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笔作枪的斗士杜别克
时间:2014-10-13 | 来源:新华网 | 作者:
  在三区革命时期,塔城出了一个名叫杜别克·奴尔塔扎·夏勒恒巴也夫的哈萨克族年轻人,他勇于斗争,具有为理想而献身的崇高精神。所不同的是,别人大都以刀枪与敌人搏斗,而他却是以笔为武器,宣传革命,揭露国民党的腐朽统治,颂扬美好事物,成为哈萨克族人心目中的英雄。至今,塔城仍流传着他英勇斗争的事迹。

  杜别克原名吐斯甫别克,1920年出生于巴尔鲁克山北部察汗托海(今裕民县境内)曼毕特部落的一个牧民家庭里。自幼在家乡的一所汉族小学读书,因聪明好学,受到老师的喜爱。1937年冬,杜别克凭着优良的学习成绩,考入乌鲁木齐蒙哈学校读书。在学校,他刻苦勤奋、虚心好学、两年后又考入当时新疆的最高学府——新疆学院汉语系学习,成为这个学校的第一个哈萨克族学生。

  当时新疆学院教师中有一大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校园中处处洋溢着一种浓郁的革命气氛。带着美好的向往步入其中,杜别克立刻被吸引了,他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心灵的自由和畅快。他积极主动地和老师接近,向他们讨教不明白的问题,探讨人生的真义。在革命者的影响熏陶下,杜别克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汉文版本的马克思主义著作,从而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思想上产生了巨大的飞跃。他开始积极参加社会工作,不久又参加了学校革命青年组织的地下活动,利用各种机会传播革命思想。由于杜别克出色的表现,他渐渐成了引人注目的人物,陈潭秋、毛泽民都曾与他谈过话,这些著名共产党人的亲切教诲,对杜别克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从此以后,他更加努力地学习和工作,逐渐成了中国共产党在新疆学院开展统一战线工作的骨干。

  由于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才干,杜别克受到党的充分信任,担任了党在学校办的《反帝统一战线》(维吾尔文)杂志社的总编辑。杂志的第一期上,发表了他《历史唯物主义的应用》一文,表明他已开始用唯物主义史观分析和解决现实中的问题。从此,杜别克以笔为枪,在《新疆日报》、《人民之声报》等报刊上连续发表文章,用以批判揭露侵略者或统治阶级的残酷和虚伪,赞美劳动人民的善良和智慧。如他写的《贫困学生的命运》、《爱情之悲》、《人民意见是真理》、《对M诗词的批评》等文章,在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1940年他发表的《论哈语问题》、《文学与任务》,对哈萨克文学语言的规范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1941年发表的《论苏德十年协议》,淋漓尽致地揭露了希特勒的侵略嘴脸。

  杜别克的革命活动及一系列文章中所透露出来的鲜明观点,激怒了反动当局。1942年他被关进监狱,1945年被保释出狱,回塔城养病。一回塔城,杜别克又立即投入到工作之中,他积极组织进步青年参加革命活动,与此同时,他还夜以继日地进行翻译工作,将《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解释》、《论历史唯物主义教育》等汉文书籍译成哈萨克文,用以指导和教育进步组织中的青年们。1945年5月,他因受命策反塔城县警察局长卡斯甫拜未成而再一次被捕,在狱中,他坚贞不屈,继续同敌人进行斗争,直到三区革命军占领塔城,才重获自由。

  杜别克出狱后,致力于三区革命政权的行政工作,先后担任塔城专署社会科主任,塔城专区革命青年组织副主任,《人民之声报》、《革命青年》杂志责任编辑等职。1945年9月,当南疆著名维吾尔诗人穆塔黎甫被国民党杀害时,他发表了《永远记住》一文,揭露了统治者的反动本性。1946年,三区临时政府与国民党政府进行和谈时,他还写了《谈判吗?还是反动?》,揭露了国民党统治者破坏和谈的阴谋。为了宣传革命,他积极帮助塔城文艺团体改编演出《也尔塔尔恒》、《克孜克别克》、《羞花》、《哈力哈曼与马木尔》、《莫勒克与克别克》、《哎哟,我的亲家》、《青年小伙子》等话剧,还创作了话剧《喀斯克尔拜》,揭露封建买卖婚姻,宣传婚姻自由。这些话剧上演后,受到群众热烈欢迎,社会反响极大。

  长期的监狱生活,严重损害了杜别克的健康。1947年,他的病情恶化,终因医治无效,与世长辞,年仅27岁,遗体安葬在塔城北郊加吾尔塔木。

  杜别克的一生非常短暂,但在哲学、文学、艺术、翻译等领域都做出了骄人的成绩,他还是塔城哈萨克族人中最早接受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人,他是塔城哈萨克族人的骄傲。

  故乡人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位英年早逝的革命者,为了纪念他,1985年6月,塔城市人民政府将他生前居住过的街命名为“杜别克街”。塔城地区还成立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哈萨克群众文艺团体——“杜别克演出队”。塔城市的标志——矗立在塔城文化广场的大型雕塑——骑马的英雄,其原型就是杜别克。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