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团历史(三)
人民解放军挥师进疆
时间:2014-08-12 | 来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史志编纂委员会 | 作者:

  一、进军部署与酒泉誓师

  新疆军政当局宣布和平起义,实现了新疆和平解放的第一步。但是,国民党反动分子仍在加紧活动,妄图趁人民解放军尚未进疆之际,发动反革命叛乱,破坏和平解放,阻挠人民解放军进疆。

  早在1949年9月10日,毛泽东就电示彭德怀,应“集中注意力争取于11月初、中旬由玉门向新疆进军”。10月5日,新疆临时政府主席包尔汉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本省危机四伏,情势严重,务希转饬西来之人民解放军兼程来新,以解危局,并慰人民之热望;同时更希多派政治工作人员偕来,以资推动。”为了巩固新疆和平起义成果,使各族人民免遭涂炭,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命令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火速入疆。

  1949年9月28日,第一野战军前委发出“关于入新工作的指示”,指出:“这一永垂不朽的艰巨而重大的任务,将很光荣地落在一、二兵团之二、六两军、装甲车营的身上。”并就进军做出新的部署:“二军将要解放北疆之哈密、奇台、迪化与伊犁自治区。六军将进军南疆之吐鲁番、焉耆、库尔勒、阿克苏、和阗、于阗。除准备各地区之地方干部外,并须准备改造陶峙岳军队的政治干部。”当时王震考虑到第二军原来就隶属第一兵团建制,加上历史关系,应让第二军担负一些更艰巨的任务,便向野战军前委建议改变原来进军的部署。野战军前委批准了王震的建议,改第二军为左路军,进军南疆,第六军为右路军,进军北疆。

  第二军、六军都是具有光荣历史的英雄部队。

  第二军是由1928~1929年湘赣边区的赤卫队发展起来的,1930年编为湘赣红军独立第一师,1932年发展为红八军,第四次反“围剿”后与红十八军合编为红六军团,第五次反“围剿”后为抗日先遣队之一突围北上,与红二军团合编为红二方面军,1935年10月开始长征,1936年10月到达陕北。国共合作联合抗日时,红军改编为国民党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红六军团编入第一二○师第三五九旅,旅长王震。1947年3月,第三五九旅编入西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第二纵队,1949年6月13日编为第一野战军第一兵团第二军。

  第六军是1943年从八路军第—一五师、一二九师抽调部分兵力组建而成的。所属第十六师是第—一五师的一部分,其前身是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保卫中央苏区的斗争和二万五千里长征。还有一部分是陕北红军和红二十五军,到延安后整编为教导一旅、教导二旅。日本投降后,这两个旅抽调部分部队开赴华北、东北地区,合并为教导旅,旅长罗元发。所属第十七师,前身是鄂豫皖农民起义后组建的光山独立团,整编为红军后,参加过四次反“围剿”和开辟川陕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在长征中两次翻雪山,三次过草地,历尽艰辛到达陕北,抗日战争时期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六旅第七七一团。1943年到延安担负保卫党中央的光荣任务,整编为新编第四旅。1947年10月11日,教导旅和新编第四旅合编为西北野战军第六纵队。1949年6月13日,编为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第六军。1949年11月4日,第一野战军前委决定,第六军由第二兵团转录第一兵团建制。

  1949年10月1日,在酒泉举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大会上,第一兵团首长向部队宣布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关于向新疆进军的命令。顿时,会场变成欢腾的海洋,许多干部战士在一片欢呼声中,把决心书、挑战书送上主席台,表示一定要把革命进行到底,解放祖国的每一寸土地。

  10月3日,成立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兵团酒(泉)迪(化)运输司令部,曾震五任司令员、张英明任政治委员(后由陈实代司令员兼政委)。酒迪运输司令部由第二军运输处、华东汽车一团、第一兵团汽车连以及酒泉起义的国民党第八补给司令部及所辖辎汽三团、辎汽五团、辎汽十三团、保养团等部编成,共有汽车545辆(实际能行驶车数为470辆),骆驼598峰。酒迪运输司令部自成立至1950年3月,共运入新疆兵员71314人,粮1033吨,煤1026吨,汽油5114吨,保证了部队人员和物资的运送。

  10月4日,彭德怀从兰州来到酒泉。第一兵团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党委扩大会议。王震做了关于进军新疆各项政策的报告,甘泗淇就执行党的民族政策讲了话,彭德怀就进军新疆执行各项政策和注意事项做了重要指示。

  10月5日,第一兵团在酒泉隆重召开了进军新疆的誓师大会,宣布了向新疆进军的命令,彭德怀、王震分别讲了话。兵团党委向部队发出了“不怕一切牺牲,不怕一切困难,奋勇前进,把五星红旗插上帕米尔高原”的战斗口号。同时,第二兵团在永登召开党委会,明确第六军进疆任务。第二军党委做出了《关于进军新疆的准备工作指示》。第六军在张掖召开团以上参谋长会议,提出整顿部队作风纪律。第二军、六军均下发了《到新疆去,解放新疆人民》的宣传教育材料,深入进行政治动员,学习毛泽东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的报告,学习党的民族政策和新疆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并开展诉苦教育和“讲形势、讲任务、讲传统、讲政策”的活动,进一步激发了部队的革命斗志。全军上下立即掀起了表决心、挑应战的热潮,并加紧进行组织和物资准备。

  10月10日,第二军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王震做了《关于西北形势、解放新疆的斗争特点与任务》的报告,分析了新疆和平解放的形势,阐明了党的民族政策和改造起义部队的政策,号召全军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进军新疆,长期建设新疆。

  11日晚,彭德怀、甘泗淇同王震、许光达、徐立清、王恩茂等谈话。彭德怀说,在即将转入和平生产建设时期,必须正确执行党的政策,加强组织纪律性,保证完成各项工作任务。

  为了胜利完成进军任务,彭德怀、王震等翻阅大量历史资料,对当年张骞出使西域、班超驻守重镇、唐玄奘去西土取经、左宗棠率部进疆路线,进行了认真研究,并深入部队听取干部战士的建议,制定出周密的进军计划和解决困难的具体措施。

  10月的塞外已临近寒冬,部队冬装尚未备齐,时间十分紧迫。在党中央和第一野战军司令部正确领导下,在解放区人民和友军的大力支援下,加之在河西地区认真做好了接收工作,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筹集到粮食3.3万吨、饲料380吨、干草80吨、牛肉35吨、汽油1600吨,以及棉衣、布鞋、褥子、挂包、水壶、风镜、皮帽各10万件,皮衣5万件,帐篷1000顶。从酒泉到新疆沿途建立了2个大补给站、8个大休息站。整个准备工作10月上旬基本就绪。

  11月24日,中央军委又调来华东军区2个汽车团、华北军区1个汽车团。此外,斯大林派出40架飞机帮助人民解放军运输。

  二、第二军、六军挥师进疆

  “白雪照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这是王震将军在部队西进途中写下的一首诗,这首诗成了大军西进的战歌。根据中央军委和第一野战军前委的一系列部署,1949年10月12日~1950年1月15日,第二军、六军各部从陆地到天空数路大军齐头并进,向新疆展开了气势磅礴的大进军。

  1949年10月12日,第一兵团先头部队第二军第四师在军长郭鹏、政委王恩茂、副军长顿星云率领下,离开酒泉向新疆进发。同日,拨归第一兵团建制的战车第五团也离开玉门油矿向新疆开进。与此同时,华东野战军支援的汽车团和苏联援助的40架运输机先后抵达酒泉。

  10月13日~15日,第二军第四师3个步兵团及第二军指挥所、战车第五团先后抵达东疆门户哈密。人民解放军进疆前夕,驻哈密国民党第一七八旅部分官兵在少数反动军官煽动下,破坏起义,制造了抢劫银行黄金和纵火事件。第二军所部抵达哈密后,迅速将叛乱分子包围缴械,出动兵力救火安民,于老城中山堂举行军民联欢大会,招待慰问各族各界人士和起义部队代表。

  战车第五团在哈密稍事修整后,立即向迪化挺进。第二军第四师一部亦起程经吐鲁番转赴南疆。10月16日,第二军第四师先头部队抵达鄯善,当地国民党驻军第六十五旅第一九四团三营部分官兵叛乱阻挡人民群众欢迎解放军,制造了杀害县长和抢劫市民财产烧毁民房的严重事件。郭鹏军长经请示王震司令员,命令部队立即将三营营部、机枪连和九连全部解除武装迅即平息了叛乱。

  10月20日下午2时,战车第五团胜利到达迪化,受到迪化各界各族群众数万人夹道欢迎。战车第五团立即接管了城防,控制了机场,并派出部队维持社会秩序。

  10月22日,第四师师直率第十一团进驻焉耆。因仅有的400余辆汽车损坏甚多,沿途油料供应困难,保养和修理材料缺少,第四师遂以步代车,继续前进。23日,第四师全部抵达焉耆。26日由焉耆出发,徒步前进970~1195公里,所属各部于11月20日~26日分别进驻各自防地:第十二团进驻巴楚、伽师、岳普湖;第十一团进驻莎车。11月26日,第四师师部、师直及第十团进驻喀什,与新疆民族军一部胜利会师,当地维吾尔族人民倾城出动,载歌载舞,箪食壶浆,欢迎人民军队。

  10月26日,第二军第五师全部进驻哈密。11月7日,师部与第十三、十四团车运至吐鲁番后,第十三团继续车运经托克逊到焉耆,后徒步前进至库车。12月5日,师直及第十四团步行697公里分别进驻阿克苏、温宿。1950年3月2日,第五师独立第二团抵达且末。3月8日,第五师独立第一团进抵承化(今阿勒泰)。1951年9月~10月,第十三团一营开抵伊犁剿匪,12月第十三团团部及二营全部进驻伊犁。

  1950年1月3日,第二军第六师骑兵团抵达若羌。3月中旬,第六师步兵进入库尔勒、焉耆、轮台等地。

  1950年三四月间,第二军军直、炮兵团、教导团、后勤部一部及卫生部全部到达喀什。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被称为“死亡之海”。第二军第五师第十五团徒步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是人类历史的一大壮举。1949年11月28日,第十五团在阿克苏获悉国民党特务在和田策划武装叛乱的情报。师长徐国贤、政委李铨立即下令第十五团进军和田。从阿克苏到和田有三条路线;一条是沿迪(化)和(田)公路经喀什、莎车到和田;另一条是过巴楚顺叶尔羌河到莎车,再到和田;第三条是从阿瓦提县治和田河横穿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直奔和田。前两条路是通行大道,沿途有人有水,但要绕行多走十几天,第十五团毅然选择了第三条路线。1949年12月5日,第十五团指战员在副政委黄诚、副团长贡子云率领下,踏上了艰苦的征程。他们穿过胡杨林,越过干涸的湖泊,进入浩瀚沙海,历尽千辛万苦,战胜了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在飞滚的流沙上踏出一条生命之路。部队行至距和田200公里的西尔库勒时,接到了先期到达和田的团长蒋玉和的急信,告知叛乱分子准备血洗和田。团领导决定集中乘马,组建骑兵分队,向和田疾驰。大部队日夜兼程,于22日抵达和田,一举粉碎了敌人的叛乱阴谋。此次军事行动,历时18天,行程790多公里。12月25日,彭德怀、习仲勋致电第十五团,称赞他们创造了史无前例的进军记录,特向艰苦奋斗、胜利进军的广大指战员致敬。

  1949年11月4日,罗元发军长、张贤约政治委员率领第六军,开始了人民解放军进军史上空前规模的空运和车运。11月5日,第六军先遣营乘飞机飞抵迪化。6日,第一兵团指挥部、第六军第十七师第五十团、师直及第六军军直机关到达迪化,当即成立了迪化警备司令部,第十七师师长程悦长任司令员,接管迪化防务。7日,王震司令员及罗元发军长、饶正锡副政委一行40余人,从酒泉乘飞机抵迪化。8日,迪化军政各界举行盛大欢迎会,王震在会上宣布,中共中央新疆分局成立。10日,新疆省临时政府召集各机关负责人会议,王震说明了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当前的工作方针和解放军进疆后的接管原则。

  第六军各部自11月6日起至1950年1月15日止,从酒泉空运哈密2908人,由哈密空运迪化9538人,合计12446人。1949年11月4日~1950年1月13日,从酒泉车运哈密12982人;从安西车运哈密2540人;从哈密车运迪化6550人,从迪化车运绥定、惠远2492人(第十七师第五十团);从迪化车运绥来(今玛纳斯)2112人(第五十一团)。第六军所属部队除第十六师一部至1950年3月底抵达哈密外,其余各部均于1950年1月13目前先后进人哈密、迪化,完成了沿镇西(令巴里坤)、伊吾、奇台、木垒、阜康、昌吉、景化、绥来、伊宁一带的布防任务。

  部队入疆,全军牲口以军直和师为单位分别组成若干骡马大队,先后由酒泉出发,最远的第二军第四师骡马大队徒步行军86天,行程28375公里,胜利到达目的地。第六军500余名战士,赶着2000余头牲口,徒步行军68天,行程1500余公里,历尽千辛万苦,安全到达迪化、哈密、绥来、古牧地(今米泉县)等指定位置。

  1949年12月,第一兵团第二军、六军军先后到达指定防区,各部队驻防地区及其主要负责人是:第一兵团团部驻迪化,司令员王震,政治委员徐立清,参谋长张希钦,政治部副主任曾涤;第六军军部及第六军第十七师驻迪化,军长罗元发,政治委员张贤约;第十七师师长程悦长,政治委员袁学凯;第六军第十六师驻哈密,师长吴宗宪,政治委员关盛志。第二军军部及第四师驻疏勒,军长郭鹏,政治委员王恩茂;第四师师长杨秀山,副政治委员曾光明;第二军第五师驻阿克苏,师长徐国贤,政治委员李铨;第二军第六师驻焉耆,师长张仲瀚,政治委员熊晃。

  1949年12月17日,新疆军区和新疆省人民政府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人疆部队和三区革命民族军及新疆起义部队在迪化会师,举行了联合入城式。彭德怀、张治中、王震等莅临检阅。

  1950年1月7日,彭德怀副总司令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做《关于西北工作情况》报告,宣布西北已全部解放。新疆方面,人民解放军已进驻新疆全境,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已飘扬在祖国最远边疆帕米尔高原。


微新疆

相关链接