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盛世才:使新疆完整归入中华民国
时间:2015-07-21 | 来源:羊城晚报 | 作者:

  

盛世才

  1930年,雄心勃勃不甘人下的盛世才在南京屈就参谋本部第一厅第三科上校科长,投闲置散,百无聊赖。老上司朱绍良曾保举他破格晋升少将,但参谋总长朱培德没有点头。朱培德是循规蹈矩的老派军人,对来路和做派都别具一格的盛世才并不特别欣赏和看好。

  盛世才字晋庸,辽宁开原人。早年曾在上海中国公学专门部攻读政治经济学,与名报人张季鸾结下师生之谊。1917年,得亲友帮助,东渡扶桑,到东京明治大学留学,接触到一些马列主义理论。归国后,盛世才弃文从武,进入云南讲武堂(广东)韶关分校第二期步兵科学习,并与以粤赣湘边防督办身份兼任该校校长的党国元老李根源建立起密切的私人关系。盛毕业后,经李根源介绍,回东北在奉军第八旅郭松龄部发展,得到郭的青睐。依照郭松龄的旨意,盛停妻再娶,与郭的外甥女邱毓芳结成秦晋之好。1923年,经郭推荐,张作霖保送盛世才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邱毓芳同行,入东京女子大学习家政。盛世才主政新疆后,邱毓芳风头强劲,有“新疆的宋美龄”之称。顺便说一句,有名的新疆伊犁特克斯八卦城,最初便是由邱毓芳的父亲邱宗浚(时任伊犁屯垦使兼守备司令)主持规划营造的。

  1925年12月,郭松龄发动滦州兵变,联冯(玉祥)叛奉,讨伐张作霖。盛世才奉命回国参与。终因人谋不臧,郭松龄兵败身死林长民也因此横死,著名才女林徽因遂遭遇了丧父之恸。盛受郭牵累,被取消公费,学籍几乎不保。但他是一个有办法的人,转而凭借孙传芳、冯玉祥、蒋介石等头面人物的接济资助,终于履险如夷,完成学业。1927年,盛世才回国,到国民革命军任职。要说,升迁其实也并不算慢。但以盛世才对自己的期许,这样随人俯仰按部就班实在无法忍耐。他决心另谋出路。

  盛世才将目光投向了广袤的边陲。当时,云南省主席龙云正在物色讲武堂教育长人选。国民政府秘书彭昭贤向龙云举荐了盛世才,得到双方认可,入滇成行在即。恰在此时,新疆省主席金树仁派秘书长鲁效祖到沪、宁延揽军事人才,同样经彭昭贤介绍,鲁效祖与盛世才搭上线,双方一拍即合。较诸僻处一隅的云南,浩瀚辽阔的新疆及与之毗邻的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无疑对具有国际视野的“海龟”盛世才更有吸引力。孰料好事多磨,金树仁对盛世才颇怀戒心,回电指示鲁效祖“婉拒”。但鲁效祖认定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而盛世才正是新疆亟需的干才,以去就力争。金树仁不愿偷鸡不成蚀把米,只得勉予同意。1930年秋天,盛世才夫妇与鲁效祖一起乘苏联西伯利亚火车转新疆塔城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

  三年后,盛世才夤缘时会,投机成功,由上校一跃成为陆军中将加上将衔,独揽新疆军政大权,号称“伟大领袖盛督办”。他根据四一二政变后的形势,在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帮助下,制订“六大政策”:即反帝、亲苏、民族平等、和平、清廉、建设,标榜“建设新新疆”。

  盛世才依靠苏联,吹捧斯大林,甚至加入了联共。但在错综复杂波诡云谲的形势下,他依然保持了一定的独立性。盛在莫斯科-延安-重庆之间玩手腕,走钢丝,出尔反尔,翻云覆雨,维持一种动态平衡,多次炮制所谓“阴谋暴动案”,清除了一批批政敌,将大权牢牢攥在掌心。

  1940年11月,斯大林威逼盛世才签订租借锡矿条约。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整个国际国内形势发生剧变……诸多事变接踵而至,迫使盛世才不得不考虑改弦易辙。他决定与苏联和中共决裂,投靠国民政府。

  虽然黄慕松、罗文干先后铩羽而归,此后又国事蜩螗鞭长莫及,但国民政府从来没有放弃完全控制新疆的企图。1941年,吴忠信巡视青海,成功劝说马步芳将河西走廊交给中央军驻防。同年秋,胡宗南派李铁军出任河西警备总司令,进驻甘肃酒泉,随时准备开入新疆。

  1942年7月3日,朱绍良(时任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携带蒋介石给盛世才的一封亲笔信,从兰州飞抵迪化,一下子拉近了新疆当局与国民政府的距离。在当晚的盛大欢迎宴会上,朱长官即兴赋诗:“立马吴山忆旧时,相逢塞外鬓如丝。平生意气期无负,大好河山共护持。”盛督办为之动容。这不是一首普通的叙旧诗。卒章显志,它落笔在民族大义江山一统。以盛世才之精明强干,当然不会看走眼。他在被迫离开新疆前后,一再高自标许的,就是自己是个民族主义者,费尽移山心力,方使新疆版图完整归入中华民国。后来不断有人追究盛氏的罪过,蒋介石直言不讳为之辩护开脱:“某同志昨天在会上述及盛晋庸同志在新省主政时惨杀民众一事。诸位同志,要知道新疆省在我国西北边陲,其面积十五倍于浙省,自民国成立以来,中央与该省之联系似断似续,无权过问,盛同志卒能运用其力,将新省奉献于中央,功在党国。诸位同志,要明了此旨,顾念大体,勿再责难往事……”

  盛世才终得善终。蒋介石也实现了“中必为吾弟负责”的政治承诺。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