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历史烟尘中的速檀·歪思汗麻扎
时间:2014-10-23 | 来源:伊犁新闻网 | 作者:

速檀·歪思汗寝陵外景

  在阿布热勒山北坡下的伊宁县麻扎乡,有一处占地百亩的陵寝,这里风景宜人、白杨参天,簇拥着几棵百年古榆。远远望去,郁郁葱葱、青翠欲滴。绿树丛中掩映着一座古老的中国亭阁式建筑,皈依伊斯兰教的传奇蒙古汗王速檀·歪思汗据传就葬于此地。

  速檀是阿拉伯文Sultan的音译,意为“君主”或“统治者”。“麻扎”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意思是“圣地”、“圣徒墓”。新疆信仰伊斯兰教各民族所说的“麻扎”,通常泛指坟墓。有些地方历史上的宗教名人或汗王的坟墓常被后人神化,成为具有宗教意义的麻扎和一方信教群众朝拜的圣地。速檀·歪思汗麻扎就是其中闻名遐迩的麻扎之一。

  陵园四周青山环列,一溪碧水横流,绿树掩映,景色秀丽。速檀·歪思汗的寝陵为土木结构的亭阁式建筑。第一、二、三层是方形,第四层呈六角形,历经风雨侵蚀,显得很苍凉;寝顶为拱形,两面窗户为圆形雕棂,窗额用绿色釉砖镶砌,并有阿拉伯文伊斯兰颂辞。底层的流檐由20根木柱支撑,飞檐钸以鸱吻,顶部覆盖琉璃瓦,竖着典型的伊斯兰图案——新月,在蓝天白云衬托下,阳光映耀,熠熠生辉。寝陵北侧20米处另有一处土坟,据传是速檀·歪思汗母亲之墓。陵园内还有南北排列的伊斯兰教徒陵墓。旁边规模宏大的清真寺更增添了这里的宗教色彩和气氛,使整个陵园深邃、幽静、肃穆。

  关于速檀·歪思汗的故事,据《伊宁县县志》和《伊宁县地名志》记载,1418年,成吉思汗的第十一代孙速檀·歪思汗登上蒙兀尔斯坦的王位。不久,他从别失八里西徙伊犁河流域,更号为亦力把里王。亦力把里是当时新疆的地方政权,向明朝纳贡称臣,自称为“地面”。歪思汗就位时,明朝政府还派使臣赐给歪思汗弓刀、甲胄、文绮及彩帛。歪思汗也是一个忠实的穆门子弟,伊斯兰史家称他“对宗教非常热忱,而且英武过人”。1428年,歪思汗在伊塞克湖作战身亡,归葬伊犁。据传,歪思汗死后葬于博尔博松河滨,后人为了纪念他,于1876年重建此墓。

  如今看护寝陵的人名叫克里木,他已经守护陵园十四年之久。在他的印象中,每年到麻扎来朝拜和游玩的人都有三五千。在夏秋收割前后的农闲时期,通往麻扎的道路上人声喧闹、摩肩接踵、车水马龙、川流不息。朝拜的人有的举家前往,有的独身路行,有的结伴同去。善男信女,幼童老妪,或乘车,或策马,或骑驴,或步行,风尘仆仆,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朝拜高峰时,麻扎周围人山人海。朝拜的人群面对麻扎跪拜匍匐,“安拉乎”低沉而宏大的祈祷声此起彼伏,每一个祈求者都以自己的虔诚向麻扎倾诉内心的祝愿。或祈求消灾避祸、晚景平安,或祈求夫妻和睦、多子多福,或祈求风调雨顺、富贵发财,有的还声泪俱下,向麻扎倾泻积郁在心头的种种哀怨。朝拜者以各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虔诚:有的供献祭品,把祭祀用的牺牲的皮、头、角、尾一起挂在木杆上;有的插树枝;求子养女的妇女们在麻扎周围一切可以栓挂的地方绑上碎皮条或红红绿绿的碎布条;有的在树上插钢针;还有求麻扎对仇人报复者,则把自己的诉状挂在麻扎的附属物上……

  朝拜麻扎是新疆部分穆斯林的独特宗教习俗。所谓麻扎朝拜,就是祈求圣地和圣灵保佑,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按伊斯兰教的基本教义,是反对偶像崇拜,不准朝拜麻扎。据说,朝拜麻扎是伊斯兰教形成教派以后,由什叶派倡导而形成的。新疆的麻扎朝拜又是在中亚地区的苏非派——依禅势力渗入新疆之后发展起来的。伊犁最早被朝拜的麻扎是吐虎鲁克·铁木尔汗麻扎及其附近的小麻扎。到了清代中期,伊犁的维吾尔族人大量增加,这种朝拜之风有了大的发展。特别是嘉庆年间,清政府实行开放的宗教政策,提倡修建庙宇祠堂,无形中促进了朝拜麻扎之风。伊宁县的速檀·歪思汗麻扎就是此时开始闻名的。当时,今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西部的洪那海麻扎、东部的察布查尔麻扎和霍城县的吐虎鲁克·铁木尔汗麻扎都是穆斯林朝拜的圣地。此后,一些宗教上层人士或当地重要人物逝世,也都修建陵墓,也都成了朝拜的对象。所以,几乎古老的维吾尔族村庄附近都有这种陵墓——麻扎。

  据克里木说,在1876年寝陵重修时,工匠们打开过速檀·歪思汗母亲的墓,发现在地下5米深处还有一个地下室,布局与维吾尔族民居无异。

  据伊犁史家赖洪波先生考证,速檀·歪思汗麻扎的现存建筑在1876年重修,当时由维里内依等教友捐资,聘请内地汉族工匠所造。1985年,因年久失修,主楼第二至四层木结构塌落。当时的地区文管所在1989年对该麻扎率先实行了“四有”保护,请来陕西咸阳古建筑艺术公司对其进行全面维修,整个维修过程持续近五年,终使麻扎恢复原貌。

  据记者了解,历史上对速檀·歪思汗的记载并不多,在地方史书和地方史家的记载中,关于速檀·歪思汗的故事大多冠以“据传”、“相传”等不确定词语。据研究伊犁地方历史的业内人士称,这主要是由于伊犁历史上政权变动频繁,再加上游牧民族的文化特性,使得许多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都在口口相传的古老形式中丧失殆尽,以至于像速檀·歪思汗这样的历史人物的生平记载在久远的岁月中被历史的烟尘渐渐隐没。要寻回速檀·歪思汗的真实记忆,还有待于史家的努力,更要等待命运的机缘。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