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尔汉:维护祖国统一
时间:2014-10-11 | 来源:今日新疆 | 作者:
  包尔汉(1894—1989年),祖籍阿克苏,是一位著名的维吾尔族政治家和学者。他一生为维护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大团结而不懈努力,深受各族人民的尊重和爱戴。

  1894年,包尔汉出生在俄国喀山省铁什县一个偏僻的小村子里。少年时,因家里贫穷,他投靠舅父才读了两年书,后来就去当了学徒和店员。

   1912年,包尔汉独自回到他的祖辈们日夜思念的祖国,在迪化一家由俄国资本家开的“天兴洋行”当店员,后任会计。1920年,因他能熟练地运用维、俄、汉三种语言,又懂经济商务,被选进新疆省政府工作,先后当过马厂管理委员会委员,汽车公司委员兼司机学校校长。多年坎坷的生活,使他看到了官僚、财主们对劳苦群众的残酷压迫和剥削,看到了祖国各民族的深重灾难,使他开始考虑拯救祖国和民族之路。特别是苏联十月革命的影响,使他心中逐渐产生了一种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和对人类未来的信心。

  1929年,包尔汉因公到德国柏林,后入柏林大学政治经济系学习。他利用离职读书的机会,开始比较系统地学习马列主义理论。这对他以后的思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1933年,包尔汉回国后,先后任阿山宣慰使、新疆裕新土产公司总经理。1937年,他被当时伪装进步的盛世才政府派往苏联,任驻斋桑领事馆领事。可是在第二年就被召回国,并遭逮捕入狱,直到1944年才被释放。1946年7月,新疆省联合政府成立,包尔汉任联合政府副主席兼新疆学院院长。1949年初,他又任新疆省政府主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组织新疆各族进步人士为新疆和平解放积极进行准备工作,并为此作了重要的贡献。

  长期的工作和斗争实践使包尔汉深刻认识到,要使新疆各民族人民都获得解放,必须坚持各民族的大团结,必须坚持国家的统一。为此,他同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分子展开了激烈的斗争。1933年11月,英帝国主义通过沙比提大毛拉在喀什拼凑了一个“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宣布“独立”。对此,他愤怒地批驳道:所谓“独立”,其实都是帝国主义的阴谋,要求全疆各族群众决不要上当受骗。

  1948年6月,包尔汉从南京回到乌鲁木齐。民族分裂分子伊敏利用自己在新疆学院教授历史之便,随意篡改历史,毒害广大青年。对此,包尔汉针锋相对,进行坚决的斗争。他在学院全体师生大会上痛斥说:“新疆两千多年以来就是中国的一个组成部分。新疆不是一个民族的新疆,而是各民族的新疆。正如中国不是一个民族的中国,而是各民族的中国一样,如果说新疆只有维吾尔族一个民族的话,在新疆范围来说就是犯了大民族主义的错误;在全国范围来说,就犯了地方民族主义即狭隘民族主义的错误”。

  1949年初,包尔汉就任新疆省主席。他在《告全疆民众书》里再次严正指出:“凡是反对国家统一的,就是破坏和平,我们就认为他是反动”。“凡是反对民族团结的,就是破坏和平,我们就认为他是反动”。他号召“全疆各族同胞要统一,要团结”,“绝对不容许反动的宣传与活动”。

  包尔汉不但在政治上、思想上反对分裂祖国统一,同民族分裂分子进行坚决斗争,而且时时处处做好各民族团结的工作。他曾多次受命奔赴各地,处理各种具体问题。当时分裂分子四处散布谣言,利用宗教,煽动民族仇杀。包尔汉每到一处,总是说明事实真相,揭露分裂分子的谎言,努力消除各民族之间的隔阂,使他们团结起来。他甚至还利用文艺宣传这种形式,歌颂各民族团结战斗的事迹,1942年,包尔汉在狱中曾写了剧本《火焰山的怒吼》(原名《战斗中血的友谊》)。它热情讴歌了吐鲁番维吾尔族、汉族等各族人民团结互助、共同反对民族分裂的真实感人事迹。

  1949年4月2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强渡长江,4月23日占领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统治的覆灭。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解放西安,8月解放兰州。9月15日,中共代表邓力群抵达乌鲁木齐。包尔汉热情地接待了邓力群,安排他住在自己的家里,并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与陶峙岳、屈武等人一起,挫败了顽固派马呈祥、叶成等人的暴乱阴谋,于9月26日率新疆省政府成员通电起义,为新疆的和平解放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

  解放以后,包尔汉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历任新疆省人民政府主席、自治区政协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主任等职。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他为维护民族团结,加强和巩固祖国统一继续努力工作。他鲜明的政治立场和正确的学术观点,不仅得到了我国学术界的高度评价,也得到了全国各族人民的赞同和尊重。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