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丹宾喇嘛的覆没
时间:2014-10-09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王建中
  古老的丝绸之路在甘新交界处,有相当一段路要经过黑戈壁。

  黑戈壁约有几万平方公里,以安西为起点,西可到新疆,西北接中蒙边界,南至敦煌,大部分地表被黑灰色砂烁复盖,干旱少雨,有水的地方也多含碱,有越喝越渴之嫌,是一块极为贫脊而又荒凉的土地,丝绸北路及其支线却要从这里穿越。由安西经马莲井到星星峡,或由安西过桥湾北上马鬃山到内蒙,或由内蒙过明水进新疆,或从蒙古南下敦煌到青海,尽管这些线路在黑戈壁给人们留下的印象既严酷又荒凉,但一批又一批旅人、商人、僧人、喇嘛、香客还是要一次又一次承受千辛万苦或西行北上,或南下东返,留下了他们远行的足印。

  二十世纪初叶,黑戈壁丝绸古道上出现了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人们把他称假喇嘛、黑喇嘛,名字叫丹宾。他纠集一伙强人,把甘新交界处的明水做为据点,建立了坚固的要寨,经常出没在丝绸古道上,打劫商队和富豪,来无踪,去无影。美国东方学者欧文·拉铁摩尔在他的著作“亚洲腹地之商路”一书中对丹宾喇嘛做了这样的介绍:

  “其时,有一人为蒙古化华人,即普通记忆中所谓“假喇嘛”者,在外蒙曾得到一份权势。当苏俄积极夺取外蒙管理权时,他乃与从者、战士及蒙古人逃避远方,另图发展。”

  “假喇嘛”自立于“非人之乡”,筑堡砦以资守备,(今日尚可见其遗址)并且全力开辟商路,建造贸易城市,他实为看清用“盘道”代替它道以维持归化(即今内蒙呼和浩特)及中国新疆交通的第一人,他由肃州运物以供商旅,价格低廉,而当骆驼不能行走,商队将弃而不顾时,他皆收养之。据说现在穿越黑戈壁所取的道路,即为此人开筑的,并曾企图掘井以解救经过此地行人的艰苦。”

  “不幸,他并不十分得众心。其随从大半系被强迫而来的,他又竭力用高压手段,其权势迅速提高,并引起外蒙统治者以莫大的疑惧,故终被暗杀,此种暗杀,据说系由库伦派人所为。但得到其部下的消极默认,否则不能完全成功”。

  欧文·拉铁摩尔的介绍,也是他在1926年首次穿越内蒙到新疆的旅行中对黑戈壁丹宾喇嘛的情况从传闻中得知一二的。丹宾喇嘛是假的也好,黑的也好这并不重要,关键是丹宾喇嘛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有人说他是个复仇主义者,也有人说他和强盗土匪没什么两样,还有人把他比做是丝绸之路上的洛宾汉,这同丹宾喇嘛结伙打家劫舍,洗劫商旅等一系例行踪来看,说他是个复仇者是事出有因,说他是强盗土匪也并不为过,若把他比做丝路洛宾汉则有些言过其实了。

  洛宾汉是英国历史上的一位侠士,他勇于同皇权暴政对抗,对人世间的不平敢于抗争,处处为老百姓排忧解难,所以他受到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欢迎。丹宾喇嘛是外蒙古王公后裔,自幼出家。蒙古独立后,他成为革命的对象,便逃亡到中国境内甘新交界处的明水,同各处逃亡来的叛逆者结伙占山为王。传说他的身世是蒙藏混血儿,父亲死在牢狱,情人还是妹妹被卖到北京宫廷,他为了复仇,积累钱财,打算赎回情人,所以常常纠集手下人马出外抢劫过往丝路上的商队,他心狠手辣,甚至不惜杀人放火,但他不劫邮差,不抢蒙古牧人,据说这是因为在安西、哈密和沁城一带的邮差中,其中有的就是他的眼线和朋友。

  丹宾喇嘛的强盗行径,使丝绸之路一度很不安宁。甘新交界处的老百姓一听到黑喇嘛来了都有点心惊胆寒,毛骨悚然,对他的这种劫掠恶行并不同情,因为商旅中大部分都是传统的生意人和无辜者,所以把丹宾喇嘛比做罗宾汉是不合适不妥当的。也许在他复仇生涯中,踏看过丝路某段支线,寻找过水源,做过一些有益的事,但这否定不了他土匪强盗的恶行,也不能以此划等号。

  如今,生活在哈密东部沁城乡的老一辈人说起丹宾喇嘛的事,都还略知一、二,他们说:丹宾喇嘛在丝路上的抢劫活动早已是官府捉拿的对象,可丹宾喇嘛有较强的自我防身办法,还有一匹别人难易驯服的黑马的和一条凶恶的猎狗,他来无踪去无影,象个幽灵,谁想捕他归案并不容易。当时甘新官府也曾派兵追捕,但丹宾喇嘛忽而一溜烟跑出界外,外蒙派兵追杀时,他又跨界窜回中国,所以几次都未得手。

  为了彻底端掉丹宾喇嘛的黑窝,1924年外蒙政权改变了追剿方略,派出了一支专门对付丹宾喇嘛的“契卡”小分队,并派一名‘卧底’打入丹宾喇嘛的巢穴,伺机行刺。这个卧底在取得丹宾信任后,乘一次接近丹宾喇嘛的机会,出其不意断然下手剌杀了这个匪首,并砍下丹宾的头颅,制服了同伙。在“契卡”分队的接应下终于摧毁了丹宾经营的老巢,这一传奇人物的复仇生涯从此便消声隐迹了。但也有人说丹宾喇嘛那时还没有死,有人还看到过他的踪影,这实际上是同伙的自我安慰。既便那一次丹宾未被剌杀,那也不会活到今天。按拉铁摩尔先生所说穿越黑戈壁的丝绸之路支线,是此人开筑,这也与历史真实相悖,因为早在丹宾喇嘛未出现之前,古人就早已开通了由内蒙归化穿过黑戈壁到新疆的丝路通道,所以把丝路支线的开拓归功于丹宾喇嘛显然是不准确的。丹宾喇嘛的毁灭,这应该说是历史的必然,丝绸之路为人类创造文明的事业永远不会终止。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