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赫定的罗布人向导奥尔得克
时间:2014-10-10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南子

 

斯文·赫定为罗布人向导奥尔得克画的素写。(资料图片)

  奥尔得克是斯文·赫定最初进入荒漠的探险队员之一。

  那是一次煎熬人意志的苦旅,没有一株泛绿的植被,所有的树木都已干枯,没有飞鸟,更没有一滴水。天时时起风,细沙在天空中飘动,4个人的身影时隐时现。除了骆驼粗重的呼吸,四周再无声响。奥尔得克一直在前面探路。他深知斯文·赫定的选择十分有限,所以他一路上一直沉默着。这一路,沉默成了大家共同坚守的信条。在沉默的内部,是他们维持得更为坚固的信念。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态度,他们才一直往前走着,最终使他们成为神秘的楼兰王国等待了千年的 “贵宾”。这座古城正是因为他们的走近,才向世人揭开了千年面纱。

  正在行走之中,奥尔得克突然停了下来。在他面前,出现了几间不知什么人在什么时候留下的残破木板房。斯文·赫定激动起来,他隐隐约约感觉到某个重要的时刻来临了。那一天是1900年3月28日。这确实是一个值得载入史册的时刻,因为就是从这个千年寺庙的遗址开始,神秘的楼兰王国终于从长梦中苏醒,它像是睁开了浑浊的眸子,看几个人向自己一步步走近。

  然而在当时,斯文·赫定只用铁锨翻了一会儿,略作测量,就匆匆离去。从这里开始,把故事掀起高潮的是那把铁锨。当晚,当他们意外地碰到几株红柳,准备挖水时,发觉那把铁锨遗忘在那个寺庙里了。奥尔得克便骑着马连夜返回去找铁锨。两个小时后大漠起风。那是一场狂风,一直刮到第二天黄昏。大家都以为奥尔得克不会生还了,没想到他却如同天降般举着铁锨回来了。他告诉斯文·赫定,他曾经迷路,无意中闯入了一个非常大的古城遗址。斯文·赫定因为给养不足,只好做了明显的标志,先行走出了沙漠。

  一年以后,斯文·赫定准备了充足的给养,由奥尔得克带路,找到了那个古城。

  楼兰就这样被发现了。

  历史往往都是无情的。它消失时总是那么快,那么神秘,以至于让许多东西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变成了空白。因此,当我们重新让它们展现于人们普遍关注的视野中时,就不得不感到机遇的珍贵。

  这时候,我却发现对于楼兰发现有着丰功伟绩的奥尔得克在所有的记叙中中断了,几乎所有的资料都没有再提到他。我暗自估摸着想,人们关注的目光在这时稍微发生了一点偏移,因为当人们知道楼兰被发现后,就有一种想急于细致了解它的历史、地理以及文化的心理,而这些都是由斯文·赫定用细致的测量和考证完成的。这时候的斯文·赫定成了中心人物,奥尔得克自然而然地被冷落了。

  由此我想起了一则故事,有一个放羊的人,一天忽然走到了一座城前。他下意识地用羊鞭去叩城门,城门开了,羊鞭掉在了地上。他看见城里有金银财宝,但他却下意识地弯腰去捡羊鞭,而城门就在这时关上了。他握着羊鞭,不知所措。少顷之后,他转身回去了。

  老实、忠诚、善良的罗布人奥尔得克太像那个牧羊人了,在看见金银财宝的一瞬间,他却仍要捡拾那使用了很长时间的羊鞭。那一刻,他不可能背叛自己。实际上,从奥尔得克身上就已经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发现楼兰话语权的问题。我想,在大漠中肯定有许多像奥尔得克一样的罗布人早就知道楼兰古城遗址,只是由于他们身处大漠,从来都不能把它说出去,因而他们就不能拥有话语权,而斯文·赫定面对的是世界,他本人又是一个被世人高度关注的人,所以,消息一经他口中传出,他就成了权威,成了唯一对楼兰的肯定。这样就给人们造成了一个误解,人们认为楼兰是因为斯文·赫定发现了它,它才得以面世。而事实上,它已经在那儿存在了许多年。

  奥尔得克后来极力要求回到罗布村去。一个放羊人,把捡到的价值连城的美玉交给了另外一个人,仍去放他那在他看来是宝贝的羊。

  我极力感受着奥尔得克身上表现出来的某种真实。他自小在罗布泊长大,独特的地理环境造就了他的思想和行为的惯常方式,所以,他所追求的价值几乎是超不出那片大漠的。通常,每个人的心都是向着世界的。我们所期盼到达的世界,过多地处在一个价值的位置上。而奥尔得克却因为心态平和,他的那个世界于他而言是已经到达了的,是富足的。

  1934年,斯文·赫定再次进入罗布泊。当独木舟行驶到孔雀河中时,一个船夫高叫:“奥尔得克——开勒迪!”这句话直译过来就是 “一只野鸭子飞过来了”。年迈的斯文·赫定看见白发白须的奥尔得克和儿子莎迪克骑两匹马,风驰电掣般向自己奔来。时间已经过去了34年,从楼兰分别之后,这两个朋友又再度重逢了。在这34年里,斯文·赫定已成为穿越亚洲的著名探险家。而奥尔得克却一直在罗布泊悄无声息地生活着。作为一个放羊人,他尽管衣衫破旧,但心情愉快。

  我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过斯文·赫定为奥尔得克画的一幅速写。画面上是一个满脸长胡子的老人,眼窝深陷,里面有一种很平静但又很深沉的东西。那应该是聪明和智慧,斯文·赫定把这种神态给抓住了。由此可见,就是一个身处大漠的人,他也具备一双充满智慧的眼睛。这双眼睛尽管看得不远,但向内的力量却是很强烈的。

  其实,奥尔得克身上充满了某种让人惊奇的灵异。他能在狂风之中闯入楼兰遗址,而且在第二天不差分毫地赶上了已经行进了一天的探险队,以及34年后又奇迹般地站在孔雀河边等到了斯文·赫定。所有的这些,是不是说明神秘的罗布人天生就具有某种灵异呢?

  “野鸭子”,人们都喜欢这样称呼奥尔得克。

  我觉得这样称呼他很有意思,一个荒漠中独行的人,内心却没有什么要求,所以他的生命中应该有一个自由的海洋。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