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不旦——罗布人的“伊甸园”
时间:2014-10-10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骆娟

 

远离尘嚣的罗布人。(资料图片) 宋君摄

  阿不旦在罗布人的方言中是 “水草丰美、适合人居住的好地方”的意思,它位于塔里木河和米兰河的尾闾,喀拉库顺湖的岸边,这是由昆其康伯克的祖父努买提伯克创立的罗布人的“伊甸园”。

  俄国人普尔热瓦尔斯基说,阿不旦是一个 “与塔里木社会脱节”的社会,一个远古时期的“活化石”。

  正像一首罗布人的民谣“阔夏克”所唱的:“高高的天空没有云梯,宽阔的河流没有桥梁,全世界都能为我作证,除了你我没有什么可以依靠。”对于罗布人来说,芦苇葱郁,胡杨繁茂,烟波浩渺的阿不旦是他们的 “伊甸园”,是他们内心永远的依靠和希望。

  民国时期,谢彬在他的 《新疆游记》中记载了阿不旦的罗布人在1917年时有27户;而斯文·赫定20世纪30年代对阿不旦的人口测算是按每户4人,有近100人。

  100多年前,普尔热瓦尔斯基、斯文·赫定、斯坦因、橘瑞超等都曾经光临过这座位于塔里木河尾闾的罗布渔村,并从这里出发前往楼兰、罗布泊地区。阿不旦虽是一个小小的渔村,却是给探险家补充给养、寻找向导、雇用驮马的基地,成为西域一百年的探险史中的一个关键点。

  1896年,斯文·赫定在阿不旦见到了塔里木河分开的数条支流。他们沿着芦苇中的曲折的狭河荡舟前行。一些被大风打倒和刮断的芦苇,密密地铺在水面上,人可以在上面走。罗布人向导便身轻如猫似的跳到断的乱芦苇上,两只手抱满了鹅蛋回来。

  傍晚的时候,船摇出了狭道,到了宽旷的水中。无数群野鸭、天鹅和别的水鸟在那里游泳。他们就在北岸露宿,第二日到了湖的尽头、夜间在明亮的月光中回家。在斯文·赫定眼里,这是在亚洲中部有意大利风味的夜间旅行。

  但是当几年后斯文·赫定再次前来时,昆其康伯克已经去世,因为盐碱化加速了环境的恶化,罗布人放弃了已经被沙丘和盐碱地包围的阿不旦,迁到了20公里外塔里木河南岸的玉尔特恰普干建立了新的定居点,仍然叫做“阿不旦”(新阿不旦),他们的住房由草屋变成了土坯房。

  作为罗布荒原的主人,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他们凭非凡的耐力和意志随遇而安,新阿不旦也在他们的建设中一度繁盛。也正是在这一时期,斯坦因、享廷顿、橘瑞超接踵而至。

  1910年,橘瑞超经俄国西伯利亚第二次到达新疆。从吐鲁番经60个泉,进入罗布沙漠,调查楼兰。这期间,考察了罗布湖畔的众多废墟。后来从且末出发,从南往北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历时20天,到达塔里木河畔。

  在罗布沙漠,橘瑞超的探险队走到了名叫阿布达尔(新阿不旦)有饮用水的村子。所谓村子,居民只有十二三户。村里的头目欢迎他们,送给他们一条冰冻起来的鱼。这个礼物对他们非常珍贵,他们马上生火做好吃了。

  阿布达尔村附近,在生长茂密芦苇的湖泽中栖息着非常多的鸭子和鱼类。橘瑞超在单调漫长的沙漠旅行中,第一次走到有人家的村子,他在久违的房子里做了一夜梦。

  橘瑞超后来的《中亚探险》一书中记述:“住在阿布达尔附近的人统称为罗布人,人种系统说的话和维吾尔人相同。但他们与纯粹的维吾尔人确实有差异。他们靠捕捉野生的羊挤羊奶或是捕水中的鱼吃鱼肉维持生命。直到十几年前他们还过着和野生动物类似的生活,近来终于建造了住房,定居生活。”

  但是这种定居生活并没有延续多长时间,此时罗布人的母亲河——依列克河已经开始渐渐干涸,刚刚居住不到十年的新阿不旦也受到干旱、盐碱的威胁,后来新阿不旦所在的喀拉库顺湖逐渐干了,固守旧俗的罗布人循依列克河来到相距10天路程的米兰定居。

  就这样,罗布人不得不一次次迁徙,远离了生死相依的罗布泊,与塔里木河为伴。

  实际上,罗布人的生活是一首挽歌。因为“他们的命运如细小的沙粒四处散失,被塔克拉玛干的风暴席卷而去。”

  对于生活在如此脆弱的环境中的罗布人来说,他们的悲哀并不只是失去亲人的离别之痛,更是失去家园的漂泊之痛。他们的好地方阿不旦终于成为了 “罗布泊的弃婴”,彻底荒废。

  “昔日罗布水域载舟渔猎、稠密无缝的芦苇、出没路边的马鹿老虎、腾跃湖岸的大头鱼、鸣叫天际的水禽、坐屋织网的妇人、享受阳光的老者以及光腚戏耍的儿童少年构成的阿不旦村的生活画卷都随变迁的水域而消失殆尽——这些,不是罗布人自己造成的,是外力逼迫的结局(风沙星空)。”

  经过考证,罗布人从上个世纪开始退出罗布泊后,向塔里木河、车尔臣河、克里雅河、米兰河退却。他们迁徙的路线大约是阿不旦——恰卡勒——库木恰普干——吐逊恰普干——英阿不旦——玉尔特恰普干——米兰等地(“恰普干”为罗布方言,即专为捕鱼修建的水道)。

  后来,随着塔里木河的一次又一次断流,罗布人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在不到100年的时间内,罗布人的中心被迫向上游迁徙了约500公里。而由他们所一次次亲手新建的、一个又一个新阿不旦早已失去了昔日的繁华,随着他们的无奈而悲凉的迁徙而遗落荒原。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