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斡尔族的捕鱼活动
时间:2014-10-08 | 来源:新华社 | 作者:

  踏着光滑冰面 追赶冰下游鱼

  达斡尔族历来傍江河而居,渔业是他们传统的生产方式。在达斡尔族居住地的江河流域,盛产几十种鱼,达斡尔人熟悉鱼的生活习性。前不久,内蒙古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所长毅松调研发现,达斡尔族在冬季也有渔业活动,他们的穿冰叉鱼、守棚叉鱼、凿冰围网等捕鱼方法独具特色。

  透过冰层能看清冰下鱼

  达斡尔语称穿冰叉鱼为“锦里日莫贝”,是初冬时节有趣的捕鱼活动。

  在天气晴朗的初冬早晨,透过江河湖泊上二指厚的冰层,能看清冰下的游鱼。这时候,达斡尔族人就成群结队地去叉鱼。穿冰叉鱼的鱼叉比夏季用的鱼叉略粗,杆长3米左右。

  当人们踩上冰面,水中的鱼儿开始惊慌乱逃。狗鱼贴着冰层左右乱窜,其他鱼则向岸边游去。叉鱼者踏着光滑的冰面,追赶薄冰下的游鱼,瞧准机会,举叉刺去,鱼叉穿透冰面,叉中水里的鱼。

  接着,叉鱼人取下别在腰带上的短斧,敲破冰面,把鱼取出。有时为了追叉逃窜的狗鱼,叉鱼人在冰面上左堵右截,跑上一里多路程才能叉到它。游到岸边的鱼往往被夹在冰层下面,这时候,人们就直接用斧子或木槌破冰,鱼便随着水一起涌出冰面。

  年轻人持叉追鱼,小孩们拉着带有小筐的爬犁跟着捡鱼。运气好时,一次一个人能叉十多斤鱼。一天之中,只有早晨和上午的冰才能托住人体重量。随着严冬的到来,冰层加厚,就不能再穿冰叉鱼了。

  设在冰眼上的“布日阔”

  达斡尔语称守棚叉鱼为“布日阔·扫贝”,这是农历正月过后在较深江河中的捕鱼方法。“布日阔”是在冰上用柳杆和苫房草搭的棚子,棚子内用“玛那”(冰穿子)凿出约60厘米直径的冰眼。

  在冰眼上搭“布日阔”,目的是遮住日光,看清水中游鱼。冰眼两侧再凿数个小一点的冰眼,每隔半尺插入一根柳杆,形成一条狭窄的通道,像栅栏一样拦住鱼的去路,使鱼从棚下的冰眼处游过。这时,鱼儿成群游过冰眼,少则一两条,多时十几条。叉鱼者看准游鱼,用带有5个刺的长竿鱼叉叉鱼。河里有鲤鱼、狗鱼、敖花鱼、胖头鱼、鲟鱼、大鲇鱼等,有时能叉到20来斤重的大鱼。

  夜幕降临,人们点燃火把,一个人守一个“布日阔”,鱼多时得两个人才忙得过来。

  叉鱼人浑身是水很快结冰

  凿冰围网捕鱼,是冬季里的大型捕鱼活动。每到这个时候,达斡尔族村里会组织二三十人的捕鱼队。由经验丰富的长者担任“阿围达”,即捕鱼队首领。

  到达渔场后,阿围达首先勘查鱼的群栖水域,用“得戈”(铁钩子)在冰上划出凿冰眼的位置,每打一个冰眼,就量一下水深。一般从江岸附近冰下水深过膝处开始凿眼,冰眼直径1.5米左右,每隔十来步就凿一个冰眼。这些冰眼组成横拦江面的椭圆形圈子。

  下网时,用一根长木杆拴网绳,从近岸处的入网口冰眼依次穿到每一个冰眼,每隔三个冰眼拉成一次网,最后把两个网头汇集在收网口,这样就围住了江中的鱼,收网口设在江河有浅滩的一侧。过去,达斡尔人编织的网最大的长达10米、宽超过4米。

  收网时,阿围达一声令下,人们排成两行,手握网纲往外拉网。大小各异的鱼被圈集聚在三四米直径的收网口,上下翻跃,欲挣脱。

  这时,几个人用长竿钩子把鱼挑钩出水面。鱼在跳,钩在挑,水花飞溅,人声欢笑,不一会儿叉鱼人就浑身是水,很快结成冰,冰块在身上嚓嚓作响。

  江岸上燃起了篝火,叉鱼人轮换着烤火烘干衣袍,再跑回去叉鱼。坐在篝火旁休息的人们吃着喷香的烤鱼,饮酒暖身,并高唱“扎恩达勒”歌调,一派繁忙热闹而又壮观的丰收景象。

  每年农历四月定为禁渔期

  一次较大的集体凿冰围网捕鱼活动,从清晨鸡叫前就开始凿冰眼,一直到半夜才收完网。有时从黄昏开始起网,要到第二天天亮才能收完。鱼多时,一次捕到的鱼能装五六十辆大轱辘车。

  毅松介绍,达斡尔族的渔业是取之于自然水域鱼类的捕捞型渔业。为了保持渔业资源的永续利用,达斡尔人把每年农历四月定为禁渔期,人们会自觉遵守规定,不从事捕鱼活动。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