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赫定在沙雅留下遗憾
时间:2014-10-09 | 来源:新疆都市报 | 作者:王剑 波克然木
  “这片地球上幅员最辽阔的陆地所散发出最令人着迷的力量,显然主宰了我往后的生命。”

  ———斯文·赫定

  在经济上得到国王奥斯卡二世和富商诺比力支持的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从1894年起,开始了对新疆各地的大规模探险考察。

  次年2月17日,在他30岁生日的这一天,这位探险家选择了位于北纬39度的麦盖提村作为出发点,他选择自己的生日作为出征日,企图获得点什么。

  经过一段时间生活必需品的准备和人员、驼队的组织,4月10日一大早,瑞典探险家开始了他的塔克拉玛干“死亡之旅”。

  经过20几天的艰难跋涉,行程300多公里,穿越塔克拉玛干近四分之一后,因严重缺水,这次探险宣告败北。

  公元1895年6月21日,从大漠脱险的斯文·赫定在过路商人的帮助下,取道阿克苏回到了喀什噶尔。

  然而,这次“死亡之旅”并没有动摇他要揭开塔克拉玛干沙漠之谜的决心。经过一段时间休整后,斯文·赫定通过俄罗斯电信的中转,重新置办了测量仪器。

  1896年1月14日,他再次雇请熟悉沙漠习性与特征的莎车人伊斯拉木巴依,以及和田的艾哈买提·买尔甘和他的儿子卡斯木作向导,还有俄罗斯籍的探险家克然木江加盟。

  在西方素有“文明圣地”之称的和田,一则源自公元632年的关于和田以北沙漠里有一座被沙掩埋的古城传说,确定了斯文·赫定第二次塔克拉玛干之旅的起始方向。

  探险家们沿着克里雅河向北,以沙雅为目标,冒着冰冻与严寒,跋涉十几日,于1月23日到达了传说中的“海市蜃楼”

  ——塔克拉玛干城。在这里,他们发现了沙漠之中耸立的房子立柱和古胡杨木板,以及用石膏塑成的包括释迦牟尼和佛门诸菩萨像的墙壁,这里是叫做丹丹乌依里克古城的佛教文化遗迹。

  时间指向二月初,亚洲腹地里的原始村落通古斯巴孜特也被探险家们发现。一晚,村民用胡杨枯木点起熊熊篝火,烤肉飘香在戈壁旷野,斯文·赫定兴致大增,与村民彻夜长谈。

  随后的两天,斯文·赫定在村民们的带领下,又探访了喀拉墩古城。此后,斯文·赫定沿克里雅河继续北行,在沙依拉·喀什米尔等处进行了考察。

  2月7日,斯文·赫定来到克里雅河的尾端,于田与沙雅交界处的恰达克。这是一片茂密的原始胡杨林区,传说是新疆虎出没的地方。

  维吾尔语“恰达克”就是“出问题”、“有麻烦”的意思,这或许向人们预示着什么。在这里,住着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牧羊老头买买提巴依。

  买买提巴依用羔羊热情地款待了他们一行。据买买提巴依讲,三年前从沙雅方向跑来了老虎,还偷吃过他的羊群。

  告别买买提巴依老人,斯文·赫定一行在十几天的时间里,循着野骆驼、野猪、豹子、狐狸、还有老虎的足迹,来到了沙雅县一个叫卡拉达西的地方。

  2月20日的夜晚,斯文·赫定一行在这里遇见了三名沙雅牧民。次日,他们在牧民的带领下,途经太阳岛来到了沙雅县塔里木河南岸的格孜库姆渡口(即现在的沙雅塔南三大队渡口)。

  此时,正值初春解冻,塔河冰面开始分裂,斯文·赫定一行冒着生命危险走到了对岸,到达了老齐满村。疲惫的探险家以休整来迎接自己成为南北穿越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第一人的荣誉。

  次日,斯文·赫定与俄罗斯籍探险家克然木江和伊斯拉木巴依向导兴高采烈地走进了沙雅绿洲。

  沙雅绿洲位于天山南部80公里处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有塔里木河、木扎提河在此交汇并穿境而过。这个红柳覆地,胡杨遮天,自古有龟兹王后花园的美称。

  依盖尔其街铁匠作坊一间接一间,名传天下的龟兹铁器从这里源源不断地走向天山南北。到达沙雅,标志着斯文·赫定成功地从南向北穿越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斯文·赫定生命篇章中一个完美段落的句号。

  经历过荒凉、寂寞、死亡威胁的年轻探险家,在依盖尔其街的一家驿站进入了欢乐地畅想之中,完全忘却了所有的磨难。

  24日早晨,当斯文·赫定找到沙雅伯克时,他的欢乐却被冷遇冲淡。当时的沙雅伯克(相当于县长)名叫铁木尔。

  这是个性格暴躁且原则性很强的人,当他得知来者并没有外事护照和新疆的通行证时,拒绝了斯文·赫定在自己地盘上的考察。

  受到过瑞典国王嘉奖与批示并拥有捐资的斯文·赫定,主动向沙雅伯克承认错误并上交了一个元宝的罚款。

  可是,探险家的金元宝并没有打动伯克的原则,伯克只给了他滞留三天的时间,打消了他休整几天之后再去沙雅南部沙漠地带作些古城探险的念头。

  探险家只好在沙雅街头品尝了塔里木烤鱼和海楼抓饭等美味,并爱不释手地购置了龟兹宝刀,同时也采购了一些内地香烟、茯茶等日常生活用品和驼队的粮草,在充满清油味的油灯下,将成功的喜悦和限时出境的遗憾,写进了自己的日记。

  1896年2月26日,在规定逗留的最后期限里,斯文·赫定又雇佣了一个向导,于驼铃的清脆声中朝着东面出发了。

  探险家们在沙雅的塔里木草场老虎头附近住了一夜,将寻找新疆虎的梦想留在了这里,将探寻沙漠中的尤努瓦斯提格德古城的愿望留在了这里,怅然离开。不过,在沙雅留下不少遗憾的斯文·赫定,却用笔将沙雅推介给了世人。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