郅支单于的历史之谜、传奇逸事
时间:2014-10-10 | 来源:西域都护府社区 | 作者:
  郅支单于也算得上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汉书》没有对他列传,但是他的生平和命运与匈奴、与汉朝、与西域、与中亚诸国、乃至与后来西迁欧洲的匈奴人都有不少联系,甚至与中外史学界争论不休的失踪的罗马军团话题相关。郅支单于开创了匈奴西迁的历史,匈奴后代便是踏着他的足迹消失在汉朝视野中的。

  一.郅支单于的身世之谜。

  郅支单于原名呼屠吾斯,他是虚闾权渠单于的长子,呼韩邪单于的哥哥。

  公元前68年,虚闾权渠即位后娶右大将的女儿为妻,贬黜了他哥哥壶衍鞮单于宠爱的颛渠阏氏。颛渠阏氏被新任单于疏远,心中不忿,遂与右贤王栾提屠耆堂私通。

  公元前60年左右,匈奴虚闾权渠单于死,怀恨在心的颛渠阏氏终于等到了复仇的机会,这个颇有心计的女人与时任左大且渠的弟弟都隆奇合谋发动政变,拥立右贤王屠耆堂登上单于宝座,号称握衍朐鞮单于。

  握衍朐鞮单于即位后大肆铲除异己,匈奴王廷充满屠杀的血腥气味,处境险恶的日逐王先贤掸率部投靠汉朝,虚闾权渠的次子稽侯狦不能即单于位,又气又恨又恐惧,只好逃到岳父乌禅幕那里避难。两年后,稽侯狦在左地贵族的拥戴下自立为王,号称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率领左地兵马四五万人击败众叛亲离的握衍朐鞮,夺取了王廷。流落民间长达两年之久的呼屠乌斯才被呼韩邪找到,封为左谷蠡王。

  在此之前呼屠乌斯为何会流落在民间,正史没有记载,也许他是在稽侯狦仓卒撤离王廷时兄弟失散,也许还有别的变故。电视剧《昭君出塞》作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即:“左地乌禅幕来到王庭,乞求握衍朐鞮允许稽侯狦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成婚。都隆奇坚决反对,怕稽侯狦离开王庭后率众造反。阿渠却认为,只要扣住了与稽侯狦感情深厚的呼图吾斯,就不怕稽侯狦造反。握衍朐鞮放走了稽侯狦。稽侯狦来到左地,各部落英雄纷纷来聚。他们看不惯握衍朐鞮的凶狠残暴,看不惯他对汉民族的烧杀抢掠。大家一致拥戴稽侯鄯当呼韩邪单于,让他带领大家杀回王庭。深夜,呼图吾斯在阿渠阏氏的劝说下逃出王庭。”

  这毕竟是个虚构,因为史料中已经载明:稽侯狦逃亡到岳父乌禅慕那里的,可见《昭》剧中乌禅慕所谓请求允许稽侯狦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结婚纯属文学作品的虚构。从史料记载来看,呼屠乌斯和稽侯狦两兄弟的感情不错,稽侯狦自立单于,夺取王廷之前,呼屠乌斯还是个无名鼠辈。由于呼屠乌斯能征善战,多有战功,呼韩邪自立后东征西伐,铲除劲敌屠耆单于、捕杀刚刚起步的乌籍单于,呼屠乌斯立下了汗马功劳,晋升为左贤王。两年后,羽毛即丰的呼屠乌斯竟然自立门户,号称郅支骨都侯单于。可见权力的欲望是同胞亲情也无法挡住的。

  《昭》剧里把这两兄弟的反目为仇虚构为那个号称“草原上会走得花儿—颛渠阏氏”的挑唆,使其生平增添不少传奇色彩。

  二.郅支单于为何要放弃匈奴王廷西移?

  有人认为实力远胜呼韩邪单于的郅支单于离开蒙古高原是一个谜。其实《汉书.匈奴传》、《汉书.陈汤传》等史料早已有了明确答案。

  史学界一般都把郅支单于的死期前36年作为匈奴第一次分裂的结束。自从前85年卫律和颛渠阏氏合谋发动政变,改立左谷蠡王壶衍鞮即位单于以后,各地藩王不参加龙城王庭大会,诸联盟成员与中央地区相继脱离。下沿到五凤年间五单于争战时期,最后是呼韩邪南走及郅支单于西迁并死亡,匈奴的分裂经历了三个阶段,共50年的时间 ,匈奴由一个令人生畏的强大的游牧部落联盟变成汉朝的附属。

  五单于时期,或者更准确地说九单于时期,左、右部之间,左部内部与右部内部出现分争,二单于自杀、四单于被杀、二单于下落不明,一单于为汉之附属。自从本始三年[前71]汉朝和乌孙联兵大败匈奴之后,匈奴大伤元气。加上其后三年乌孙、丁零、乌桓三面出击,属国纷纷独立,加上自然灾害,匈奴人口锐减,再没有恢复到本始三年之前的势力。

  公元前51年,呼韩邪单于入朝降汉,郅支单于错误地判断呼韩邪再不会回来了,就趁机向右地扩张,打算扫平山头、重整河山。这就是郅支单于离开王廷的背景和目的。当他吞并了匈右地的伊利目单于之后,又听说汉朝派遣韩昌、董忠两名大将率领1.6万精骑护送呼韩邪单于,并且留在呼韩邪身边保护呼韩邪,帮助呼韩邪单于铲除不服单于的人,郅支单于畏惧汉朝和呼韩邪,不敢回到漠北王廷,转而向西挺进,企图利用乌孙大小昆弥的矛盾,拉拢乌就屠吞并乌孙,站稳脚跟,然后既可称霸西域,也可伺机东山再起,夺取匈奴王廷,偏偏乌就屠不买账,杀了他的使者,还发兵迎战,奸诈的郅支单于识破乌就屠的计谋,击败乌就屠,不敢久留乌孙边地,挥师北上,接连吞并乌揭、坚昆、丁零三国,建都坚昆,远避汉朝锋芒。

  汉元帝初年,郅支单于因怨恨汉朝对呼韩邪单于的大力支持,上书汉廷请求送回他在京入侍的儿子 ,汉朝派遣谷吉为特使护送回国,却参并遭杀害,郅支单于情知从此与汉朝结仇,汉朝一旦知道真相绝不会绕恕,又听说呼韩邪单于势力日益增强,日夜忧虑呼韩邪单于和汉朝联手攻打他,想躲得更远。恰好康居王想借力于他对付乌孙,郅支单于正是瞌睡遇枕头,求之不得,从而踏上西迁康居之路。不料西迁途中遭遇寒流,随行部属大半冻死,仅余三千人到达康居,这是他永远失去漠北王廷的根源。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