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守四十余年的西域三“飞地”将士
时间:2014-10-13 | 来源:今日新疆 | 作者:魏然 夏伐

 

  公元七、八世纪时,结成奴隶主军事联盟的吐蕃王朝,为了掠夺更多的财富与奴隶,向西域发动了大规模扩张疆土的战争。此时,西突厥汗国失败后,也以新兴的吐蕃王朝为后盾,借以摆脱唐王朝的控制,二者气味相投,结成反唐同盟。

  包括龟兹在内的安西四镇,自汉代以来就已归入中国版图。在龟兹决战胜利后,唐朝将安西都护府移治龟兹,并升格为安西大都护府,并创立安西四镇及四镇都督府,实行碛西羁縻府州化建置,从而确立对这一地区的政治主权。

  安西大都护府管辖焉耆、龟兹、于阗、疏勒四镇和葱岭以西、波斯以东、阿姆河以南共计20个都督府,在都督府多民族聚居区,设立羁縻府州,即保留当地民族首领的政治地位,保留国王世袭制,并按部落或地区大小,设置府、州、县,任命各民族大小首领担任都护或都督、刺史、县令等官职,作为唐朝命官享受国家固定俸禄,肩负朝廷使命。唐朝大量吸收西域少数民族人士参与政权管理,从基础上加强了民族团结并进一步巩固了对西域的统治。

  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陇右、河西、安西、北庭等西北边地由于抽调大批兵马赴内地勤王,唐朝还征发了西域各国本地军队帮助平叛,边防实力大大削弱,吐蕃便乘虚长驱直入,占领了陇右、河西,纵向切割了唐朝东西疆域,阻断了安西、北庭与内地的交通与一切联系,原来由安西、北庭、河西所组成的军事联防格局被分割成为三座孤岛,天山南北两大都护府成了孤立的“飞地”。

  其间,吐蕃仍不断对唐发动局部进攻,同时企图通过谈判,迫使唐朝重新划定边界,以图窃取我西域大片疆土,同时对“飞地”唐军采取围而不打的方针,不断发动诱降攻势,但西陲三“飞地”将士不为威迫诱降所动,抗蕃守土决心十分坚定。

  大历十一年(公元776年),吐蕃开始进攻河西,瓜州陷落,守将瓜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河西节度留后张铣阵亡。安西与北庭远在碛西,较沙州更为困难。在极其艰危的形势下,唐将士威武不屈,忠贞固守。在此生死存亡关头,安西都护郭昕,北庭都护粟特人曹元忠,都誓死效忠唐朝,依凭本身兵力并结盟回鹘,在吐蕃的军事威胁下,保卫疆土。这两位主将都是永泰年间由唐朝名将郭子仪主持边政时期任命的,两人都有高尚的节操和出色的军事才能。郭昕为郭子仪弟郭幼明之子,他不仅团结四镇汉军,而且依靠臣属唐朝的于阗、龟兹、疏勒、焉耆四国的少数民族将士共同抗敌。唐朝僧人悟空在他的《悟空入竺记》中真实地记录了安西四镇民汉团结、共同守土的感人事迹。

  郭昕在任期间,城池一直固若金汤,一片太平景象。北庭曹元忠依靠本地民汉兵力,多次挫败吐蕃进攻,直到德宗贞元年间,安西、北庭才借道回鹘,恢复了与唐朝之间的联系。唐朝立即派遣中官也取道回鹘来到二庭,嘉奖郭昕、曹元忠二将坚守二庭的战功,称他们“忠义之徒,泣血相守,慎固封略,奉尊朝法,皆侯伯守将,交修共理之所致也”,并加封曹元忠为北庭大都护,郭昕为安西大都护,对守城将士各予加官晋七级和赐予荣誉称号。

  特别值得提到的是于阗王尉迟曜,他对唐王朝始终忠心不二,其兄尉迟胜率军赴难中原,一去不返,作为胞弟,他除了承袭毗沙都督外,唐朝又授予他安西节度副使重任。于阗地邻吐蕃,遭受军事压力最大,当时安西汉军已为数不多,全凭尉迟曜率本国兵马,顶风守土,成为安西大都护府抗蕃斗争的坚强屏障。

  原镇西、北庭行营节度使白孝德统率龟兹兵第一批入关勤王,其族弟白孝节担负起守土抗蕃重任,成为保卫祖国西疆的坚强卫士。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在陷为“飞地”的极端危境下,仍苦守四十余年,忠贞不贰,书写了西域汉族与各少数民族军民反对分裂,共同抗敌,维护祖国统一的光辉历史。在这场反分裂的疆域保卫战中,唐朝北部盟邦回鹘始终给予安西、北庭两大都护府以重大援助,回鹘还派出大相颉于迦斯率兵助唐守卫北庭,回鹘保义可汗等也曾飞兵驰救安西。

  1909年,大谷光瑞探险队对库木吐拉进行掠夺式挖掘,出土了大量古书残卷,还有几份唐代大历年间的借据,其中《杨三娘借钱契约》尤为完整、珍贵。唐大历十六年(公元781年)实际上是建中二年,因安西与内地完全隔绝,不知道唐朝年号已于公元780年改为“建中”,仍袭用大历年号,以“大历十六年”纪时,由此可见当地人民仍将大唐作为自己的祖国,不失对祖国的一片耿耿忠心。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