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屯的蚊子和野菜
时间:2014-10-09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李桥江
  随着奎屯至北屯铁路建设即将竣工,北屯这片地处阿勒泰地区中心位置的区域,其经济、政治、文化的区位优势显现了出来。在北屯新区建设全面展开之际,我来到北屯,试图透过历史迷雾,审视这颗未来的草原明珠。

  吃人的蚊子

  阿勒泰市退休职工陈龙珍是最早来到北屯镇的居民之一。1959年,她从老家江苏无锡辗转来到当时的阿勒泰县,在商业局做了一名售货员。不久,因工作需要调到布尔津县,随后,又调到北屯一直工作到退休。

  从江南水乡,蓦然来到遥远的中亚草原,眼前的一切都是陌生和新鲜的。卡车途经北屯,夕阳下连片的水泽和繁茂的野草,让陈龙珍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回味,陈龙珍和同伴就被铺天盖地的蚊子包围了。经历了这件事,北屯这个地名便深深刻在了陈龙珍的心里。但命运似乎总是在捉弄人。越是顾忌的事情,偏偏无法回避。陈龙珍做梦都没有想到,若干年之后,她会成为北屯镇最早的居民之一,返回这个蚊虫肆虐的地方。

  据说,北屯还发生过蚊子咬死人的惨剧。大概在1970年前后,两个年轻人闲得无聊,其中一个男子说蚊子咬不死人,另一个则认为蚊子足以咬死人。两人僵持不下,便立下赌注,前提是不相信蚊子能够咬死人的男子脱光衣服,立于一棵树下,如果能够坚持一夜,该男子便赢得两个白面馒头。第二天一早,人们发现这个男子早已被蚊子咬得面目全非,气绝身亡了。

  每年夏天,午后至傍晚是北屯蚊子最猖獗的时间段。20世纪90年代以前,每到这个时间,尤其是傍晚,蚊子发出的响声就如同头顶盘旋着一架波音飞机一样。闭着眼睛,两个手掌拍一下,手掌上的死蚊子足够你数上半天。为了防止蚊子叮咬,当地农牧民在劳动或者外出活动时,不得不穿上厚厚的外衣,戴上手套,面部和头部则捂着防蚊罩子。此外,人们还从哈萨克族群众那里学会了点燃干牛粪熏蚊子的方法。最遭罪的是孩子,为了躲避蚊虫叮咬,每到夏季北屯的孩子们几乎不敢在室外大小便。

  20世纪90年代以后,人们再也无法忍受蚊子的袭扰了。1993年,北屯镇开始实施人工飞机灭蚊,饱受蚊子袭扰的北屯总算有了祥和安静的夏天。不过,近年来,这里的蚊子似乎产生了耐药性,而且蚊子的毒性似乎也大了许多。人一旦被蚊子叮咬,叮咬处痛痒往往持续一星期以上。另一个奇怪的现象是,以前是一种个体较大的蚊子咬人,现在是一种被称为“小咬”的小蚊子猖獗。

  野菜的诱惑

  蚊子多了并非都是麻烦事。水给蚊子的孳生提供了条件,同时也给各种植被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低洼处遍布水草,高地上则分布着茂盛的梭梭、芨芨草、锦鸡儿等灌木和蒿草。

  1980年以前,北屯提供的柴草曾经让所有生活在这一带的居民度过了无数温暖的冬天,甚至远在阿勒泰市等地的居民也在这里打柴,储备冬季取暖的柴草。陈龙珍在布尔津县工作期间,单位车辆一旦途经北屯,大家总免不了央求驾驶员从北屯带些柴火回来。陈龙珍举家来到北屯之后,困扰生计的柴火问题自然解决了。很快,陈龙珍还发现了当地的一些宝贝:野菜。

  1980年以前,蔬菜都是非常稀罕的东西,想买都没有地方买。榆钱刚刚成熟就被人摘光了。单位车辆出外带回来一点蔬菜,至少有一半被颠簸成了烂菜,即便如此大家也会将这些烂菜分了,将就着当成下饭的菜。在陈龙珍的记忆当中,即便是当地出产的土豆和白菜也异常稀缺。有一年单位拉来一些南瓜,分给了职工。很久没有尝到蔬菜滋味的陈龙珍,将南瓜搬回家,选了一个大个南瓜奢侈地煮了一锅,一家人痛痛快快来了一顿南瓜大餐,时隔多年,即使现在提到南瓜,陈龙珍依然难忘当时的滋味。没有经历过艰难岁月的人,很可能觉得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不可思议。

  陈龙珍发现的第一个宝贝就是蒲公英。后来,她又找到了荠菜。直到现在,陈龙珍回想起他们一家能够扎根北屯,当地的柴火和野菜起了至关重要的两个因素。因为,有了这两样东西,他们的日常生活便有了最基本的着落。

  当然,生活也并非全是阴暗面。北屯地处额尔齐斯河谷,当时整个阿勒泰地区没有多少人,游牧在草原上的牧民几乎不问鱼事,因此额尔齐斯河中生活着密集的鱼群。

  当时,似乎没有人专门下河打鱼。河里有鱼,水泊以及水渠里也到处都是鱼。妇女们到河边洗衣服,随手拿根木棍当鱼竿,拴上绳,挂几个鱼钩,洗衣服时把带着钩的线绳丢进河里,找块石头压住鱼竿,尽管放心洗衣服。衣服洗好了,抓起鱼竿一拉,鱼线上有几个鱼钩,肯定就有几条大鱼。鱼固然是好东西,但是,天天吃鱼也会腻烦。于是,当地人就设法将野菜和鱼混合制作。

  1990年以后,北屯开始发生明显变化,蔬菜问题随即也解决了。有所得必有所失,额尔齐斯河里的鱼却越来越少了。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