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之行:唐代“交规”是如何诞生的
时间:2014-10-10 | 来源:中国国家地理网 | 作者:

 

这是我们根据1973年在新疆阿斯塔那古墓中出土的唐代卷宗——《勘问康失芬行车伤人事案卷》中的描述,用绘画的方式将当时的场景展现了出来。在狭窄的道路上,牛车快速行驶,不能控制,轧伤了的两名儿童。绘画/于继东 



高昌城坐落在吐鲁番东南40公里的火焰山脚下。公元640年,唐朝统一高昌,这里成为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和重要门户。今天,游客进入已是残墙断塬的故城,不能在里面随便乱走,只能使用驴车作为代步工具。而驴车正是唐朝时期西域一带盛行的交通工具。摄影/汪顺陵

  唐朝是我国古代陆路和水路发展的极盛时期。无论是行走在规模空前的长安街市,还是漫步在人烟稀少的偏僻山乡;无论是航行在“国之运脉”的大运河上,还是行驶在天梯石栈、山谷猿啼的长江三峡,形形色色的类群,匆匆赶路的脚步,都为山川大地蒙上了多样色彩。而与路相伴生的各种交通规则的诞生,则开创了中国古代交通立法的先河。

  公元762年,50岁的唐肃宗李亨在宫廷政变中惊忧而死,同年,他的长子李豫接任登基。刚刚即位不久,唐代宗李豫就为平定已蔓延7年之久的安史之乱忙得焦头烂额。而对于遥远的西州(今新疆吐鲁番),他当然没有可能去关照。那些地处边远地域的人们的平常生活,他更没有可能了解。

  高昌城,西域重要的中西陆路交通枢纽,也是此间最大的国际商会。南门口是高昌城最热闹的地方,因为进城出城的人们,都要经过这里,这里也成了商家看重的地方。商人张游鹤的店铺就开在大门口的大道边。6月的高昌城,天气已经很热。百姓史拂(nà)的儿子金儿,和曹没冒的女儿想子都只有8岁,两个孩童坐在店前路旁一边乘凉,一边高兴地玩耍。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大祸正在慢慢降临。

  康失芬是一名来自处蜜部落(粟特人)的雇工,他的雇主名叫靳嗔奴。这一天康失芬的工作是驾牛车把城里的土坯搬到城外。在搬运几个来回之后,可能是由于筋疲力尽,倔强的牛也渐渐不听人的使唤,于是不幸的事发生了。当康失芬从城外返回行走到张游鹤的店前时,牛车突然狂奔起来,把两个孩子轧伤了。金儿伤势严重,腰部以下的骨头全部破碎,性命难保。想子也有生命之忧,因为她的腰骨损折。

  故事说到这里,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充满了好奇,这一事故会怎么处理呢?

  两位被轧伤孩童的家长随后所采取的态度,跟我们今天现代人所遇类似情况如出一辙:打官司。

  中国古代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因此交通事故的发生几率也很低。但在现实生活中,由于突发性的意外事件,有时难免也会造成交通肇事的情况。可能你会觉得很吃惊,早在唐代,对交通肇事的审判与处罚就已经有了相关的法律支持了。

  1973年,新疆阿斯塔那古墓出土了唐代地方官府审理这起交通肇事罪的卷宗,使我们有机会了解一千多年前的那次车祸,也为我们了解古代交通肇事案件的审判程序和处罚原则提供了最直接的资料。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