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在兰州湾子里的千年之谜(图)
时间:2014-09-17 |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 作者:

 

岳公台西黑沟遗址群的岩画。记者丁鹏 摄

  天山网讯(记者周志东报道)2007年1月1日,在巴里坤第二届冰雪节召开之际,我有幸目睹了这个与半坡遗址齐名的“岳公台西黑沟遗址群”。巴里坤最早的历史遗迹就是在兰州湾子村约3公里的“岳公台西黑沟遗址群”。这个遗址群位于巴里坤县城的东、西两个黑沟,这里是天山的尽头。兰州湾子是游牧部落的文化遗迹,这个遗迹残留西迁时大月氏的气息;同时匈奴人也曾将这里当作祭台,甚至可能在这里举行过人祭……这一切使这片遗址区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西北大学考古系教授王建新在考察后断言:“该遗址群西北地区不多见,中国罕见,考古价值不亚于半坡遗址的学术价值。若有效地保护和适当地复原,有望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对于这一遗址在中国的地位,王建新肯定地说:随着它的发掘整理工作展开,在中国将形成“东有半坡遗址,西有兰州湾子”的态势。

  大月氏王庭:从巴里坤西迁后,这个远古部落民族却谜一样地在文献中突然消失了

  带队参观兰州湾子的是巴里坤县有“金牌野导”之称的县文物局的彭兴理,对于兰州湾子的遗址,老彭几乎是烂熟于心,因为他陪同王建新在兰州湾子遗址呆了整整2个月。兰州湾子的遗址群为什么能和半坡遗址齐名,老彭自豪地告诉我:“这是中国地区发现的、保存最完整的远古游牧文明的遗址。想看看农耕的远古生活是什么样,你要去半坡。而想要看看游牧部落的远古生活是什么样,你就要来这里,来巴里坤的兰州湾子。”

  2007年1月1日凌晨,我们随“野导”彭兴理来到了兰州湾子遗址区,乘车只能到山脚下。一座夯土的老式房子的围墙上写着兰州湾子几个大字,远处的东天山天高云淡。“这里的海拔大约在1400米左右,所以不管冬季还是夏季这里的阳光都比较灿烂一些!”随着我们缓缓步行,老彭开始介绍起来。真是这里温暖的阳光,才使这里成为最好的夏季游牧草场。

  很快我们来到了兰州湾子遗址区,老彭指着一个长方形的地基模样的石堆告诉我们,这里就是3000年前游牧文明留下的遗迹。四周都是方形、长方形石筑和石围建筑,游牧部落大都生活在帐篷里,因此这里只是被平整后用来搭建帐篷的遗址。而这块大约近百平方米的基址是这里最早的遗迹。被专家们认定为大月氏迁移时的遗迹。

  张骞出使西域时,就曾想联合月氏人、乌孙人攻打匈奴。然而当时月氏人却因为被冒顿单于统率的匈奴人击败而大部西迁了,这部分月氏人被称为大月氏。小部则“退保南山”,被称为小月氏。西迁的大月氏赶走了生活在伊犁河流域的塞人,在那里生活,后又被乌孙人袭击西迁至中亚。之后,这个远古部落民族就谜一样地在文献中突然消失了。

  而这片隐约传出月氏人生活气息的遗址,无疑是解释这一千古之谜的钥匙。

  历史画卷:岩画区、墓葬区、建筑遗址区保存完整,1000多幅岩画完整记录游牧民族的生活

  “其实新疆的远古游牧部落的生活遗迹不少,为什么只有这里成为了和半坡遗址齐名的文化遗址呢?”老彭给我们解释了这个问题。遗址群有15平方公里,东西方向从岳公台至西黑沟约5公里,南北方向从湾沟至西黑沟深处。遗址区内分布有广泛的保存完整的岩画区、墓葬区、建筑遗址区。而保留如此完整的游牧文明的古遗址,在全国仅有这一处。新疆其他地区的游牧文明古遗址大都是岩画区、生活区、墓葬区相距很远,这里保留了完整的远古游牧文明生活的群像。

  而这其中的1000多幅岩画,无疑是记录当时人们游牧生活的博物馆。这里完整地记录了该遗址区生活过的游牧民族的生活、生产过程。岩画单人狩猎图、围猎图、放牧图,母系、父系时代的生殖崇拜、赛马、搬迁及服饰都较完整地记录在了岩石上,是研究游牧民族发展、迁移、变化的历史佐证。

  15平方公里的遗址群,1000多幅岩画上常见的山羊、盘羊、马、羊、牛、狗、狐狸等等,还有一部分我们现在看不到的或者早已消亡的动物在岩画上也能看到。还有一块高1.3米、长3米有余的卧牛石上刻满了岩画,十分壮观,大大小小的动物上百头(只)。据巴里坤县志记载:在民国初年还有人看到巴里坤老虎,这里的岩画区就有老虎的形象。这里还记录了很多我们无法认知的动物。岩画上的独角兽,刻划得非常形象,长长的大角有一点像盘羊,而身体又像鹿又像牛。还有一些怪兽很难给他们起一个恰当的名字,身体较大,头又像狼,但又有长长的两个角……

  除了动物的形象,这里还有很多奇特的符号。在一块巨石上我们看到了一个手掌大小的大圈套着一个小圈的图案,里面还画着一些模糊的图案,好像是一只动物。老彭也是头一次看到这种图案,他分析说,这里还有不少这样圆圈套圆圈的图案,这种图案可能有两种含义:第一种就是说这些标记是氏族划分界限的标识;另外一种就是这些图案是进行宗教活动的图腾。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人物形象。狩猎图刻画的男性,头戴现代喇嘛戴的帽子,上面有扇子形状,腰系弓箭袋或者是水袋,有三条腿,展示了男人的力量,并真实记录了当时游牧民族的服饰;赛马是现在蒙古族、哈萨克族传统体育项目,在岩画中也有记录,这项古老的体育运动项目,是古代游牧民族发明和创造的。游牧民族转场这一几千年沿袭下来的过程也被记录下来,只是这些岩画的线条和色块十分抽象,用现代人的审美观很难读懂。

  未解之谜:千年石碾出现在游牧文明的遗迹中,呈等腰三角形分布的三座高台是人祭的祭台?

  在去兰州湾子遗址的路上,有两个石碾状的物体静静地躺在路旁。为了向人们说明这两个圆形石头的本来面目,老彭特意找了一个清代的石碾放在旁边。老彭告诉我们:这两个已经风化的只能看出轮廓的石碾是在不远处发现的。看风化的样子,这两个碾子的历史不下千年,游牧文明的遗迹中为什么会出现农耕文明中的碾子?这的确是个谜。

  和那两个石碾相比,兰州湾子还有一个最大的谜团“祭台之谜”。除了大月氏王庭,兰州湾子还有两座高台。一座在山上,一座在坡下,三座高台呈品字形分布,实际是以等腰三角形分布,非常规则,而从山上的一座高台到山下的两座高台直线距离是4公里。另外两座的历史要晚一些。其中最高的那座高台最为神秘。在老彭的带领下,我们来到这座高台前。这里发现了大量的烧土、灰烬和木炭,还有用长方形石块修砌的保存完整的灶坑,灶坑两侧整齐排列着15块大型“石磨盘”,在灶坑内和周围还发现有数量较多的陶器及大量陶器碎片,一些陶器已被烧黑甚至烧变形;在高台西北方有4座较完整的石围居住基址,其中一个基址内发现有若干烧灶遗迹和大量陶器碎片和动物骨骼,在4座基址里的石块下均发现有被肢解的人骨残骸。西北大学考古系教授王建新推测这里是用人作牺牲进行祭祀祭台,祭祀后人们似乎能获得神的力量。

  人祭无疑是古代历史上最神秘的一幕。从殷商到两汉,先后有塞种、呼揭、乌孙、匈奴、汉等在巴里坤拓荒种地,牧放牲畜。北魏时,高车和柔然在此聚居,乘高车、逐水草,畜牧业兴旺。唐初,突厥族的沙陀和处月部在巴里坤湖西北一带活动,同时,唐王朝大军在今大河乡东部,筑城修水渠屯田。元、明两代,蒙古族游牧于巴里坤草原。巴里坤旁的伊吾县,就是因唐景隆年的3000驻守丝路的伊吾军而得名,而今巴里坤大河乡东头渠一带史称“甘露川”。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