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满城史话
时间:2014-12-16 | 来源:新疆网 | 作者:王素芬

  

巩宁城南门瓮城城墙上还丛生着枸杞,袁正祥希望这些遗迹能得到保护。  

    

  老满城,乌鲁木齐人熟悉的一个地名,范围大致为新疆农业大学和古城花园一带。零星的断壁残垣和“老满城街”街名,提示着此地的悠远和古意。然而,关于这座“城”的详实历史,却鲜有人知。

  “老满城”正式称谓“巩宁城”,建于1772年,由清高宗弘历亲自命名“巩宁城”,取意“巩固安宁”,是清政府设在新疆仅次于伊犁惠远将军府的军事机构。这里曾驻扎着满营,相对于1767年兴建的“汉城”迪化城,而被人们唤作“满城”。

  老满城的诸多记忆,在时光的流逝中,渐渐散落了。然而,有位老人,查阅史料数十载,撰写出了《巩宁史话》,将老满城散落的历史细节,一一捡拾连缀。老人叫袁正祥,现年86岁,离休前在新疆农业大学图书馆工作。

  “老满城存在了92年,自1864年被毁,距今已150年。城内有哪些建筑,具体位置功能,我都一清二楚。”隆冬的一个下午,站在老满城南门瓮城遗迹前,袁正祥将几十年的研究化为跨越时空的讲解,“复活”了这座城池,城内熙熙攘攘之声不绝传来……

  少年飘零落脚老满城

  袁正祥与老满城颇有缘分。1945年,他被国民党抓为骑兵,由青海省民和县来到新疆。其间,过草地跨戈壁,历时105天艰苦跋涉,行程2000余公里。

  “我在队伍中年龄最小,一路又饿又累,我又患痢疾,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1945年9月下旬,袁正祥所在骑兵团抵达迪化(乌鲁木齐旧称),驻扎在小东门外。休整一周后,部队举行入城仪式。

  当时情境,他至今难忘。“队列最前方是军乐队,后面是由卫士护拥的军旗和‘跃马天山第一峰’的大旗。街道两旁和沿街房顶上,挤满了观看人群。队列穿过东西大街(今中山路),出西河街,过西大桥,又朝西北方向走了七八里路,在老满城安了营。”

  那时的老满城,留存完好的城墙上还可拉板板车,但四座老城门的城门已不知去向,门洞仍在,尤以东门门洞保存最好。所谓“城”内,十分荒寂,四处碎砖乱瓦,有一两户人家种植西瓜。坍塌的城墙上丛生着枸杞,果实粒大质优,年产量有一两万两。

  “想家的时候,我就跑到城墙根哭一鼻子,心里就舒服多了。一到冬天,我和战友便在老满城里四处追野兔子,对城周围地貌有一些了解。但当时年轻,我对这座破城子的历史一无所知,也没多想过。”

  新疆和平解放后,袁正祥就读于北门军干校(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步兵学校)。1952年初,该校搬迁至老满城,并改编为新疆八一农学院(新疆农业大学前身,以下简称“八农”),袁正祥后调入校图书馆工作。

  断断续续,袁正祥了解到一些老满城近现代概况。1911年至1949年间,此地曾一度是盛世才兴办的简易师范学校校址和国民党军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来,巩宁城旧址内,除了八农,先后进驻了10余个单位和小区。在此期间,巩宁城城垣大部分被毁,除自然毁坏的原因外,绝大部分是人为破坏所致。现存的惟有南城墙和西城墙部分地段。

  2007年4月,巩宁城城墙遗址已被列为自治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