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赫定:西域探险之父
时间:2014-10-11 | 来源:西域文化网 | 作者:

 

  1865年,斯文·赫定出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斯文·赫定是一个著名的探险家,先后六次到中亚和新疆考察,其中三次进入罗布泊地区。1894—1896年,斯文·赫定在新疆进行了第一次探险考察。1895年4月,他从拉吉里克出发,计划向东穿越沙漠。这是探险史上著名的“死亡之旅”,最终获救于和田河岸边的水塘。后来他沿克里雅河穿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次年4月赫定从南向北走出沙漠,乘独木舟沿塔里木河抵达了罗布人的首府阿不旦。他认出了昆其康伯克,成为罗布泊位置之争的反方代表。第二次,1899年,赫定再次来到塔里木,并做了第一个沿塔里木河漂流的人。1900—1901年,赫定对罗布荒原作了唯一的一次踏勘测量,同年3月28日在阿不都热依木带领下,发现了楼兰古城遗址,使沙漠千年的楼兰文明由此复现人间。楼兰古城是新疆发现的第一次见于史籍的古城,它的再现引起了至今已经历时一个世纪的新疆探险热。第三次是1934年从库尔勒出发,顺孔雀河乘独木舟抵达罗布泊。他和他的同事偶然发现了被称为“楼兰公主”的一具年轻好的干尸。 1935年,斯文·赫定最终离开了新疆探险的实践。通过实地考察,斯文·赫定提出了罗布泊游移的理论,他认为,在四世纪初叶以前,罗布泊在北部,由于堆积作用的发展,河道改变,四世纪初北部的湖泊缩小,消失,而在沙漠南部,则形成了新的湖泊。此后南部湖泊因各种堆积物沉淀抬高,而北部原来干涸的湖盆则因强烈风蚀变凹,结果湖水重新回到北部。他还提出罗布泊以1500年为周期改变其位置的游移理论。无论从哪个角度讲,赫定都比其他的罗布泊探险家更重视罗布人和他们的首领昆其康伯克,这一点无疑是有眼里的。在罗布荒原,赫定始终对实地考察和人文调查并重。

  在喝过池水之后,我干涸的身躯仿佛海绵吸收水分一样,所有的关节开始软化,伸展每一个动作也变得轻松多了。先前,我的皮肤和羊皮纸一样粗糙,喝了水之后逐渐柔软......一股幸福、通体舒畅的感觉涌了上来。“我已经和中国结了婚。”

  他属于那种为数不多的盖棺而未能论定的杰出人物。当他去世时,人们不能不说他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业绩:近乎无法理解的工作能力,独一无二的奋斗方向,明确的目的、力量和决心。他选择了意志和工作作为行动口号。

  一、少年立志,走上探险道路

  斯文·赫定(Sven Ahders Hedin,1865-1952),1865年出生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当时正是为19世纪地理大发现的热浪所吞没的时代。西方地理学界,也许可以说是整个知识界已向地图中的空白点宣战,征服极地的船队一支支驶出港湾,单枪匹马的无名之辈,因为测绘了一条热带雨林中的河流或标明某个处女峰的海拔高度可以一夜间扬名天下。呼吸领略了这样的氛围,使赫定对未知世界有一种执著的迷恋。

  在1880年4月24日,16岁的赫定目睹了斯德哥尔摩张灯结彩,欢迎北冰洋探险家诺登舍尔德率领的极地探险船"维加号"凯旋而归的场面,暗自立定志向,"有朝一日,我也要像这样衣锦荣归"。从此,赫定以北极为奋斗的目标。

  中学毕业后,赫定经校长介绍前往俄国巴库担任家庭教师。途中,他对亚洲迷人的自然景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次年,赫定游历了波斯西部的名城大刹,参观了两河流域古代巴比伦时期的遗址,从此与亚洲结下了不解之缘。5个月的游历生活,是赫定成为著名的中亚探险家的一个契机。正如他所言:"命运之神引导我走向亚洲大道,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年少时到北极探险的梦想已经逐渐淡去,从那一刻起,亚洲这片地球上幅员最辽阔的陆地所散发出最令人着迷的力量,显然主宰了我往后的生命。" 其间他还学会了鞑靼语和波斯语,这也为他日后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1886年回国后,赫定决定去学习那些对于他的终身事业很有必要的技能,便进入斯德哥尔摩大学,学习了地质学、物理学和动物学。毕业后又进入柏林大学,师从著名地理学家、"丝绸之路"名称的首创者李希霍芬教授学习地理学,同时也向其他教授学习历史地理学和古生物学。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