满达力斯’的草,重量极轻。一代代流传至今,技艺高的人可以用喉脉、声脉、耳脉发出三种不同的音韵。”

  说完,他将苏尔放到唇上,一种如电击般的感受就麻醉了我们的身心,那声音仿佛从遥远天籁徐徐传来。

  一曲奏罢,如梦初醒。苏尔其实早已出现在汉唐诗歌中,它就是在中国古代大名鼎鼎的乐器——“胡笳”。苏尔堪称是中国乐器的活化石。

  笳声伴苏武

  记忆里的这首歌音犹在耳:“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历经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夜在塞上时,听笳声入耳痛心酸。”看来,苏武所在的西汉时代,在西域的匈奴就已吹响了胡笳。

  公元前101年,汉武帝派苏武出塞到匈奴。不料匈奴单于根本不买汉武帝的账,把他关在地牢里。苏武饥寒交迫,渴了饮雪水,饿了吃身上穿的羊皮大衣。

  无奈的单于看苏武还是不肯屈服,于是送他到北海边去牧羊,说:“等公羊能生出小羊了,就让你回去。”

  后来苏武娶了一个胡女,这个善良的胡女擅吹胡笳,看苏武郁郁寡欢的样子,便经常为他吹响胡笳,常常听得苏武泪流满面。

  即使这样,苏武依然每天牧羊时抚弄着朝廷给他的“汉节(古代使者的凭证)”,表示时刻不忘汉朝。就这样,他艰难地熬过了整整19年。

  其间,他的好友名将李陵被迫投降匈奴,奉单于之命前来劝他降匈,苏武不应。

  回到长安的苏武受到了汉武帝的表彰,而郁郁寡欢的李陵最终死在西域,他的子孙跟随他夫人的姓氏“拓跋”成为地道的西域人。

  蔡文姬与《胡笳十八拍》

  三国时期,入主中原的曹操听说好友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蔡文姬(即蔡琰)流落在匈奴,于是派使者到匈奴用千金赎回了已为人妇的文姬。

  回到中原的蔡文姬把自己创作的《胡笳十八拍》献给了曹操。《胡笳十八拍》中有著名诗句:“戎羯逼我兮为室家,将我行兮向天涯……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人多暴猛兮如虺蛇,控弦被甲兮为骄奢……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余兮思无穷……”

  《胡笳十八拍》是指由18首歌曲组合成的声乐套曲,由琴伴唱。全曲共18段,分两大层次,前十几拍主要倾述作者身在胡地对故乡的思恋;后一层次则抒发出作者惜别稚子的隐痛与哀怨。

  文姬移情于声,借用胡笳善于表现思乡的乐声,融入古琴声调之中。因而唐代诗人刘商在《胡笳曲序》中说:“胡人思慕文姬,乃卷芦叶为吹笳,奏哀怨之音,后董生以琴写胡笳声为十八拍。”

  《胡笳十八拍》最后说:“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可知原为笳曲,后经董生之手翻成了琴曲。

  此曲全段都离不开一个“凄”字,后被改编成管子独奏,用管子演奏时那种凄切哀婉的声音直透入人心,高则苍凉凄楚,低则深沉哀怨。

  蔡文姬的《胡笳十八拍》被郭沫若称道为:“是一首自屈原《离骚》以来最值得欣赏的长篇抒情诗。”

  名将演绎天外天

  唐代是西域音乐、服饰、食品风靡中原的又一高峰时期,很多西域的音乐家进入中原,著名的龟兹乐、伊州乐深受欢迎。于阗的尉迟家族不仅是著名的画家家族,也是音乐世传家族。

  《乐府杂录》记载了一个故事:西域乐器胡笳传入中原,在边塞军中风行一时。到唐德宗时,戍边将军尉迟青演奏胡笳名气很大,后进长安当了大官。

  幽州(北京)也有一位艺术家麻奴,演奏胡笳技艺高超。但他居艺高傲,有位将升迁到长安当官的将军临行前大摆宴席,请他演出,他竟然拒绝,可能是嫌“出场费”少了点吧。那将军托人传话:“汝艺未足称道者,殊不知长安尉迟将军冠绝今古!”

  一怒之下,麻奴来到长安暗访尉迟青。在尉迟青必经之处租了房子,专等其路过时演奏胡笳,谁知尉迟青路过闻声毫无表示。

  麻奴干脆假扮仆人,在客厅里吹奏名曲《勒部低》,一直吹到汗流浃背。尉迟青听了说:“何必费力!”接过胡笳,奏得宛如行云流水。

  一曲终了,早已惊呆的麻奴泣而拜服“幸闻天乐,方悟前非。”遂砸碎乐器,终身不复演奏。

  离别白哈巴村时,我又一次望向老人的苏尔。新疆的大地真是神奇,多少像胡笳一样的文化瑰宝深藏民间,为我们保留着远古的声音,保留着祖先们的生活痕迹,让我们依稀闻到他们来自遥远的风雅气息。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