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老人忆“西部歌王”王洛宾
时间:2014-10-13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于兮
  “人生如白驹过隙。”今年100岁的董破晓老人对这句话体悟最深。

  这位毕业于延安抗大,至今仍思维非常清晰的老牌知识分子,清寂地居于新疆大学家属区一套楼房内。读书看报,操弄学术,每天在完成一系列的文化研习后,他最静谧的时光是在如水的记忆中度过的。他回忆当年参加革命时如火如荼的岁月,回忆娶妻生子后的人生天伦之乐,回忆与故交熟识的一次次畅谈往来……这其中,与“西部歌王”王洛宾私交甚笃的一些美好往事,是所有追忆中他最愿意回忆的。昔人已乘黄鹤去,遥远的歌声不断在心中回响,他的眼眶常常不由自主地湿润。

  这是秋高气爽的9月,在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有幸与百岁老者董破晓相见,并聆听了一些他与王洛宾的趣事。

  上个世纪80年代初,董破晓与陈方伯、王孟扬、杨竹夫等人成立了新疆汉字研究会。一天,在王孟扬家,王洛宾来了,自此二人结识。因为喜欢王洛宾豪爽义气的性格,渐渐地,两人熟络开来。经常是,王洛宾与王孟扬来到董破晓家,他的老伴盛燕飞弄上两盘菜端上来,几个大老爷们就开怀痛饮起来。酒到兴浓,王洛宾就会引吭高歌。“他唱得最多的歌是《高高的白杨》。”董破晓说,王洛宾酒量异常了得,似乎特别贪杯,可不管走到哪里喝酒,都没见他醉过。相反,他越是喝酒,越是能够唱得响亮。

  在董破晓老人的记忆中,王洛宾那时虽然声名鹊起,但没有一点架子。他热情、谦虚,十分乐意广交朋友。许多人都知道他和董破晓老人相熟,都怀着敬慕之情想邀请他去家里坐坐。他呢,就对董破晓说:“好,人家喜欢我,我不能不给面子。”瞅着机会,王洛宾说好时间去赴约,说到做到,从没有失约过。

  董破晓老人一生致力于汉字问题研究。改革开放后,他写了一篇文章《汉字简化目前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拿给王洛宾看。原本以为王洛宾不会当回事,谁知对方却说:“我同意你文章中的观点和意见!”随后,王洛宾仔细琢磨了董破晓文章中所述的问题,一天郑重其事地对董破晓说:“你把你的研究方案给我吧,我是政协委员,过两天就要开政协会议,我把你的文章作为提案整理后提交上去,看能不能有所收效?”

  过了个把月光景,一天,王洛宾兴冲冲地拿着中国文改会的红头文件来找董破晓。“有了答复了。”他脸色红彤彤的,似乎为自己的声音得到回应而兴奋。两人聚在灯光下,一字一顿地读那红头文件。只见开头写着:“你区王洛宾委员关于《汉字简化目前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的提案,国务院办公厅已转给我们处理,现将我们研究的意见答复如下,由于历史原因,香港等地仍用繁体字,各地部分单位及少数人,受这方面影响,恢复使用繁体字,造成社会用字的混乱现象,这是不正常的,这个问题将会在用字规范化过程中逐步予以解决。”“当时我们两个人为这事又情绪激动起来,王洛宾说,国家正在走上正轨,符合要求的正当意见,国家都会予以重视。我要多写歌,谱好歌,为这个社会传递更多真善美的声音。”董破晓老人复述这段往事时,特别激动。他辽远的眼光中,仿佛又闪现出王洛宾神采飞扬的形象。那晚,两人对酒当歌,直至深夜。

  因为都有曲折艰难的人生经历,熟识后,董破晓与王洛宾感到特别投缘。每逢过年,王洛宾常常来董破晓家拜年畅饮。对方若有一瓶如茅台之类的好酒,也必定留着与董破晓分享。因见王洛宾形单影只,缺少女人的照料,关系到一定程度之后,董破晓起了给王洛宾介绍对象的念头。在征得王洛宾的同意后,董破晓开始行动了。

  那是1982年的一天,董破晓为王洛宾介绍了一位姓郭的女性。见面的那天,是在董破晓一位朋友家里。相互交流后,董破晓询问王洛宾:“感觉怎么样,合适吗?”王洛宾憨厚地回答:“我基本没怎么说话,都是她在说话,我想说话,可根本插不上嘴。”董破晓又叮咛那位女同志,再和大音乐家沟通沟通。

  那天见面后,董破晓再次追问王洛宾:“印象到底怎么样?下回见面约在什么地方了?”王洛宾回答说:“我可能不适合这样的女人,她喜闹不喜静,和她结合,她可能影响我的工作,我会受不了的。”深深地考虑了片刻,他复又下狠心地说:“算了,不行,没有必要再见面了,你可千万别张罗我们见面了。”

  这之后又过了几年,董破晓又热心地为王洛宾介绍了一位姓李的女性。一天,在王洛宾住处正式引见之后,两人坐着谈了三个小时。其间,这位李女士看了王洛宾所有的影集,也感到了王洛宾不是寻常男子,她表现出了很深的崇拜之情。王洛宾也感谢她对他许多歌曲的热爱,便送了一本《王洛宾歌曲选》给这位女子。当时天色已晚,王洛宾送女子与董破晓出门返回。谁知道女子分外热情,走了没多久,硬是动员董破晓折回身,买了果蔬重又返回王洛宾的住处,为王洛宾做了一顿拌面。王洛宾不是个善于拒绝人家热情的人,那晚好不容易请董破晓将李姓女子送回。过了几天,他对董破晓说:“女子贤惠是贤惠,估计也不适应我,我对吃食不讲究,吃饭有食堂,不需要人家伺候,我想找一个懂点音乐的,能帮助我整理整理资料。”

  两次未介绍成功,董破晓十分焦急,王洛宾看出了他这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心思,一天十分歉意地对他说:“老董,我这辈子经历的事情太多,也独处惯了,谢谢你的好意,以后就千万别为我这个糟老头子费心了,一切随缘吧。”

  往事历历。如今乐师乘鹤去,董破晓只能在遥想的时光中哀思寄歌王。结束采访时,他轻轻哼起了那首 《在那遥远的地方》,那歌声如醉如痴,如梦如幻……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