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帕格尔巴彦》秘传五百年
时间:2014-10-09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石速
  前不久,我到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采访,医院党组书记阿尔根别克说,哈医医院对社会的贡献不只是治病救人,它还继承、挖掘和整理、编写了不少哈医药专著。医院专门有个哈萨克医药研究室,先后整理编写了《哈医处方集》、《哈医药材》等很有价值的哈萨克医药专著。

  然而,哈萨克医药研究室的最大贡献,莫过于挖掘出了哈萨克医药基础理论经典著作《奇帕格尔巴彦》,该书翻译成汉语就是《哈萨克医药志》。

  说起《奇帕格尔巴彦》的伟大,我所接触的哈医们都能说上一段关于它的传奇故事。它罗列了500种人体解剖名称、1106种药物的类别和性味、4577个处方,还详细记载了哈萨克民族传统医药学的理论体系,甚至包括历史、哲学、天文、地理和美学方面的内容,堪称哈萨克医药史上的“《本草纲目》”。

  《奇帕格尔巴彦》成书于1473年,作者是乌太波依达克——中亚草原上一位杰出的医生,他为著此书,整整用了7年时间。

  1466年,中亚草原上处于一个比较安宁和鼎盛的时期,78岁的乌太波依达克被汗王封为御医,受命编撰《奇帕格尔巴彦》。乌太波依达克回家后,详尽地研究了前贤们的医学著作,汲取其精华,并四处周游行医,收集了大量的民间医药资料,并亲自做药物试验,尝尽百草,曾多次险些中毒身亡。

  在品尝药物中毒后,又通过品尝其它药物获救,乌太波依达克在艰难的摸索中,在未知领域中发现了很多新的医学知识。他在草原上医治过不少有疑难病症的病人,被同时代的人尊称为“圣医”,而7年呕心沥血著书立作,让他在草原文化史上留名至今。

  哈萨克医学认为,世间万物和人类生命的起源、繁育、发展和消亡过程,必定要有一个特定的所属和生命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这种物质基础既是对立的,又是统一的,是相互依存和转化的,从而产生了哈萨克医药的理论基础“六元论”(即天、地、明、暗、寒、热)。运用六元的自然现象解释人体的生理、病理变化,是哈萨克医药和诊断最核心、最基础的理论。

  就在乌太波依达克将完稿后的 《奇帕格尔巴彦》呈送给汗王的时候,战争爆发,当时的王朝被推翻。乌太波依达克终生未娶,没有子嗣,所以他临终时将《奇帕格尔巴彦》的书稿交给最可信赖的弟弟托派,并一再叮嘱:“此稿传男不传女,要传与有责任感、可信赖的后代,代代之相传,不可问世。”

  我很纳闷,一部为人类解除病痛的书,为何不大白于天下,藏在家里有何价值?但了解过古代草原民族频繁的杀戮征伐之后,采访过哈医们的医术也是如此代代相传之后,就不感到奇怪了,何况,乌太波依达克是受王命而著书,假若王朝不倒,该书也是专为王家服务。

  如同一件传世家宝,几个世纪以来,乌太波依达克家族代代珍藏秘传这部书稿。珍藏中还有一个规定,书稿陈旧不堪时,要誊写一份新的,同时焚烧掉旧的书稿。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奇帕格尔巴彦》只能有一本,这使得这部哈萨克医学志披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乌太波依达克家族的后世子孙小心翼翼,没有让祖先的心血流于他家,但《奇帕格尔巴彦》遭遇毁灭性灾难时,给所有人留下了一个无法弥补的遗憾。

  “文化大革命”中,《奇帕格尔巴彦》难免遭遇灭顶之灾。1968年的一天,一群红卫兵冲到乌太波依达克第32代子孙努尔泰的家中,将他收藏的所有书籍全部焚烧,父亲传给他的《奇帕格尔巴彦》也在其中。红卫兵走了,努尔泰赶紧从灰烬中扒出未烧尽的残书,《奇帕格尔巴彦》仅剩下了三分之一。

  几十代人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努尔泰伤心欲绝,他把残存的书稿藏到了连妻子都不知道的牛圈里,每天晚上偷偷到牛圈抄写,抄完一页就撕掉一页。从他手里抄写的新书稿,与原来相比单薄多了。

  关于《奇帕格尔巴彦》的成书过程和传承经历,没有史料记载,都是通过一代又一代哈萨克族人口口相传的,难免有不同的说法。但是,《奇帕格尔巴彦》在“文革”中被大部分烧毁是真,努尔泰在1994年献书也是真。

  努尔泰是布尔津县也格孜托别乡人,1985年,阿勒泰地区哈医医院刚成立时,急需一套完备的医药理论体系来支撑,院方找到努尔泰,劝他献出残存的《奇帕格尔巴彦》,努尔泰想到父亲的临终遗言,顾虑重重,不愿拿出书稿。后来经多方协调,《奇帕格尔巴彦》才到了哈医医院,哈萨克医药研究室的哈医们花费了不少心血对其整理,并印刷出版,它真正地应用到了为各族群众的健康服务中。

  努尔泰对当代哈萨克医学的贡献是巨大的,它内心所承受的矛盾和痛苦也同样巨大。据说,《奇帕格尔巴彦》书中有条咒语,那就是谁违背此书的传承规定,将此书公布于世,就要经受灾难和惩罚。努尔泰献出《奇帕格尔巴彦》后没几年,他的一个儿子便在车祸中身亡。

  努尔泰退休前在乡卫生院当过医生,不迷信咒语,可儿子的死,不能不让他将这个灾难与献书之举联系到一起。但他最终认为,他的做法是对的,残留的《奇帕格尔巴彦》,可以为更多的人带来福祉。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