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楼兰:垂悬千古的世界历史不解之谜
时间:2014-09-17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

  楼兰古国的传说令多少人向往,楼兰美女曾经将多少人迷醉,陈明的一曲《楼兰姑娘》又是那样风靡华夏神州。那么曾经辉煌千古,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十分显赫的西域楼兰古国为何神秘消失?成为垂悬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不解之谜。现在应该是揭开其神秘面纱的时候。

  西域楼兰是古代楼兰王国的故都,位于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东部,罗布泊西缘。据考古发现,古城楼兰为方城,边长约330米,面积,108900平方米,四周城墙高约4米,宽约8米。城中有3间大厅屋,坐北朝南,每厅足有90~100平方米,全是木结构,木材多为胡杨,还有很多芦苇,木材上还残留着朱漆,可见当年的显赫。它曾经作为闻名于世的“丝绸之路”的要塞和中转枢纽而闻名。这个西域古国繁荣昌盛了几个世纪之后,便神秘的从地球上消失了。

  上个世纪初, 西域古楼兰的神秘面纱被一个欧洲人第一次揭开,成为轰动世界的一大奇迹。1901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维吾尔向导奥尔得克的帮助下发现了楼兰古城,从挖掘出上的佉卢文简“kroraina”一词推定古城原名楼兰。随后探险者的脚步纷至沓来,西域楼兰这一历史瑰宝变得愈加神奇,愈加魅力无比。中国科学家经过艰苦卓绝的探索,不仅在古城中发现了大量的文物,还发现了古楼兰美女。这令世界的目光久久聚焦在这里。古楼兰成为了令中外众多科学家、探险者和游客向往的神秘乐园。

  历史上,楼兰是西汉时西域三十六国之一。张骞通西域后,楼兰成为东西方交通的重要孔道。魏晋之时,西域长史驻楼兰城,使之成为西域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古丝绸之路南、北两道早些时候就从楼兰分道。楼兰城作为亚洲腹部的交通枢纽城镇,在东西方文化交流中曾起过重要作用。汉朝、匈奴和周围一些游牧民族国家经常为争夺楼兰进行大规模战争。楼兰被人们称为“一块紧张的世界史的纪念碑”。曾盛极一时的西域重镇在公元3世纪后迅速地悄然退出历史舞台,直到一千七百年后的今天,还保持着她“谢幕”时的姿态,令人恍忽觉得历史就发生在昨天,这一切至今还是个没有真正揭开的谜底。到了唐代,“楼兰”就几乎成了边远的代名词。李白的《塞下曲》中就有“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的诗句。楼兰王国的历史还远不是一个楼兰古城所能揭开的。根据孔雀河故道下游太阳墓地和小河 5号墓地出土的干尸,考古专家向人们揭示了楼兰的历史:上溯4000年左右的一段时期,楼兰地区生活着一支以游牧为生的金发碧眼的原始欧洲人种,他们留下几具干尸,就神秘地走了。其后的2000多年,楼兰找不到一丝痕迹,史书中也没有半点墨迹。汉一晋时期,楼兰地区出现了蒙古人。这时的楼兰演绎出农业文明,并以其在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地理位置,传递着东西方文明。而在晋代之后的1500年,楼兰再次消失得无影无踪,直到100年前,人们才在塔克拉玛干沙漠的东缘,偶然看见了楼兰残破的城墙和佛塔。有的学者认为:斯文·赫定发现的这个楼兰古城既不是早期楼兰王国的都城,更不是楼兰改国名为鄯善后的国都(扌于)泥城,因为楼兰古城碳 14测定的年代不早于东汉。斯坦因在黄文弼发现的土垠遗址西南不远处发现了一座汉代古城(编号LE城),新疆考古研究所称其“方城”,位于罗布泊北岸之西,铁板河末流的河网地带,“方城”距离楼兰古城24公里,北京大学林梅村教授认为这是早期的楼兰都城。

  当时的楼兰王国还是罗布泊附近一个半耕半牧的弱小国家,丝绸之路开通后,楼兰成为中西交通的枢纽。由于楼兰王安归与匈奴勾结,不断地在丝绸之路上劫杀汉使,汉朝大将军霍光便派傅介子前往西域刺杀安归。傅介子带着刺客来到楼兰,假称要赏赐安归金币。安归大喜,应邀与傅介子一起饮酒,傅介子有意灌醉安归,将其扶到屏风后,命两名刺客杀了安归。左右王公贵族见状纷纷逃散。傅介子立即召告楼兰国民:“安归王对汉朝犯下了死罪,天子派我来杀掉他,现在汉朝的部队已赶到,改立在长安纳为人质的安归的弟弟尉屠焉为新国王。”傅介子斩下安归的首级,派快马送回长安,悬于长安未央宫北门下示众。平定楼兰之乱后,汉昭帝即诏立尉屠焉为新王,并改楼兰国名为鄯善,授予国印,赐宫女为妻及大批车马和辎重。行别时尉屠焉对汉昭帝说:“我长期在长安居住,现在回去当国王,孤身一人,恐难服众。而且前王子尚在,回去后恐被其仇杀。楼兰国中有伊循城,那是一块富饶美丽的绿洲,天子可派一名将领率部队到那里屯田积谷,也使臣有所依靠。”于是汉朝即派一名司马,带兵40人随尉屠焉一起回西域。尉屠焉继位后,于公元前77年将国都从罗布泊北岸的楼兰故都(方城)迁到(扌于)泥城(今若羌县城),汉朝在(扌于)泥城以东的伊循城(36团米兰遗址)也设立了伊循都尉。此后楼兰故都没有再发展,估计只有原王室贵族仍居住在这里,从2003年楼兰贵族墓的发掘,也说明了这一点。东汉时期,班超的儿子班勇继承父业任西域都护,派手下索励率酒泉、敦煌兵千人到罗布泊屯田造房,并召集鄯善、焉耆、龟兹等国士兵各一千人在孔雀河下游拦河筑坝,引水开荒,积粟百万。由于孔雀河被拦,导至下游楼兰故都水源断绝而废弃。屯田士卒在罗布泊西岸起“白屋”,建新城,逐渐形成了今天可看见的有“三间房”的楼兰古城,并将此发展成为西域长史府治所。

  2003年3月19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楼兰考古队在对楼兰被盗墓葬进行清理时,发现了墓室中的壁画。这座墓葬距LE方城约4公里,距离楼兰古城24公里。墓室规模较大,前后室均绘壁画,前室东壁所绘身着华丽服装的男女人物形像,是墓主人高贵身份的显示。专家否定了这是楼兰“王陵”的说法,推测其为3世纪前后“城内一个贵族家族的合葬墓。说法一:楼兰消失于战争,公元五世纪后,楼兰王国开始衰弱,北方强国入侵,楼兰城破,后被遗弃。说法二:楼兰败于干旱缺水,生态恶化,上游河水被截后改道,人们不得不离开楼兰。楼兰曾颁布过迄今为止发现的世界上最早的环境保护法律。说法三: 楼兰的消失与罗布泊的南北游移有关,斯文·赫定认为,罗布泊南北游移的周期是1500年左右。3000多年前有一支欧洲人种部落生活在楼兰地区,1500多年前楼兰再次进入繁荣时代,这都和罗布泊游移有直接关系。说法四:楼兰消失与丝绸之路北道的开辟有关。经过哈密(伊吾)、吐鲁番的丝绸之路北道开通后,经过楼兰的丝绸之路沙漠道被废弃,楼兰也随之失去了往日的光辉。说法五:楼兰被瘟疫疾病毁灭。一场从外地传来的瘟疫,夺去了楼兰城内十之八九居民的生命,侥幸存活的人纷纷逃离楼兰,远避他乡。说法六:楼兰被生物入侵打败。一种从两河流域传入的蝼蛄昆虫,在楼兰没有天敌,生活在土中,能以楼兰地区的白膏泥土为生,成群结队地进入居民屋中,人们无法消灭它们,只得弃城而去。笔者认为西域楼兰古国的神秘消失不是因为丝绸之路的改道北移,也不是毁灭于战火,而是因为生态环境的恶化,沙漠肆虐,河水改道,植被荒芜,水源枯竭,沙进人退,罗布泊变成咸水湖,最后又游移水源彻底从地面消失,最终导致西域楼兰古国的神秘消逝,这与当今的塔里木河下游断流,台特玛湖干枯,下游植被荒芜,人畜不适合生存是一样的道理。

  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的科学家们还作出了重振楼兰辉煌,在新疆若羌县、且末县的基础上构建现代楼兰市的设想,这一大胆构想受到当地政府的重视,受到关住古楼兰向往古楼兰的人们的一致拥护。区内外一些经济专家认为如果楼兰古国能再现,必将产生极大的轰动效应,作为一个世界级历史旅游文化名城的定位是恰当的,现在塔里木盆地正在石油大开发,罗布泊钾盐也已经上马,丝绸之路旅游大开发已经列入新疆十一五规划,若且两县林果开发也已形成较大规模,兴建楼兰市可谓正当时。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