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麦里有蹄类自然保护区
时间:2014-11-03 | 来源:浙江在线新闻网 | 作者:

  位于准噶尔盆地之中,北起乌伦古河南岸,西至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东缘,东到奇台、木垒、吉木萨尔县境、南至卡拉麦里山南麓。保护区东西宽110公里,南北长120公里,面积约为1.7万平方公里,是新疆,也是全国面积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是一座不可多得的荒漠基因库。国道216线纵贯保护区南北,从乌鲁木齐通往阿勒泰地区的青河、富蕴和阿勒泰市。保护区里冬季寒冷漫长,气温最低时达零下40℃,夏季炎热而短暂,极端高温可达50℃以上,春季干旱而少雨,秋季温凉而干爽。30多科140多种超旱生的灌木、小半灌木构成多样的荒漠植物群落,其中不乏珍贵的稀有物种。就是这些荒漠植被阻挡了流沙的移动,把流沙变成了固定的沙丘,保护了生态系统,也成为了濒危荒漠动物的避难所。

  卡拉麦里山,位于保护区的中部。它是北塔山系的一部分,东西延绵900多公里。说它是山,不如说是长有荒漠植物的大大小小的沙丘更为准确。这些山丘上下,梭梭、红柳遍地丛生,密密匝匝,连片成荫。一到黄金季节,水草繁茂,呈现出一派别致的沙漠草原风光。卡拉麦里山自古以来就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和生息繁衍的地方,也是哈萨克牧民的远冬牧场,直到今天,富蕴县仍有20万羊马驼来到这里过冬采食。

  1982年,卡拉麦里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设立后,加强了对野生动物的保护,野生动物有了发展。现已得知的共有58科288种,绝大部分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野驴、盘羊、黄羊是有蹄类动物的主要种群;猞猁、兔狲、赤狐以及金雕、玉带海雕、猎隼、波斑鸨等稀有珍贵物种也在这里安家。在自然保护区中最值得一提的是蒙新野驴、准噶尔鹅喉羚和普氏野马。

  蒙新野驴,也称蒙古野驴或准噶尔野驴,当地哈萨克族牧民则叫它“山马”。野驴体形高大类似于马,尾巴则象驴,耳短、蹄大,野性十足,喜集群生存、活动,奔跑速度每小时可达60公里以上。卡拉麦里山保护区里现有蒙新野驴5000-6000头,乘车走216国道途经保护区时,常常可以看到数以几十、几百头为一群的野驴在觅食、奔跑。初秋,我从乌鲁木齐乘车返回阿勒泰途经卡拉麦里山时,见到公路右侧有十几头的一群野驴,站在不足百米的山包下看着我们。我拿起照相机,跳下车,向它们跑去,不料,其中一头体格高大雄壮的野驴却迎面向我冲来,吓得我往回跑了几步站住,它也站住了,并远远地向我蹬蹄、喷鼻、示威。僵持了一会,我试图继续靠近它们,慢慢向前移动,并举起相机,准备拍照,但这匹野驴突然跑进群里,带着这十几头野驴,排成一字长蛇,飞奔而去,转眼越过山岗,只留下一溜烟尘。

  准噶尔鹅喉羚,又称长尾黄羊,当地人叫黄羊。它体长100厘米左右,身高60-70厘米,重约25-35公斤,体毛呈沙黄色,胸腹及四肢内侧近白色,尾部黑褐色。鹅喉羚喜集群,特别到秋季,往往聚集数十、数百只活动或迁徙。它们机警胆小,耐饥渴、善奔跑,时速可达60公里以上,便是刚刚出生的幼羔,体毛一被舐干,就能立起来,随着母亲奔跑。群体意识很强,懂得相互照顾,特别在遇到敌害逃跑时,跑得快的时常回头张望,等待同伴;有同伴被伤害不能行动时,它们往往跑回出事地点寻找、看望、哀鸣……

  鹅喉羚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广泛分布于我国西北以及蒙古、俄罗斯、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和中东的一些国家。我国现有北疆、南疆、柴达木和蒙古四个亚种。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里的当属北疆准噶尔盆地亚种。这里的鹅喉羚曾经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家族,随处可以看到它的身影。由于它的皮毛珍贵,肉味鲜美;羊角又与世界驰名的赛加羚羊的“羚羊角”有相似的药用功效,是名贵的药材;加上它们喜集群活动和相互照顾的习性--很易猎捕,只要猎杀者愿意,打死一只后,耐心等待,就可能把一群消灭殆尽。这些特征,使它们几乎遭到了灭顶之灾,准噶尔盆地里的鹅喉羚从近十万只一度锐减到不足2000只。1981年,国家建立了卡拉麦里有蹄类野生动物自然保护区之后,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不断增强,滥捕乱猎被禁止,使这个种群免遭灭绝。现在,鹅喉羚已经增加到了15000-18000只左右,它们经常三三两两甚至成群结队地到国道216线两旁,看着来来往往飞驰的车辆,有的干脆在公路侧坡上卧地休息。2002春,阿勒泰地区遭受50年不遇的暴风雪,这些荒漠中的精灵,还享受到了人们提供的草料;有的荒野采食无望时,还干脆不请自到,去牧民们的草料圈中去做客了。为了给野生动物创造一个更好的生存环境,阿勒泰地方政府不仅把卡拉麦里山自然保护区列入防风固沙和植树造林规划之中付诸实施,还将把世代在保护区深处如北沙窝等地居住的牧民迁移出来,让给野生动物更大的生存空间。

  “普氏野马”也称蒙古野马或准噶尔野马。在人类文明的发展进程中,野马的领地被越挤越小,到十九世纪初中叶,欧美等国家相继宣布野马灭绝。我国与相邻的蒙古国是1984年在做了长达四、五年的野外考察后宣布野生状态野马灭绝的。准噶尔盆地是世界上野马的最后生存地。

  100多年前,准噶尔盆地广袤无垠的荒漠草原上,仍然是蒙古野马的天堂,它们纵横驰骋,自由自在地生息和繁衍。蒙古野马是家马的祖先,它强健优美的躯体,桀骜不驯而又剽悍的性格,在准噶尔荒原上几乎没有什么天敌。它除了脖子上竖立着的刚强野性的鬃毛,啃吃戈壁干旱草刺而形成的宽大的嘴巴和那延续了100多万年没有改变的特有的棕黄毛色以外,与今天的家马没有多大区别。

  成吉思汗称雄亚欧的年代,他和他的部队那狂飙似的战马,据说是蒙古马与野马杂交的结果。十九世纪中期后,沙俄帝国战事频频、战马紧缺,急需繁育优良马种。1875年(光绪三年)春,沙俄军官普热瓦尔斯基应召组成野马探险队,与吉尔吉斯猎手别列佐夫假扮商人,率哥萨克骑兵探路,进入新疆阿勒泰可可托海库兰沙依(野马沟)地区,发现大群野马准备捕捉而未成功,反而被清军发现,没收了枪支勒令回国。普尔并不死心,他们佯装回国,过乌伦古湖后,绕过承化寺,翻越阿尔泰山,又向东进入我科布多草原,在那里又发现野马,追踪到卡拉麦里山,选择隘口设伏猎捕。被追逐的野马狂奔中进入伏击圈,他们开枪射击,猎杀了一批野马,制成了连头带尾的九张完整的野马皮标本,冒充皮货,取路丝绸古道,从伊犁出境回国。野马标本到达俄国,使得皇宫内外一片惊喜,为了褒奖普尔,准噶尔野马就被命名为“普氏野马”。

  消息传出,举世震惊。德国总督、大公们为了充实私家马戏团,高薪聘用职业探险家格里格尔和他的两名搭档,到新疆捕捉野马。他们不带枪械,与蒙古、哈萨克牧人交朋友,试图用套马杆和套马索捕捉,但牧人的乘马根本追不上野马。他们又设法轮番追逐带着小马驹的母马,一些胎毛未干的马驹,在人们轮番追逐中,体力不支,终于被捕。就这样,他们先捕到了30匹马驹,而后又在卡拉麦里山依托地形拉大网设伏,追逐中使野马进入网圈中,又捕了50匹。他们把一匹野马驹拴在一匹蒙古母马的身上赶到古城,在当地人的帮助下,雇用了50辆牛车,取道西亚次大陆,绕过俄国,经伊朗、土尔其,进入罗马,德国总督用汽车队接应,总共耗时八个月,终于抵达德国汉堡。然而80匹野马驹仅存活了28匹。他们把16匹野马卖给了马戏团,12匹被圈养在一家农场里。也就是把12匹马驹集中圈养在一起的这一偶然的因素,使得准噶尔野马后代得到了延续。经过100多年,这些野马已经繁衍到了近千匹,分布在美、英、荷兰等112个国家和地区。国际野生动物组织已把“普氏野马”列为“一级”、“濒危”动物。

  1986年,英国、德国先后把18匹“普氏野马”送还我国。我国在卡拉麦里自然保护区内设立了“普氏野马”保护站,开展“野马还乡”工程。由于100多年的人工饲养,准噶尔野马种群已严重退化,体质、习性都远远不如当初。经过保护区专家和工作人员的艰辛努力,已在2001年8月,首批27匹野马放归准噶尔盆地;2004年11月,又将9匹野马放归乌伦古河河南地域。

  愿普氏野马回归故里后,在准噶尔盆地里和卡拉麦里山能够平安、兴盛。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