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第一美人——伊帕尔罕
时间:2014-10-11 | 来源:亚心网 | 作者:南子
她是乾隆的宠妃,生于1734年。维吾尔族,世居叶尔羌河流域。是文艺作品中描述的遍体生香的——香妃。其实,她有没有名字,是否又被人称作伊帕尔罕、容妃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和古老的喀什一起诞生了。她先是一个浑身散发出异香的少女,后来又长成一个眉头紧锁的深患思乡病的妇人。当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沙枣花的香气隔着久远的年代吹来的时候,我凭借一些古老的野史、传说及绘画认出了她。

  她让我感到陌生。有时又令我熟悉。

  据比较可靠的历史记载,香妃1734年生于阿帕霍加家族,她的祖辈是南疆一带伊斯兰教的百山派的首领人物。

  1755年,清定北将军派香妃的哥哥图尔地去收复喀什噶尔。香妃(伊帕尔罕)与哥哥及叔叔色尹·帕尔罕一起前往。

  到了喀什噶尔以后,1758年冬,大小霍加发生叛乱。图尔地及他的叔叔们极力抵制不成,后逃往柯尔克孜山区,以示决不与叛党同流合污,而且随时都在等待清军的大举反攻。

  后来,当定边将军兆惠率清军在叶尔羌“黑水营”与霍加殊死作战遭到围困时,曾有一支柯尔克孜骑兵部队,突然发动了对喀什噶尔的袭击,很有力地支持了清军对大小霍加的围剿。率领这支骑兵别动队的,正是伊帕尔罕(香妃)的那位血气方刚的哥哥。

  这次平叛,地区范围大,时间拖得长,一直到1759年冬天 “大小霍加之乱”才被正式平定。

  由于伊帕尔罕(香妃)的兄长和叔叔们平叛有功,定边将军兆惠特遣伊帕尔罕的哥哥图尔地与他的两位叔父共同进京,朝见乾隆皇帝。伊帕尔罕(香妃)及其它眷属们也荣幸地随同前往,大约在1760年6月前后才抵达北京城。
  
  那一年,伊帕尔罕已经26岁了。

  写到这,我不禁对史实有些疑问:对于伊帕尔罕这样一位出身贵族、身能生香、气能吐芳的中亚第一美人来说,26岁的年纪,早该是一个有丈夫的女人了。

  有一种传说认为:伊帕尔罕15岁时,就嫁给了南疆伊斯兰教首领霍集占(小和卓)结婚。因为霍集占和他的哥哥大和卓波罗在南疆策动了叛乱。当定边将军兆惠率清军在叶尔羌流域 “黑水营”与霍集占殊死作战,后遭到围困时,是伊帕尔罕的哥哥图尔地率一支柯尔克孜骑兵别动队,突然发动了对身为叛党的妹夫霍集占的袭击,有力地支持了清军对大小霍加的围剿。

  霍集占在此次平叛中沦为战俘。

  但,这一种说法,我只在一本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由杨常间编著的《中国历代名女人小传》一书中,在有关香妃的史料中,对以上这一点略有说明,而在其它史料上,并没有看到其明确的记载。

  总之,在伊犁流放地出生的中亚第一美女伊帕尔罕在经历了长达数年的流离之痛,大小霍加之乱平叛后,又经历了近一年的颠簸之苦,当她随父兄来到了京城,她的深眸中有一种远离故土后深深的忧郁。那一天,她赤裸着双脚,站在冰凉空旷、幽深的宫殿里,一会儿便随兄长及叔父亲属们俯伏在地上,听兆惠将军为他们请功邀赏。那些汉话她一句也听不懂。

  她很安静,偶然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皇宫中繁复得令她眼花缭乱的雕廊,不时地将目光转移。她所凝视的事物是他人所不知道的——像在遥远处,或者是在她的内心。当轻掩在脸部的粉红色的面纱从她脸上滑落,她也浑然不觉。

  她对自己的美似乎并不在意,这种美是超乎身体之上的。当她无意中抬起头,目光流转处,与那个高高在上的乾隆皇帝接触的那一瞬间,突然,乾隆皇帝好像看见了什么,一下子被击中了。

  眼前这位俯伏在地的异域女子身上有着葡萄园的热烈、月光的宁静以及来自边疆地区烈日下的岩石与沙漠的蛮荒之气——还有那从她身上发出的似桂非桂,似麝非麝的香气,像一个大秘密,引诱着乾隆皇帝几乎忘了自己的身份,像被她吸引,不由自主地向伊帕尔罕走去。

  当乾隆皇帝被眼前这位散发谜一样香气的异域女子打动时,伊帕尔罕的哥哥图尔地早已明察秋毫。他的心多少被政治所感染。这时,他心里萌生出一个想法——把妹妹当作礼物献给皇帝。这在封建社会,算是对一个家族的最大恩宠了。可以说,图尔地的想法是自私的,他过多考虑到的是他个人的前途。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